第一百四十六章 卡卡西的悲怆(万字,求订阅~)_木叶:让宇智波再次伟大
红果小说 > 木叶:让宇智波再次伟大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卡卡西的悲怆(万字,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卡卡西的悲怆(万字,求订阅~)

  羽原的计划确实不可谓毒辣,这根本就是杀人诛心了!

  他们这六位不知道历经了多少风雨的族长们,听到这样一个消息都已经感觉自己血压上来了。

  虽然羽原没有实质证据这一切是真的,但是同样猿飞日斩也没有办法证明这一切不是真的。

  最要命的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看,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啊。

  如果这样的消息告诉了卡卡西这家伙,那么可想而知卡卡西会变成一个什么样。

  四代火影和卡卡西的关系真不是一般的好,毕竟四代火影的人格魅力就放在那里。

  而鸣人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其他人不知道,但他们这些家族族长们还是各个部门、各个班的实际领导者,他们会不知道吗?

  不说别的,恐怕卡卡西自己都知道这一切,那么在结合这個消息的话,卡卡西被策反的可能性真是无限被增大!

  一旦卡卡西真的完全靠拢了他们,那么卡卡西把大蛇丸口中所谓的证据展现出来,猿飞日斩可以说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内心都是极为振奋的,因为他们真的看到了希望。

  羽原的计划各方面都非常的完善,虽然有些东西还有些欠缺,但是这足够让他们有信心去完成了!

  “所以,所有人都已经答应了吗?”

  在宇智波一族的神社内,止水、宇智波富岳、宇智波宗,还有宇智波竹智都紧紧的看着羽原。

  止水虽然惊讶但是神色还算平静,毕竟在他看来羽原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不会出问题的。

  不过止水现在脑海中还在回忆着羽原所转述富岳的话,四代目火影真的是被三代目火影所谋害的吗?

  止水在思考,但富岳三人则不一样,他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现在的情绪了。

  他们首先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的那么快,其次更没有料到羽原居然不动声色就把所有家族的人都摆平了!

  那么多家族联合在一起,还有那么多的证据链组合在一起,猿飞日斩这一次绝对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是的,他们都答应了。”

  羽原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他端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才继续说道。

  “不过接下来我们就要有的忙了,弹劾火影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准备工作可就不少啊。”

  推翻火影确实非常的麻烦,首先一点就是羽原要完善证据链,这件事自然要他自己去做才行。

  毕竟现在也只有他掌握了那么多的证据,也只有他可以想办法接触到鸣人,从而把卡卡西给引过来。

  而且也只有他之前接触了卡卡西,并且只有他之前接触过大蛇丸,因此这件事羽原去做最合适不过了。

  当然,羽原忙碌其他人也别想舒服,大家都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特别是那么大的事情自然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完成。

  因此他们也做出了一些必然的规划,就比如奈良鹿久负责与大名的协调。

  大名没鸟用是真的,但大名的认可是法理的程序,这也是真的。

  羽原他们抨击弹劾猿飞日斩就是从法理上进行的,那么他们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必须要符合法理的规定。

  那么必然他们也要经过大名这道程序,而这件事自然也交给和大名还算比较熟悉的奈良鹿久去处理了。

  不过这件事羽原觉得问题应该不大,大名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不管是的主,面对忍者他们也绝对强势不起来。

  而且当年在四代火影这件事上,志村团藏和猿飞日斩都还威胁过大名呢。

  虽然猿飞日斩的表态比较克制,比团藏看起来好多了。

  但实际上他的提议也是非常强势的,让大名根本不敢有什么拒绝的想法。

  这个时候奈良鹿久提议要弹劾火影,恐怕这位大名也是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啊。

  除了联系火影之外,还有对村子内的监控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对火影的监控与调查更是重中之重。

  要弹劾火影,万一猿飞日斩选择拼死反抗——就算他不这样做,他的利益集团也不允许他就这样被推下台。

  就比如转寝、水户门这两个坚定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家族,他们自然是不希望也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

