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子chouyindi,双xing妹夫被大jibacao烂熟艳saobi,reniaopenbi,情趣丁字ku超激xibi!_rou类美食大全(双xing,cu暴,混kou,lunx等)
红果小说 > rou类美食大全(双xing,cu暴,混kou,lunx等) > 鞭子chouyindi,双xing妹夫被大jibacao烂熟艳saobi,reniaopenbi,情趣丁字ku超激xibi!
字体:      护眼 关灯

鞭子chouyindi,双xing妹夫被大jibacao烂熟艳saobi,reniaopenbi,情趣丁字ku超激xibi!

  “大、大哥?怎、怎么是你!”当人夫文初阳睁开被精液迷住的眼睛时,震惊,惶恐,害怕,还有一丝惊慌出现在他眼底,乱七八糟的心绪让他一时说不出话,嘴唇颤抖着,然后想起自己被绑匪肉成这般的模样,顿时颤抖着要挣扎起身。

  “骚货,跑什么跑?”李政一把捉住他的手臂,强大的力道轻易的就将人拉起来,将浑身污浊的精液人夫婊子甩到了床上。

  文初阳瞳孔震动收缩着,还没从被妻子的大哥强奸中反应过来,他就被大鸡巴再次贯穿了进来。

  “嗯啊啊啊!!!不不要昂啊啊!!”

  “不要!被大哥操了不爽吗?骚逼都操烂了!骚母狗!操死你!”李政大手啪啪抽打着人夫乱动的肥臀,死死压住身下的男人,大鸡巴操的屄口水花四溅,阴唇乱颤!

  文初阳失控的尖叫哀喘,哭出声,被肉熟的女屄开始不住的流水,里面的精液被龟头搅动喷出,一股接着一股,他根本控制不住这具被操熟的骚浪身体,快感高潮接踵而至,身子如脱水白鱼般痉挛颤抖,亲眼看清大哥是如何操他的场景让文初阳理智崩溃癫狂的哀叫哭喊着不要不行,惹怒了李政,顿时加快的速度疯狂的猛插狠操,尻的逼都啪啪翻卷,瞬间便间屄缝里挤榨出大量透明黏腻的骚水。

  “唔呜呜!啊昂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人夫死死仰着头,双手抓着身下的床单扣住,骨节用力到泛白,嫣红的唇瓣张开,从喉咙中爆发出淫荡至极的凄艳尖叫。

  李政以为肉熟的妹夫却突然变得挣扎反抗,眼中的欲火和怒火夹杂着暴戾四溢,英俊的脸庞顿时狰狞,冷着脸抓着他的屁股将人抱起,一路边走边操来到了地下室的墙边,那上面挂着各种淫器等等。

  墙上面还有几个手环状的东西,一共四个,连着金属链,天花板还垂下两个黑色皮环。

  将人夫狠狠压在墙上,一边操一边抓着他的手绑在墙上的扣环上,期间文初阳有想过反抗,可是挣扎一下,迎接的便是更加凶狠粗暴的贯穿,凿的他魂飞魄散一般,无力哀喘。

  李政将人挂在墙上后,猛的抽出大屌,啵啾一声,湿漉漉的紫黑入珠屌膨胀的顶在小腹上,沉甸甸的睾丸随着他的走动晃动着,正好面对着垂着头喘息的文初阳,看的他耳根通红。

  墙上的四个扣环卡在了人夫的手腕和大腿根,将人牢牢的扣住,任由男人摆布,而垂下的两个则挂在两个脚踝上,可以控制着分开,此时那对修长笔直的双腿便被拉扯到极限,完全的暴路出两处被肉到熟烂外翻的饱满淫逼。

  “真骚!阿阳,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想不想是等着被大哥操的骚婊子?嗯。”李政手中拿着不知从那弄的情趣皮鞭,黑色的长杆最顶端是皮制的,冰凉滑润,从文初阳的腿根一路向上暧昧的磨弄,最后抵在了那两颗红豆子边挤压。

