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姜折只想问候他全家_团宠女鹅是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红果小说 > 团宠女鹅是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 第430章 姜折只想问候他全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0章 姜折只想问候他全家

  第430章姜折只想问候他全家

  姜折一脸害怕委屈的样子,平添几分动人的美,显得更加的弱。

  “就你了!”她的软弱让骷髅头觉得选对了人,越软弱越好操控。

  姜折很害怕地缓慢走过去,背对着骷髅头一行人,对北风比了一个手势。

  北风只能按捺着,没有行动。

  顾嘉恒原本只想献祭小包,实在没料到他们竟然看上的是姜折。

  他十分愧疚地看着姜折,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姜折挪步到了骷髅头身边。

  这个男人顺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然后对顾嘉恒说道:“我有新的人质了,反正你也没用了。”

  一枪对准顾嘉恒打下去。

  与此同时,姜折反手抓住了骷髅头的手腕,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在地上。

  他的子弹打偏了,没有打到顾嘉恒的脑袋,但是在他腿部结结实实地射击了一枪。

  下一秒,姜折咔擦一声掰断了他的手腕,枪直接落地。

  其他几个亡命之徒反应过来,开始反击。

  但是北风那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两把匕首直直地朝着这几个人飞过来。

  瞬时就有两个人的手腕被刺中,枪支落地。

  姜折伸手抓住第四个第五人的手腕,枪声响起来,但是都是对着天空。

  北风已经赶到,加入进来帮忙。

  这几个人都十分强悍,虽然受伤,但是反抗十分激烈,完全是鱼死网破的打法。

  若不是姜折和北风配合得当,两人力气强大,这几个人还真难对付。

  几个人打得十分激烈,相互防备着对方去地上捡枪,眼看着战况越来越激烈。

  小包和胖子也反应过来,冲过来捡起地上的枪,指着所有人:“不要乱来!”

  几个亡命之徒楞了一下,意识到了危险。

  小包拉动了枪栓,动作十分娴熟,显然是会用枪的。

  胖子拉了一下没拉动,小包踢了他一脚:“先别拉了,一会儿教你。我以前拿过射击冠军的,到时候连枪法一起教你。”

  意识到小包的子弹随时可以射入身体,这几个人没有敢再动,他们被收缴了武器,身上带上了各种伤,一时之间无力反抗。

  北风趁此机会,给了他们一人一掌,直接将人打得无力动弹,直接软倒在地。

  姜折也捡起一把枪,对着胖子说道:“胖子,把他们绑起来。”

  胖子这几天跟北风学习了绳索捆绑法,包里收集了很多藤蔓,掏出来,刷刷几下,将这几人绑缚住。

  这几个人,手腕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为首的骷髅头更是被姜折直接给掰断了胳膊,被绑住之后,挣扎了几下,发现挣扎不动,知道遇到了强敌,此刻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这几个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团队里,看起来最弱最漂亮的女人,战斗力竟然是数一数二的。

  “偶像,原来你刚才是故意说让他们带走我,故意骗他们的!”小包已经反应过来,十分感动地抱着姜折。

  骷髅头冷哼了一声:“骗子!”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骗子?你们这种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吧?”小包反唇相讥。

  小包说完,又继续去抱姜折:“所以刚才你让师父提醒我们这些人是亡命之徒、用的是真枪,而不是你自己来提醒,也是故意装弱,免得让他们发现你认识他们的枪,是吧?是吧?”

  姜折随意地点点头。

  胖子见小包猜到了,也不甘示弱:“所以师父不想提醒我们,反而让你提醒,是因为他猜到了你想去当人质,接近他们,将他们干掉,师父不想你冒险,所以才跟你争执的吧?”

  “对对对,你们都是聪明人。”山姆高德捡起了蛇肉,“我可以吃一口了吗?”

  他实在饿得没力气了。

  “吃什么吃?刚才就数你冷眼旁观!不准吃!”小包将蛇肉抢过来,递到姜折面前,“偶像先吃!”