  毕竟他们的发展可都是依靠着猿飞日斩成为火影而得到崛起,现在要推翻火影就等于斩断他们的利益啊。

  因此监控和调查火影的事情,就交给了日向、油女还有犬冢来做。

  他们要调查清楚这些围拢在猿飞日斩身边的力量到底有多少,并且好做出相对应的,最危急时刻的应对措施。

  置于山中和秋道,这两个家族样样都要帮着做一些,但是样样他们都不是主力。

  毕竟他们最主要的行动方向,还是在羽原倒卖武器物资这一块。

  这件事其他家族也知道了,是羽原主动透露给他们的,毕竟这种事情无论是羽原还是奈良鹿久都没有想要隐瞒。

  而且他们两人其实也心理也很清楚,那就是想要真的完成一定程度的捆绑,还真需要更多的利益置换才行。

  “这这一次交易结束之后,两位长老辛苦一下,去和他们进行一下交流让他们一起加入到我们的交易之中。

  并且根据他们具体能贡献多少,做出判断给他们多少的份额分成。”

  羽原把大概的事情在解释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而两位长老闻言也立刻点了点头。

  “我们明白了,这件事确实很重要,我们一定会处理好的。”

  宇智波宗和宇智波竹智反应都很快,这两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不得不说用起来是真的很顺手。

  基本上就是你透露出一个想法,他们立刻就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

  虽然他们曾经彼此是对手并且还差点把失态闹得不可收拾,但是现在彼此是同伴还都是在羽原手下一起工作。

  羽原对他们也还不错,并且给了他们展现自己经验和能力的平台,他们自然也表现的越来越好了。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现在他们对家族的为了有了更多的盼头,他们自然也想见到家族越来越好啊。

  “除了这件事外,富岳、止水,你们两人的任务也很重。”

  羽原转过头把目光看向了富岳和止水,随后他笑着说道。

  “我昨晚已经把警卫部未来构建计划给了他们去看了,我想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警卫部的未来构建计划绝对是一个宏伟的蓝图,而未来的警卫部到底有多么的庞大宇智波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不过这件事羽原一直都没有将其汇报上去,他这样做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因为他所做的改动都是在警卫部职权范围内。

  至于计划公布,完全也是看羽原自己的心情与想法。

  当羽原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那六大家族后,完全可以想象他们到底有多么的震惊与错愕。

  那三大知事机构到底有多么的庞大,覆盖范围到底有多么的广,他们这些老油条真的在清楚不够了。

  但是他们却根本没有人敢说羽原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因为警卫部还真的就拥有那么庞大的权力,只是以前的宇智波自己不知道罢了。

  现在新上台的羽原清晰的知道这一切,并且快速的将这一切把握并且优化和改进,还真的没有人敢说羽原什么不对。

  他们现在更多的还是在考虑,怎么进入到这个庞大的权力机构之中!

  没有人是傻子,羽原如此清晰明了的把自己构建的蓝图展现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谁都清楚。

  羽原这就是在告诉他们,你们看警卫部那么庞大的部门,我们宇智波单独一家是无法彻底将其支撑起来并且保证它的运转的。

  想要构建那么大的一个部门,尤其是有着明确分工并且影响力、职权能力庞大的三大知事,更是需要庞大的人员才行。

  无论是低层级的执行任务的人员,还是高层级的管理人员,警卫部都需要!

  完全可以想象,这一刻这六大家族的人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们知道,警卫部最终的管理权绝对还是在宇智波手里,或者说是在眼前这位宇智波羽原手里。

  甚至下属的三大知事也会被宇智波牢牢的把控,但是警卫部内的空缺太多了,他们能拿到自己想要东西的机会也太多了!

  因此根本不需要羽原多说什么,他们都主动提出将自己族内暂时没有安排的人员输送到警卫部。

  而日向这个已经做了的家族,还有奈良这个表示过会输送人员的家族,都表示会更进一步的加大输送的范畴。

  可以说,他们这样的做法完全帮助了羽原解决了一些麻烦,尤其是在管理人员上的麻烦!