  男人赤身裸体,健壮凶悍的身躯上布满了汗水,将那常年锻炼被阳光照耀的古铜色肌肤浸润的性感无比,蜂腰猿背,标准的倒三角的身形宛如古希腊雕塑般坚硬强壮,连身下那根都可怖狰狞,散发着情欲与雄性的气息,只想让人臣服。

  可是李政只想调教面前的骚货,将他肉成属于自己的骚婊子,耐心的等着人夫回答。

  “唔嗯.....不是昂啊.....大哥不要.....哈啊......”文初阳眼中路出哀求的目光,汗湿的黑发湿漉漉的黏在他脸庞,此时他头上脸上还挂着几缕被颜射的精液,又可怜又情色。

  看的李政喉结滚动,双目赤红,舌头舔着压根,激起想直接干上去,操烂他的逼,不过他知道调教这骚货妹夫还需要点耐心,好在他足够有征服欲。

  “刷——啪!”黑色鞭子啪的抽在文初阳的胸口上,鞭风扫到他的奶头,顿时疼他眉毛抽抽,哀叫一声,浑身也剧烈的颤抖起来,“呜——呃昂啊啊!!!”

  “啪!啪!啪!”

  黑色的鞭子不轻不重的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中舞动着,顶端的皮革带着一股冷厉的风在文初阳身上留下一道道淡红色的痕迹,然后慢慢红肿,先是有些疼,逐渐就变得奇痒无比,疼痒的感觉像是一只只蚂蚁钻磨似的,透进了他的四肢百骸,想要去抓去挠。

  “唔呃昂啊......哈啊啊......呃嗯好疼大哥大哥饶了我唔呃.....是我错了我不该出轨不该对不起阿静的呃啊啊......哈啊......”文初阳哀喘着抬起头,俊俏的脸蛋苍白无比,汗水从他的额角往下流淌,沾到鞭痕时,又嘶的一声喘息着,他摇着头,似乎再求李政不要打了。

  然而李政是他说两句求饶就能放过他的人吗,当然不是,他内里的抖s之心凿在鞭子拿在手中时就蠢蠢欲动的高涨了,看着挂在墙上,被迫敞开身体迎接鞭笞的男人,手中的鞭子陡然往下一滑,落入男人的小腹间,戳着那根膨胀挺起的性器,下流的磨着龟头,然后一声嗤笑,“嗯?这就是阿阳你说的不要,被鞭子抽都能硬,真厉害,阿阳你是个变态吧,骚逼都流出水了,想要鞭子抽你这里吗?”

  被变态大哥倒打一耙的文初阳深喘着,大口大口的呼吸,身上逐渐泛起热意的伤痕逼迫的他理智几近涣散,被男人淫辱的身体颤抖着,他咬住唇,低下头都能看到被吊环勾起来的下体模样,那鸡巴果然滚硬挺翘,前端的龟头马眼吐着淫水,活像是个受虐淫物一样,听到男人的话竟是颤抖了一下。

  “哼嗯。”李政无意义的哼笑一声,突然一鞭子抽到了人夫的女屄上。

  “呃啊啊啊——!!!”墙上的人夫身体剧烈的颤抖,仰着头凄声哀鸣,双腿极力的朝着被鞭笞的地方合拢,缓解疼痛,可是李政看见后,按下吊环开关,将其脚踝拉扯分的更开,几乎拉成了一条笔直的一字马形状。

  人夫的大腿肌肉痉挛狂颤,中间的花心也被抽出一道红痕,顶端的阴蒂刚好被鞭子抽到,此时变得红肿不堪,充血鼓胀着,两瓣阴唇也抽抽的一颤一颤,淫水白沫咕叽咕叽的从屄洞里流淌。

  “啊啊啊大哥不要呃昂啊啊!!!”

  “叫我主人,骚货!”“咻——啪啪!”

  “呜呜哈啊主人主人饶了我吧嗯啊要死了呜呜呜呜......”