  姜折不喜欢蛇,也不想吃蛇肉,摇头:“我不吃。”

  “那我跟师父还有胖子分了。”

  北风知道姜折讨厌蛇,若是他吃了,姜折恐怕几天都不想跟他说话。

  他也摇头:“我不饿,你们吃。”

  于是就小包和胖子美滋滋的分食蛇肉。

  最后小包想起之前承诺过山姆高德要给他分一份,才慢条斯理的撕了一块尾巴上的肉递给他:“我不会食言的。这个给你。”

  一旁的顾嘉恒腿部中弹,痛得死去活来。

  但是并没有人问他一句。

  对于他,姜折只想问候他全家。

  “救救我……”顾嘉恒抱着腿央求。

  不等姜折答话,骷髅头嘲讽道:“你这种人有什么好值得救的?”

  小包给他鼓掌。

  姜折慢悠悠地说道:“你腿部中弹,但是子弹有点偏,是封闭伤,不会流血过多死亡。”

  顾嘉恒脸上明显出现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同时也升起了希望,姜折竟然还帮他看伤,是不是意味着并没有完全抛弃他,放弃他?

  就听到姜折说道:“反正只是这条腿保不住,又不是命保不住,你还是放宽心吧。”

  顾嘉恒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

  更让他扭曲的是,姜折竟然能够应付这种人,这种场面,而他,还在她面前夸海口,说什么让她入组,要保护她。

  副导演也是没想过竟然出现这样的变故。

  他召集人,联系了医生,试图用直升机去接顾嘉恒。

  “北风,北风,直升机马上来救顾嘉恒!让顾嘉恒稳住!”

  北风没说话。

  顾嘉恒刚才所作出的行为,注定让北风最多对他袖手旁观,根本不会管他的死活。

  顾嘉恒听到这番承诺,总算稍有安慰。

  总导演倒是慢慢悠悠的,一点都不着急,正在回看刚才姜折的飒爽英姿。

  “一招一式都很厉害!脑子也够清醒!有勇有谋,漂亮又有脑子,这样的孩子,不可多见,不可多得啊。”

  观众看着顾嘉恒流出来的血,以及几个匪徒真正断掉的手腕,才开始相信,这竟然是真实的!

  刚才他们看到的是真实的打斗和真实的枪战!

  所以姜折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

  不对,在姜折对付虎狼的时候,不已经展现出过这么好的身手了吗?!

  只是现在更加厉害了而已!

  “所以之前不选姜折的组,一定后悔得要死吧!”

  “姜折还军什么训,直接去当教官吧!”

  “姜折和北风每一次的默契度,都让我羡慕得要死!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心电感应,能给我一份儿吗?我也想和姜折共享脑电波!”

  姜折走向骷髅头,捡起一把枪,在手里把玩着。

  骷髅头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姜折这样的神情,似笑非笑,如妖近仙,反而让他心里一个咯噔。

  看一眼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顾嘉恒,姜折对自己人都能这样冷漠,还不用说他这样的人了。

  他下意识说道:“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问你几个问题。”姜折说道,“可以吗?”

  骷髅头冷哼一声:“你随便问,反正知不知道,对我都没有什么影响。”

  “行,那你说说,你们的身份,在这里来干什么。说得不对的话……”

  姜折毫无征兆地抬手一枪,旁边的树叶纷纷落下,紧接着,一只站在枯树上的野鸡,掉落在地上,咯咯两声后,咽了气。

  血腥味很浓重,弥漫在空气当中。

  小包和胖子纷纷鼓掌。

  骷髅头:“……”

  骷髅头能屈能伸,说道:“我们这群人,是跟着孤狼的兄弟。孤狼你知道吧?”

  “国际惯犯,贩毒走私拐卖人口什么都做。全球通缉要犯。”姜折淡淡地说道。

  “孤狼被人追到了这里,密境环岛里面。有很多军人和警察追过来。我们是来帮忙的,帮他逃脱的。你们……也是警察吧?”

  虽然刚才顾嘉恒告诉过他,他们是来军训的。

  但是骷髅头现在根本不信,刚才是轻信了才低估了姜折的能力,此刻姜折用武力值让他打消了念头。

  姜折平淡说道:“不是,我们是来军训的。”

  骷髅头:“……”

  他身旁的小弟说道:“老大,我就说过,北城大陆这边的人,武力值都很强,哪怕是学生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们不是北城大陆的学生,是外地学生。”姜折说道。

  小弟:“……”

  骷髅头:“……”

  姜折想了想说道:“所以现在就是,孤狼来到了丛林里,警察和军人追了过来。还有多少你们这样的小弟?”