  “也就是说,接下来会有很多家族忍者进入到警卫部吗?”

  宇智波富岳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他立刻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知道该如何去做了,我会妥善协调与安排好他们的训练计划,以及接他们未来的职务方向。”

  “我会配合好富岳族长的工作的,族长大人。”

  止水也立刻表达,虽然这会极大的增加他的工作分量与难度,但是止水依旧无怨无悔。

  “很好,同时我们自己也要展开工作了。”

  羽原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他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家族忍者成员的加入,并不能弥补我们警卫部所需要的空缺。

  哪怕我们的计划是一步一步的来,并且现阶段也只是把目光放在构建警卫知事上面,但是我们依旧需要足够的人员来填充。

  所以我决定,从明天开始警卫部正式开始对外扩招,所有的平民忍者都有资格参加报名。

  只要通过了我们的审核,就可以进入到警卫部,成为警卫部的一员。”

  “是,族长大人!”

  止水和富岳两人同时高声应答,这个计划他们其实早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但是因为当时警卫部的口碑实在太差,因此根本无法展开。

  但是现在似乎条件已经成熟,其他大家族都已经开始选择送人进来,他们也终于可以开始行动了。

  他们现在没有一个是不激动的,因为警卫部的顺利搭建,绝对是他们宇智波重新崛起的关键啊。

  “至于如何审核的事情,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我就不过多的参与了。”

  羽原点了点头,随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富岳、止水,你们要多多上心,等这件事处理完我也会在警卫部给你们安排一个合理的职务。

  你们可要好好加油,以后警卫部可汇聚了全村精英的部门,作为宇智波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代表着这个家族。

  无论是你们还是那些就在警卫部内的人,你们可都要做好一个带头作用,千万不能堕了家族的威名。”

  “是,族长大人!”

  止水和富岳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大声说道,而且这一次他们的神色也变得无比的肃穆。

  未来的警卫部内,还真是汇聚了整个木叶村内各个层级的人员。

  在这个警卫部的大熔炉内,他们宇智波的表现真的是代表了一个家族的形象了。

  曾经的他们就因为吃了不注意形象的亏,搞的整个木叶不满他们的人到处都是,哪怕他们受了委屈都没有人替他们说话。

  而现在这一切都是被羽原所扭转的,他们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好处,他们自然也不愿意在回到当初那个样子了。

  “好了,这次会议的大致内容就是这些,不过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和你们交代一声。”

  和那些家族族长们一起开会的事情说完了,那么羽原自然要说一下其他的东西了。

  虽然这些东西的内容很少,但是羽原也必须要好好提醒他们一下才行。

  “这一次外出我们把一个叫角都的家伙给带了回来,我想这件事伱们都已经知道了。

  那么接下来他的生活起居,就要靠你们来安排一下了,除此之外这个家伙之后的行动也需要有人盯着一些。

  角都是一个人才,虽然现在还不能得到我们的信任,但是未来他一定可以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作用。

  所以无论是谁过去,都要告诉他们一定要客气一些,当然这家伙也很危险,客气的同时也要保持着警戒。”

  “是,族长大人。”止水四人闻言都认真的点了点头。

  角都是一个职业的赏金猎人,而且角都的实力也是非凡。

  有这个实力强大并且专业的人,来处理他们宇智波不太好去做的事情,确实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不过这里面要一个前提,那就是角都这家伙足够的忠诚,不然的话大家都会头疼的。

  “还有,就是漩涡香燐那小鬼,你们负责给她安排一下吧,这可是漩涡一族的孩子,她的潜力绝对不会差。

  而且她还和佐助同岁,以后我打算让他们两人一起训练,同时也让实验室的人多注意下她,毕竟她的能力可是很有意思的。”

  说道这里,羽原微微顿了顿,然后他的脸色才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还有,从明天开始富岳君好好照顾下鸣人这小子吧......”