  鞭子啪啪又抽了几下,被牢牢绑缚着的人夫颤抖着身体,哀鸣中夹杂着哭泣的喘息,雪白的肌肤在鞭子的抽打下被染上层层艳色,被炮制的油光发亮的淫鞭随着手腕的挥舞在皮肉间烙下淫靡的奴痕。

  墙上的人夫不住的扭动颤抖,挣扎着从喉咙中泄出一声声凄艳尖叫,那大开的腿心间俨然绽开了一朵红艳肥肿的淫花,舒展着花瓣,蕊蒂肿胀充血,鞭风啪的甩动到那处时,顿时将熟烂的阴唇抽的喷水外翻,李政的技术非比寻常,灵活轻重拿捏的恰到好处,既让奴隶感觉到疼痛的同时也能激起刺激的快感热胀。

  就比如被妻子大哥鞭笞的人夫文初阳,眼中的挣扎逐渐变成了淫靡的水雾,当鸡巴被鞭子抽打到龟头时,顿时浑身绷紧,仰起头哭泣的尖喘一声,涨红马眼猛烈的收缩抽出,随机喷出一股股粘腻的腥臊白液,喷完精液竟是又喷溅出一股清

  透盈亮的晶莹水柱,狂喷而出!

  稀里哗啦的尿液喷在了地上,文初阳身体止不住的哀颤着失禁喷尿,他闭上眼,脸上的表情羞愤欲绝,嘴唇都被牙齿咬出一道痕迹,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表情反而更激发了男人的凌虐欲。

  还没等他尿完,一根尿道棒便塞进了他的马眼中,堵着了剩下一点尿液在膀胱里晃荡。

  隐秘的憋尿感和高潮快感夹杂而至,顿时一股更加令人颤栗惶恐的快感接踵而来,从那下方敞路的女屄中喷涌溢出!

  “呃昂!哈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沙哑的尖喘男声,李政眼前的滚圆屁股顿时像被抽烂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1页/共4页了似的剧烈颤抖起来,两瓣软弹的肉臀绷紧,中间的花心抽搐喷汁,李政将手中的黑鞭捣弄进入,那些汁液顿时边顺着柄身往下流淌喷溅,将柄身浸润喷溅的一层水光。

  “骚货,要不要吃主人的鸡巴?”李政哑着声死死看着妹夫抽搐外翻的屄穴,手腕飞快的将鞭子往他逼心里捣弄,将这枚嫣红穴眼捣弄的更加痉挛,不时便被捣入了子宫里,宫壁顿时猛的收缩,可惜被操烂的宫口堵不住进入贯穿的鞭子,让它将宫囊中的淫水精液全都搅动一团,淋漓的喷泻了出来。

  当李政将鞭子从文初阳逼里抽出来时,他已经泄了两回了,身体就像是漏水的淫壶,止不住的颤抖颤栗着,让他像是喷水婊子一样喷汁,软腻的红肉黏颤着随着柄身被一同拉扯出屄口,堆挤在穴口像是一层外翻的肉套子,沁着一层艳丽的湿红,疯狂吮吸着柄身,咕叽咕叽的冒着水。

  “啊嗯骚逼啊啊好舒服唔嗯......昂啊啊......哈......要热鸡巴啊唔要主人的鸡巴插进来昂啊......”人夫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涣散,眼尾红艳,蓄满了泪水,他的嘴里黏腻地呻吟着,仰着脖颈,脸蛋还带着高潮后的红晕,胡乱的喊着眼前的男人主人,要吃主人的大鸡巴。

  李政喉头一紧,热胀火气顿时从小腹席卷而上,昂扬的巨屌狰狞的跳动两下,已经忍耐不住的想要插进骚货的肥逼美逼里。

  他喘着热气,手中的鞭子一扔,双手钳住人夫的大腿,公狗腰猛的一挺,正对着胯下的水屄顿时被肉开了花,粗大茎身将其撑的满满当当,怪异色情的凸起在人夫小腹上。

  文初阳一瞬间就干得逼水四溅,咿呀的疯狂浪叫,熟红的媚肉死死搅缠住侵犯的巨屌,每一寸骚肉都在饥渴吮吸,吸得李政舒服的粗吼出声,凶狠地摆动着雄腰砰砰打桩。

  男人粗暴的干着挂在墙上的人夫,干得那对大屁股都啪啪狂颤,骚躯也颤抖着向后仰起,坚硬的龟头肉开软弹外翻的宫颈肉环,贯穿子宫时,人夫又疼又爽地摇头喘叫,叫的李政兽欲狂发,忍不住更加凶狠,硕大的入珠黑屌几乎直冲狠撞的将他屄洞从口到低全都操了个边,两瓣充血的阴唇也整个的外翻,路出其中被撑到极限的骚红壁肉。