  “直到,卡卡西来监视鸣人为止。”

  卡卡西是鸣人的监控者之一,但是奈何卡卡西并非每一次都会监控鸣人,因此羽原也不得不进行一些更多的尝试。

  而卡卡西可不知道羽原又在算计着,此时的他正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了火影的办公室之中。

  上一次的行动失败并没有让他有了停下来的想法,相反他在听到了猿飞日斩针对宇智波的事情后,有了更深的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

  不然,他也不可能把这样的情报送到羽原的手中。

  虽然这一次送情报还搞出了许多的乌龙,甚至让他见证了两个影帝在飙戏,但是他完全不后悔自己所做出的决定。

  今天又是他在火影大楼执行守备任务,对他来说这一次将又会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在火影办公室内都无法找到我想找的东西,那么恐怕很多东西都会非常难找了。

  希望在这里能有所收获吧,毕竟.......”

  卡卡西摇了摇头,他深吸一口气随后轻车熟路的朝着火影办公室跑去。

  已经来过一次的他已经算是比较有经验了,虽然这样的经验真不值得自豪,毕竟这可是入侵自己村子火影的办公室啊。

  但是卡卡西现在可不管那么多了,他一定要好好尝试一下,他一定要尝试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依靠着影分身代替自己原本应该守备的岗位,卡卡西使用着伪装慢慢的在火影办公室外围的墙壁上移动着。

  当他来到窗边之时,他非常谨慎的没有探头去观望,而是耐心的小心翼翼的用余光好好观察了一下办公室内的一切。

  上一次过来,他可是真的被吓得不轻,要不是但是三代目他们正在探讨如何对付宇智波,那么他可就要暴露了。

  同样的错误他绝对不会再犯,这一次他必须要搞清楚办公室内是否有人,毕竟好运可不会常伴满手是血的忍者啊。

  “没有人,而且也没有察觉到内部有其他暗部,不过上一次我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窗台这里居然有结界,大意了啊。”

  卡卡西内心默默呢喃了一声,上一次他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或者说他根本来不及观察这个细节,就被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等偷听完了一切信息他跑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情去观察?

  深吸一口气,卡卡西的写轮眼忽然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刹那间他就洞悉了这个结界的构造。

  卡卡西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写轮眼非常的好用。

  它不仅在战斗中可以瞬间帮自己洞悉敌人的行动规律,还可以帮自己快速解构敌人的忍术,让自己可以破解甚至可以复制。

  甚至在一些结界方面的问题,它都可以帮助自己快速了解,并且可以尝试不动声色的破解。

  毫不客气的说,这颗写轮眼的能力简直是完美的,无论是谁得到他都能得到巨大的提升。

  而且这颗写轮眼可是带土给予自己的,这对他有着更加重大的意义。

  “就是,查克拉的消耗实在太大了,或许这就是我要使用它的代价吧。”

  卡卡西心理默默念叨着,随后他的目光依旧凝视着那个结界,随后他轻轻伸出手指指向了结界的核心区域。

  “嗡!”

  一瞬间,卡卡西的查克拉顺着他的手指进入到了结界的核心之中,这个结界也快速出现了反应。

  只是片刻,整个窗台已经完全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咒印。

  这些咒印完全覆盖窗台,可以看得出谁要是轻举妄动,绝对会被瞬间发现甚至被这些咒印构成的封印所攻击!

  不过这些咒印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毕竟卡卡西是完全看穿了这个封印。

  在他的查克拉作用下,这个封印很快就被卡卡西给破解了。

  虽然卡卡西没有让这个结界彻底失效,但是也绝对不会起到警报的作用了。

  在做完这一切后,卡卡西才微微松了口气,只是这一下他就感觉自己查克拉流逝接近五分之一。

  不过他现在也懒得去在意这些细节了,他警觉的朝着四周看了看,随后迅速的打开了这个窗户朝着办公室内跃去。

  当他双脚真正落在这个自己不知道进来了多少次的办公室后,他才算是真正的送了一口气。

  暗部要执行的任务很多,就比如在火影与其他人见面时,他们需要隐藏在火影办公室内守护。

  不过做这些事情的人,基本都是火影作为信任的那些人。

  卡卡西算是被猿飞日斩所信任的一员,因此他也在这个办公室内待过不少的时间。

  而这样的经历,也让他对这个办公室内的很多东西都非常的熟悉。

  因此在进入到这个办公室后,卡卡西除了第一时间将窗户给关好外,他的目光也锁定在了办公室的一处柜子上。

  这个柜子内可是放置了‘封印之书’这样重要的东西,卡卡西猜测恐怕他想要找的东西或许也在这里面......