  “呜呜啊唔啊啊.....”文初阳的身体泛着一层惊人的热意,那被鞭子烙下的痕迹逐渐红肿,和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凌虐欲四起,他的奶子也被一道红痕穿过,将那肉珠打的红肿滚翘,如同一颗红玉石,引的李政一口咬出,牙齿撕扯一般舔舐着。

  人夫呜呜的哭喘,扭着屁股,酥麻的感觉从奶子上传来,痴痴的挺着胸膛,让男人吃奶,一点也不见之前挣扎的模样,若是看的清水雾中的眸光,那眼底全是比被摸了春药还要骚浪的淫意,显然是被鞭子抽的害怕又忍不住发骚,渴望着男人给予的蚀骨销魂,“好棒啊啊舒服死了哈啊......大鸡巴呜呜大哥的鸡巴好烫好大啊啊......操死我了嗯啊啊.....哈......唔嗯.....”

  “骚货!浪逼!妈的,老子操死你!”李政被他撩拨的呼吸急促,一张俊脸急色难耐,低吼着狂尻骚逼,结实的雄腰撞的那腿根耻骨一片绯红,健硕的古铜色雄躯死死压住这骚叫的婊子,胯下的抽插频率快到惊人,插的人夫窄腰扭得像没骨头一样,配合着男人的撞击一下一下重重地迎合送屄,让巨屌插进更深更狠!

  文初阳淫贱的扭动着腰肢,那双学霸大腿分开到极致,一字马形状的双腿脚尖高高翘起绷紧,十根脚趾随着龟头的冲撞一下下蜷缩又蓦地展开,歇斯底里的浪叫伴随着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噗嗤噗嗤水声。

  将他的屁股死死压在墙上的男人胯下巨屌粗壮极长,从屄口直捣子宫,甚至因为太长将子宫都操的不断凸起,有力的手指重重划过那处敏感红蒂,顿时便刺激的那肉珠抽搐起来,内里被磨的滚烫穴肉紧紧绞缠着,一股一股的汁水从那被撑爆的肉缝边挤喷出来,入珠巨屌更是越操越急,大鸡巴操的噗嗤噗嗤乱响,两颗大睾丸也砰砰砰地凿击阴户,干的屄口淫水四溅,屄肉乱翻!

  涨硬大龟头狠狠碾过子宫嫩肉,刺激得逼心也一同也痉挛着缩紧了,失禁般地流出黏稠淫水,文初阳被操的双眼失神,微微外翻,张开红肿的嘴唇,困难地大口喘着气,身体微颤,腹部肌肉死死绷起,紧接着剧烈地抽搐起来。

  “唔啊啊嗯…啊啊……好涨好烫呜呜……肚子要破了呜啊啊......”

  文初阳眼角泪水扑簌,身体一下一下被撞在墙上,两条腿酸软不堪,若是没了吊环梏住,怕是顷刻就跌落在地上,他的身体像是被一根粗长滚烫的凶刃狠狠插在了墙上,凸起的入珠茎身和龟头肉棱飞快的碾磨着内壁,挤压着插进膀胱中的尿道棒,泛开一股失禁似的高潮尿意,屄唇抽搐着从穴缝向外四溅喷水,“啊啊啊……那里好酸……哈…..嗯…..啊啊啊哈…...不行了唔呃嗯嗯……骚逼好爽好酸唔啊大鸡巴主人好棒啊啊啊……呜啊......要、要喷水了……尿出来了!……啊哈!!嗯啊啊!!!”

  挨操的宫口骤然紧缩,咬的李政头皮发炸,一声怒吼,动作大开大合大刀阔斧的狂干起来,那健硕布满肌肉的腰肌仿佛安了打桩机般节奏迅猛,狂力地向前狠顶贯穿,人夫被干得窄腰一耸一耸,大鸡巴插入很深,每一次都能插进子宫,冲撞他敏感的宫囊,刺激的他大脑发晕,受不了的弓起腰尖叫。

  宫口剧烈抽搐着,却被大龟头再次凶狠地顶开,宛如绽放的艳花外翻着肉环,一股股酸胀的感觉喷涌,疯狂的尿意快感又凶又猛的向身体散去,文初阳忽地后仰了头,双眼翻白,濒死般地尖叫一声,臀肉剧烈地颤抖起来,金属链声叮当作响,肿胀不堪的阴蒂下方,路出一枚外翻的尿眼儿,噗呲噗呲的喷出一柱柱尿水来,直喷在李政小腹上,浸湿了他的腹肌耻毛。

  闻到那股熟悉的尿骚和屄水味,李政脸上路出一个极为可怕的笑容,那代表着他彻底化身暴虐的野兽,要操死身躯的发情母狗的标志,动作因他高潮停顿了几秒后,骤然变得极度高速狂猛,大鸡巴粗暴猛顶,用坚硬的龟头疯狂捣磨文初阳的敏感逼心,磨一下,他的呜咽着凄艳哀叫一声身下的骚逼也像是泉眼似的不断喷水,操到最后不光子宫潮吹,连鸡巴也一同喷出尿液,急促的水柱生生将那尿道棒都喷了出来!

  “唔啊啊啊啊不行啊昂啊那里啊啊啊逼心要烂了啊昂啊啊......”

  “主人操到你的逼

  心了,呼!夹的真紧,舒服死了,操!爽不爽?骚母狗!”

  “呜呜主人不行了大鸡巴主人操死我了昂啊......好猛好深哈啊......啊昂啊啊......呜呜......骚逼爽死了啊昂啊又要喷了呜呜......啊啊啊......”

  文初阳在地下室里足足被李政操了三天,这三天几乎都在被操和被调教的过程中度过,至于其他的需求全都是在地下室透明的盥洗室中做的,就连他尿尿,都是被李政插着后穴或女屄把尿式分开他的大腿,站在马桶便,让他对着马桶喷尿。

  一开始文初阳还会羞耻愤怒,但李政被爆操一顿,又憋尿憋精放置了一个小时后,他就彻底听话的敞逼射尿了,有时被操的狠了,宫口合不拢,里面的精液尿液还会因为小腹的挤压顺着阴道一同喷进了马桶里。

  对,李政不光是将精液射进了文初阳的子宫里,还将滚烫的尿液也全都射了进去,因为他对妹夫文初阳现在的囚禁骚货说,“阿阳你是主人的骚母狗,骚便器,要不要主人的尿也射进去?”

  那时被欲望控制的文初阳只会说浪叫说要,自然是迎接了一泡又热又浓的腥臊雄尿,射的又粗又凶,直接将高潮的骚货射的二次潮吹了。

  当文初阳被尿灌子宫时,他恍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2页/共4页惚间便感觉自己完全的变成了大哥的便器婊子,鲜红的舌尖垂在唇边,舔掉挂着的晶莹银丝,脸上潮红艳丽,俊脸上满是淫痴情态,几乎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话,只想着要主人的大鸡巴操他。

  三天内,他几乎就是在男人胯下度过的,当李政看着捧着鸡巴用被调教的软弹的胸肌努力乳交的人夫,骚红的奶头磨蹭着龟头马眼,低头用嘴唇去吞吐他的大鸡巴。

  突然开口道,“阿阳,想不想出去?”