  “怎么没有?”

  月色如歌,银色的月光从窗户照进了火影办公室内。

  而卡卡西则隐藏在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慢慢的翻看着那个柜子内的一切。

  只是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这个柜子内确实收藏了很多很多的卷轴,甚至有些卷轴根本没有名字来显示,它里面到底记录了些什么。

  而这些卷轴还被上了各种各样的封印术,看得出这些卷轴非常的珍贵。

  因此卡卡西也不得不废了很大一番功夫,一一去破解上面的封印术,以此好让自己知道这是不是他要找的东西。

  幸亏他老师的妻子玖辛奈是一位非常擅长封印术的人,他曾经也从玖辛奈那里学到过不少的东西。

  哪怕他没有专精,甚至现在都已经有些生疏了起来,但是到底他还有写轮眼作为辅助,他依旧可以费一番功夫去打开这些封印。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几乎打开了所有的卷轴封印,看了里面一切的信息,但是这里面确确实实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啊。

  这些信息记录了一些被封存的行动计划,而这些行动计划很多就是极为危险的,一旦执行木叶也会受到巨大创伤的计划。

  不过这些计划无一例外都是被猿飞日斩给否定了,最终被留在了这里封存了起来。

  而看过这些计划之后,卡卡西内心也出现了一抹疑惑。

  “我是不是错了?”

  他现在确实有所怀疑了,因为看了那么多的封存记录,这里面无一例外的都展现出了猿飞日斩为了木叶而放弃了一些激进的计划。

  这一点和羽原所说的有着很大的出入,这让他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父亲的死,一想到自己当年的处境还有鸣人现在的处境,卡卡西又冷静了下来。

  虽然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受到了羽原幻术的印象才会如此执着的,毕竟羽原的眼睛到底有多强他是见识过得。

  但是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其实内心一直都渴望着找到一个答案,一个能宽慰他内心的答案。

  就和羽原所说的一样,这不是为了他自己,这是他的老师更是为了他的父亲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卡卡西将这些被打开的卷轴重新封印好,随后放回原位。

  暂时无法在火影的办公室内得到突破,卡卡西也只能从别的地方去想办法了,不过要离开这里他必须要做好善后工作才行。

  他可不希望自己暴露了,这会对他以后的行动产生巨大的影响的。

  甚至,被发现了以后他还有没有行动的机会都不一定啊。

  “嗯?”

  可是就在卡卡西将这些文件放回去的时候,他的手不小心撞到木柜后方的隔成,一道轻轻的撞击声忽然在卡卡西耳边响起。

  而听到这个声音,卡卡西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他非常清楚实心与空心声音的区别到底有多大。

  这是作为一个暗部做基础的能力之一,毕竟有时候我们执行任务时是需要用到的,而卡卡西对于这种能力掌握的也非常的好。

  “这里有一个暗格吗?”

  卡卡西心理默默想到,随后他的那颗写轮眼再一次转动了起来,他首先要确定的是这里时候有封印术之类的东西。

  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发现封印术,随后他才肯开始寻找这个暗格的开关。

  他很细心也很耐心,他心理也忍不住想,在火影办公室内还隐藏的暗格,里面到底会存放什么样的东西呢?