  文初阳的理智在几秒后才缓过来,他眨着有些迷蒙的双眼,脸上还挂着一丝白精,嘴唇震惊又疑惑的张开,看起来竟是有几分可爱,惹的李政握着巨屌狠狠在他嘴巴里操了数十下,然后爆浆进了他的喉管中。

  “出去后,阿静那边,你和她离婚。之后就当老子的骚逼老婆,专门伺候老公的大鸡巴。”

  文初阳看着大哥浑身强悍的古铜色肌肉,那腿间的屄唇却不由自主的翕动张合,听着男人的话,泛着一股热胀酸痒,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地下室虽然一直都开着灯光,只是当文初阳见到窗外明亮的自然光时,眼中顿时热意泛起,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再也不敢出轨了。

  自从从地下室出来,签了离婚协议,文初阳从李政妹夫变成他的老婆后,本质花心的文初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淫欲深渊中。

  每一天,他都会被李政操个三四次,肚子里装满了男人的雄浆,双腿颤颤的想去洗澡,结果又被男人按在墙上狠操一顿。

  三十公分的超长巨屌比欧美男人的屌还粗长,一下子粗暴的肉开了文初阳的骚子宫,整根大屌在那层层叠叠的媚肉阴道里反复操弄,龟头肉棱狠狠刮磨着,捣弄着宫壁的同时被人夫骚红熟透的宫颈死死嘬吸,夹的李政低吼连连,毫不留情地抽插捣干,那紫黑色的巨根在那嫣红的屄洞里狂进狂出,透亮的淫水被入珠茎身持续反复的摩擦变成了细腻的白沫,混杂着一些淫水喷涌而出,操的狠了,失控的尿眼还会淅沥沥的流出尿,操一下尿一下的射在地上。

  从浴室肉到床上,再到第二天,李政的鸡巴埋在文初阳的子宫里睡觉的,醒来时依然插在里面,晨起的欲望逐渐昂扬,将睡着的骚货顶的唔嗯呻吟,眼皮颤了颤,因为昨天太累,只是张开嘴喃喃着不要了。

  可怜又可爱,勾的人李政的抖心蠢蠢欲动,不过既然怀里的骚货变成了自己的老婆,还是忍耐一些,只是将人搂在怀里,沙哑低沉的悦耳男声贴在文初阳耳边叫他起床,同时那根大鸡巴也跳动着彰显着存在感。

  李政将一泡热精射进骚货的子宫里,舒爽的抽出大屌,挂着白色浊液的紫黑巨屌沉甸甸的垂在男人胯下,活像一只沉睡的巨龙似的,随着他的走动而晃动着。

  在家里,李政常常是只穿着裤头的,不像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英俊大方正经老师模样,十分的变态色情,性瘾狂魔,无时无刻不想着操逼,简直就是个超级色情狂,曾将一个双性活生生操成了比文初阳还骚的婊子,后来李政没了兴趣后,双性骚货成了sm圈的有名骚0,每次都要两根大鸡巴操他,最爱的就是黑人的巨屌。

  当然现在的李政从见到妹夫文初阳‘修身养性’到现在终于吃到嘴,越吃越有味,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还要让人做自己的老婆,一根入珠大屌泡在人夫的逼里舒爽的吐出滚滚雄浆。

  穿着黑色的围裙,标准倒三角的肌肉背脊赤裸着,性感又色情,胯下沉睡的巨物顶出个硕大的鼓包。

  李政端着早餐来到卧室,刚从浴室里出来的文初阳正撅着屁股在衣柜里找衣服,不看腿间那处女屄,文初阳的身材锻炼的十分不错,腰线流畅,长腿笔直,屁股又圆又翘,因为操了太多次,颜色从白皙变得微微绯红,还有些红肿,身上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一个个烙印在上面。

  晃动间,饱满鼓起的扁圆屄唇微微张开,路出其中熟烂的屄肉,光泽颜色与层层的媚肉,光是看着就能闻到骚逼味一样,李政放下盘子,啪的就抓住了男人的屁股,哑声道,“找什么呢?在找老公的大鸡巴?”

  下流的粗俗话语让文初阳惊喘一声,脚一软,跌坐在衣柜里,转过头,“大哥。”

  李政挑起眉,双手一抓用力一抱,男人整个人就挂在了他身上,手指下意识的揉了揉软弹的臀肉,“还叫大哥,阿阳是喜欢被你妻子的哥哥操吗,就这么喜欢乱伦?”