  没过多久时间,卡卡西终于找到了开关,这个开关极为隐蔽,它放置的位置是在火影的办公桌上。

  如果不是依靠着写轮眼,卡卡西绝对不会那么轻松的找到。

  仔细检查了一番这个开关并确保没有什么问题后,卡卡西才拧开了这个开关,打开了那个隐藏在柜子中的暗格。

  卡卡西缓缓再次走到了这个柜之前,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封印卷轴。

  这个巨大的卷轴虽然也没有写上任何的名字注明他到底封印了什么,但是看到这个卷轴卡卡西还是忍不住内心狠狠的跳了跳。

  这段时间他其实除了火影办公室没办法下手外,其他地方他或多或少都认真探查过。

  包括暗部在内,甚至根部的原基地,那个已经空无一人的地方他都去过,但是他始终一无所获。

  原本在办公室内有找到任何信息的他,已经打算再去暗部和根部的基地看看。

  但是现在一切峰回路转,他心理在高兴之余也有些担忧。

  一方面他很开心,开心他找到了新的线索,但是另一方面他担心一切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可就太让人失望了。

  “希望,是我想要的东西吧。”

  卡卡西呢喃了一声,随后慢慢将这个巨大的卷轴给拿了出来,随后在经过精心检查这才双手快速结印。

  “嘭!”

  伴随着烟雾的萦绕,这个巨大的封印卷轴被卡卡西打开了,而呈现在他眼中的则是好几十个小型封印的卷轴。

  而这些封印卷轴上面已经有了明显的标记,这些标记注明这些卷轴都是根部内部的行动报告!

  见到这一幕,卡卡西身体都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他快速的开始翻看这些卷轴上面所标注的信息。

  只是看着看着,他的身体就不由得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敏感的年份——木叶三十九年!

  木叶三十九年,卡卡西刚刚五岁,而这一年岩隐村对木叶已经开始一系列的行动。

  虽然第三次忍界大战还没有打响,但是当时的气氛已经岌岌可危,无论是木叶还是砂隐都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也就是在这一年,自己的父亲接了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最终判定为失败,而自己的父亲也在没过多久之后选择了自杀。

  这一年被卡卡西牢牢的记载了心底,这一连是卡卡西堕入深渊的开端!

  深吸一口气,卡卡西缓缓的打开了这个卷轴,这个封印卷轴内还有多个小型的卷轴。

  卡卡西一个个挑选一个个看去,哪怕没有看到自己父亲的事迹他都感觉到浑身发寒了。

  然而当他看到第三个卷轴的时候,他的身体再也克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他的抓着卷轴的手开始狠狠的握紧,他的双眼在这一刻已经变动通红,眼泪顺着他的眼角已经流了下来。

  但在这充满了悲伤的双眼中,也同样充满了杀意.....

  “木叶三十九年四月。

  旗木朔茂在木叶的威望越来越高,根据根部报告,木叶居民谈论他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多。

  不少中下层忍者也对于他的支持也明显得到上升,甚至一些上忍也开始明确的支持他。

  在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旗木朔茂会成为四代目火影最有利的竞争者,但是旗木朔茂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火影人选。

  他虽然有实力,但是他没有足够的丰富的管理经验,他至今最大的管理成就也不过是小队模式。

  管理一个小队只需要分工明确,在加上强大的个人实力就可以做到,他的经验与管理一个村子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因此为了遏制他的声望继续得到提升,为了木叶不被一个毫无管理经验的,因为民众的无知与一厢情愿而推向不属于他位置的人,坐到实际掌握木叶最大权力位置上。

  木叶需要展开专项行动,以此来遏制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为了木叶的未来,需要做出一定的取舍。

  计划倡导人:志村团藏。

  计划同意人:猿飞日斩。”

  “木叶三十九年六月。

  旗木朔茂执行机密任务时,因为拯救队友而导致任务失败,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错误。

  战争即将爆发,战争时期我们必须要给所有木叶忍者一个警钟,那就是告知他们任务比一切都要重要。

  无论是谁,在这种关键时期导致任务失败,无论木叶是否受到损失都必须要得到审判。

  旗木朔茂这一次任务失败是一个极为关键的突破口,我们必须要严肃对待和处理,并且这可以配合我们的遏制计划。

  因此我们需要找到被旗木朔茂救下来的人,透过一些必要的手段让他明白战争不是儿戏。

  我们需要他出面指证旗木朔茂的所作所为,以此来让所有木叶忍者铭记这个道理。

  同时我们需要扩大遏制计划的行动范围与行动规模,利用我们掌控舆论的优势对其进行遏制。

  让原本支持他的人唾弃他,让那些无知的民众们认清他,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达到我们所需要的目的。

  既能让木叶安全的避开一个没有任何实际经验的人上台,成为统治木叶并且会将木叶带来灭亡的人。

  又能所有木叶忍者在即将可能爆发的战争中牢记自己的使命,记住自己是一个需要为木叶全心全力服务的人。

  为了木叶,虽然手段残忍,虽然有些不耻,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计划倡导人:志村团藏。

  计划同意人:猿飞日斩。”

  “木叶三十九年八月。

  旗木朔茂的反应有些超乎想象,他选择自裁结束自己的生命确实有些可惜。

  但是这也同样证明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火影人员,火影是需要坚定的意志以及觉悟,绝对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选择逃避。

  自裁是一种极端不负责的逃避的做法,而且自裁是属于武士的浪漫而不忍者。

  忍者是需要背负暗黑依旧砥砺前行的人,旗木朔茂这样的行为不配做火影也不可能成为火影!

  而且他的死更会给木叶带来一些麻烦,砂隐村似乎受到了情报已经开始加速了,因为他们知道木叶失去了一个强大的战斗力。

  他的做法逼迫木叶与砂隐的战争爆发加速,一旦战争出现不知道多少人要因此丧命,他是一个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人。

  目前看来战争应该不可避免,我们要积极备战的同时,也要想办法转移民众对战争的恐慌,同时让木叶忍者们更加警醒不能做违背忍者规定之事。

  因此遏制计划还不能停止并且还需要扩大,我们必须要让忍者们知道他们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们就是为了要完成任务,。无论这个任务有多难,无论时候会因此付出生命,这就是忍者的宿命。

  旗木朔茂需要被竖立成一个典型,一个底线,一个所有人都不能越过的底线。

  只有这样,执行任务的忍者才会牢记这一切,这才能让我们在战争得到无畏的勇士,这才能保护木叶的安危!

  计划倡导人:志村团藏。

  计划同意人:猿飞日斩。”

  看着手中的报告,回忆着那段时间的总总,卡卡西的情绪终究还是崩溃了。

  他的父亲的确是自杀身亡,但是那却并非是出自于任务失败的愧疚。

  而是和羽原所说的一样,他的父亲是被人恶意操纵流言逼死的!

  看着上面那一连串的行动计划,看着那刺眼的计划倡导人与计划同意人的签字,他感觉怒火不断的在他的胸膛燃烧。

  他从未如此的憎恨一个人,也从未如此的想要杀掉一个人。

  但是现在他有这样的情绪了,这样的情绪恐怕也只有带土死在自己面前时,还有琳被自己亲手杀死时才出现过。

  这样的情绪是如此的强烈,是如此的吞噬着他心中一切的理智。

  不过最终他深吸一口气,他强行按下了自己内心的愤怒,他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去做些什么也没办法做到。

  他要复仇,他的仇人有两个,一个自然是志村团藏,而另一个就是猿飞日斩!

  其中一人已经死了,而另一人现在还是木叶的火影,一旦对火影动手整个木叶也会变得混乱。

  木叶是带土、琳还有自己老师以及自己父亲用生命守护的地方,他绝对不允许因为自己的意气用事而导致一切都毁灭。

  他必须要克制自己的情绪,他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合理的方式来解决这一切。

  微微抬起头,卡卡西的目光看向了窗外,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了,而这一次他不能在隐瞒自己的身份了!

  “宇智波羽原,是你让我调查的,而且你也知道现在火影大人要对付你了。

  现在我要来找你了,也只有你能对付这位火影大人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