  “唔呃,不不是,是老公哈是大鸡巴老公。”文初阳的耳根温度逐渐飙升,他有些磕巴的喊大哥老公。

  李政将人抱回床上,看着他赤裸的身躯,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光不对劲的划到文初阳腿间,笑道,“老公给你买了衣服,穿穿看看。”

  说完他就从衣柜深处拿出来一个盒子,文初阳看着男人奇怪的笑容,突然打了个寒颤,不会是那种衣服吧?

  被男人拿出来的是一套睡衣,说是睡衣也不差,可是那最外层的罩衣为什么是透明的薄纱,而内里两条是两条上下件的内衣,小小的布料,简直比比基尼还小。

  微微鼓起的胸肌将那三角的黑色奶子布罩撑的顶起,细细的系带堪堪欲断似的,而腿间的内裤竟是丁字裤,黑色带子深深陷入两瓣肉臀里,裹着屄唇的内裤裹不住鸡巴,歪歪的翘出了内裤,那内裤有些紧,勒出凹陷的饱满肥逼。

  文初阳脸颊有些羞耻的涨红,别看他床上叫的那么骚,清醒时穿着情趣装被人看还是羞耻的,双腿忍不住夹紧,将罩衣往里遮了遮,“老、老公,别......别看了。”

  可那罩衣是隐约透明的薄纱,穿着跟没穿似的,反而一点遮掩更显得异常诱惑。

  看着面前的双性骚货兼具男性与女性的美丽,不自觉扭着身体散发着诱惑的淫荡姿态,李政忍耐不住化身野兽,猛的将人压在床上,一把拉

  开他的双腿,牙齿狠狠的咬住了凸起的奶头!

  “操!操操!阿阳你真美!妈的!骚屁股骚奶子全都在勾引老公是不是,真骚,真浪,就想要老公的大鸡巴给你打种!”嫣红的奶头隔着布料都被咬的激凸出来,李政粗鲁地的用牙齿啃咬着,双手色情的往下揉搓着人夫的骚屁股。

  “哈啊啊大哥大哥呜呜老公轻点啊啊啊......好痒唔啊好舒服哈啊......”

  当李政手指揉到文初阳的丁字裤屄唇时,红肿不堪的阴蒂抽搐着抖动,疼痛让他嘶喘一声,一下子就叫出了声。

  李政的嘴巴舌头从他的奶子上松开,留下满胸的晶莹口水,奶罩被扒拉到了锁骨处,两颗肉红的奶头滚圆挺翘,凸凸的红如果肉,看的他舔舔嘴角。掰开老婆的双腿,将丁字裤剥开一边,果然看见快要破皮的阴蒂肉珠,红艳艳的胀大了数倍,嵌在那两瓣绯红的阴唇顶端。

  “疼吗?老公给你亲亲。”火热的舌头不等文初阳回答就捉到了那朵肥嫩的骚逼,一张大嘴猛的一吸,就听见文初阳尖声浪叫,带着压抑的媚叫,似痛死爽的双腿猛夹,想要从他嘴下逃离。

  然后就被李政肌肉虬结有力的手臂死死钳住了腰臀大腿,色情无比地在屄口狂舔,大舌头还粗暴的插开那多汁的阴道里,狂猛的搅动着,仿佛榨汁机似的搅动出一堆屄水。

  文初阳低下头就能看见埋头在自己腿间的黑色脑袋,古铜色的雄躯伏在他胯下,英俊无比的大哥正在狂舔他的屄唇,一想到这,他的身体便又软又浪的敞开了,文初阳一边唾弃自己淫荡的身体,一边又呻吟喘息着扭动着屁股。

  他叫的越骚,李政便吸的越猛,牙齿重重地撕咬他的阴唇阴蒂,让他叫得越来越媚越来越浪,被肉熟的屄唇开始流出更多的淫水,被舌头撑开的肉壁更是疯狂痉挛,死死夹住入侵物。

  文初阳被男人的舌头牙齿粗暴又色情的侵犯狠吸,弄得身子不停战栗,架在男人肩膀上的大腿也簌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第3页/共4页簌发抖,不住的仰头浪叫。

  忽地,李政咬住那枚勃起的小阴蒂,下一刻,头顶的骚货从喉咙中爆出一声凄艳的颤音哀叫,一瞬间,他的腰肢蓦地弓起绷紧,从那被大舌塞满的嫩屄里喷涌出少量的淫水,汩汩地喷出体外,噗呲噗呲!

  文初阳被这样粗鲁黄暴的口奸弄得浑身乱颤,双眼翻白,手指死死的抓住身下的床单,身体跟脱水白鱼似的一阵抽搐,屄水也一喷一喷的,全被李政给吃入肚中,嘴唇大张着一吸一吸的,像是跟屄唇接吻似的狂吸,双眼赤红,等那屄水喷完,又是一阵撕咬,吸的阴唇更大更肿,阴蒂更是被轻轻一碰就敏感的狂颤喷水。

  此时文初阳眼角通红,泪珠挂着,俨然一幅被吸屄吸烂的模样,可怜兮兮的,之前被操得红肿外翻的阴唇外翻着,接近两米身高的男人英俊无比,五官深邃硬朗,眼睛漆黑暗沉,当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婆时,文初阳害怕的颤着身体,他感觉自己被饥饿的凶残野兽盯上似的。

  男人胯下的那根傲人的大鸡巴顶的子弹裤鼓起硕大的帐篷,猛的一扯,便弹跳了出来,茎身紫黑狰狞,足有易拉罐那么粗,上面还布满粗粝的青肋,龟头更是大的吓人,缠绕着入珠的青肋狂跳,紫黑色的龟头周围还有硬邦邦的凸起物,根处浓密的耻毛更是一度磨的文初阳喷水。

  硕大的凶器就这么顶在了文初阳面前,低沉的男声催促着说,“快点,用骚嘴吃老公的大鸡巴。”

  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腥味近在咫尺之间,让闻到味道的文初阳面色通红,刚张开嘴吃了一会,就被李政按住转过身,来了次69口交。

  男人粗暴的啃咬着老婆的骚逼,腰胯也疯狂的耸动着,狂操着他的骚嘴,插的他呜呜闷喘呻吟,又伸出手指狂奸着肉穴,一根一根的加入,第三根,第四根,仿佛要把老婆的骚逼插烂似的快速抽插,捣出无数的淫水喷溅!

  “嗯啊啊啊哈啊昂啊......”文初阳的逼简直要被男人蹂躏烂了,他被粗壮的大鸡巴不断抽插口腔,喉管撑胀无比,甚至一次次被深喉,涎水被捣弄的来不及吞咽,顺着嘴角流出,唔嗯的流的鬓角和床单上都是,而他的女屄被抽插的抽搐乱颤,不断被搅出咕叽咕叽的淫靡水声。

  太阳逐渐东升,照耀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透过,照在大床上的两具颠倒躯体上。

  皮肤白皙的男人被身上古铜色肌肤的男人粗暴操着嘴,他的脖颈被迫后仰着,任由硕大凶器噗嗤噗嗤的粗暴捅入,文初阳感觉自己的嘴唇变成了男人的第二个骚逼,被操的都成了鸡巴的形状,泪眼翻白,明明撑的不行,却又忍不住用舌头舔那茎身上的屌味,好像也变成了崇屌骚货一样。

  当李政的四根手指也狠狠插爆骚逼,嘴唇也覆在上面狂吸啃咬时,充血骚红的阴蒂一阵狂颤,紧接着双性骚货身体触电似的激烈颤抖,被鸡巴插着的嘴唇一声呻吟闷喘,噗呲!噗呲!一股又激又凶的透亮屄水猛的如喷泉似的狂泻而出,射了好几股后,一股更热的淡黄水柱一同狂喷!

  “妈的骚老婆!骚逼发大水了,又喷又尿的,这么想让老公操死你。”

  “啊啊啊肉我操死我啊啊啊要老公的大鸡巴唔啊昂啊......”

  随着一声噗嗤巨响,宛如驴屌的入珠大屌狠狠的插爆了骚货的浪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ongguobook.com。红果小说手机版:https://m.hongguobook.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