  “我哪儿算得清?毛估估也有几十伙人吧。”骷髅头说道。

  “所以这里随时会发生火拼,所有人都身处危险当中。北风,你问问校方,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姜折当然知道控制这次军训的不是真正的校方。

  北风也知道。

  所以对讲机直接打开,北风将姜折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副导演那边面对着这个问题,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很快就会安排直升机来带你们离开。你们坚持一下,很快的!我们这边正在协调人手!”

  徐助理都还没有发话让他们去接姜折,他们现在是没办法擅自行动的。

  所以他话里这样说,手上却在写字,告诉工作人员:“暂时不接人。”

  工作人员小声提醒他:“直升机已经快要到了,正去接顾嘉恒。”

  这就意味着,直升机可以带走顾嘉恒,也必须要带走姜折等人,不然区别对待就太明显了。

  副导演:“……”

  他可真的要被为难死了。

  总导演是真正的做综艺的导演,负责协调拍摄事务,副导演才是那个受徐助理管制的导演,此刻,总导演安然地看着好戏,看着副导演左右为难。

  反正作为姜折忠实迷弟,他现在已经知道姜折的实力,会不会被接回来都能够应付这些状况,也就不怎么担心了。

  他端着茶杯,慢悠悠地喝水。

  副导演只能咬咬牙说道:“暂时不去接顾嘉恒。”

  “那他腿就真的要断了。”工作人员提醒。

  “是你的腿吗你这么在意?”副导演问道。

  工作人员赶快归位,继续工作。

  可怜的顾嘉恒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腿是因为这样才葬送的,还在巴巴的等待着救援。

  “我们协调好人手就过来接。”副导演继续说完,就不管了。

  北风淡淡说道:“行。你们先安排。”

  反正他不着急。

  他爬上树给姜折摘了些树莓,送到她手边。

  顾嘉恒咽了咽口水,又想起姜折刚才问他能不能摘到那上面的水果,他当时想,是要什么样的能力才能摘得下来?

  可是看到北风,摘下树莓,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

  姜折吃着树莓,淡淡说道:“等着直升机过来吧。”

  “那我们也可以离开了。真是谢天谢地!”胖子已经几晚都没有睡安稳了。

  只有小包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么快啊?”

  ……

  姜耀望离开姜家后,被姜家安排的车,直接送往机场。

  车子使用的是北城大陆保有量最高的车型颜色,进入车流后,就隐没了进去,十分低调。

  然而,在不起眼的角落,几辆车慢慢地逼近了这辆车。

  当姜耀望的车到达机场的时候,他下车。

  其他几辆车快速逼近,一群黑衣人走过来。

  他们的手都放在胸口的位置,一眼可见那个位置带着武器。

  陪同姜耀望过来的是姜老夫人安排的人,他皱眉:“各位有什么事吗?”

  “吴先生,我们来接姜先生去一趟,见见卓医生。”为首的黑衣人语气客气,但是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

  “姜先生是我们的客人,现在他有急事要回家,还请卓医生下次再安排人来接姜先生。”吴平是姜老夫人的得力助手,自然知道卓锦曼见姜耀望,定然是不安好心。

  “那就不要怪我们粗暴了,卓家跟姜先生素来有渊源,不过是请故人回去做客,还请吴先生不要阻拦。”

  说完,他手一挥,身后的黑衣人全部上前。

  吴平试图掏武器,姜耀望制止了他,说道:“去见见老朋友,也未尝不可。吴平,替我转告老夫人,让她老人家不要担心。”

  见姜耀望心意已决,吴平只好让他离开。

  姜耀望被带去了卓家大院。

  卓锦曼早已经等待多时,看到姜耀望,她露出笑容:“姜先生别来无恙啊。之前还是在姜熹身边见过你,你一直都是她的得力助手,真是没想到,到现在,你还在为姜熹做事。”

  卓锦曼和姜熹年龄相仿,当年是北城大陆有名的天之骄女,北城双姝,两人能力相仿,共同的研究点都在医学方面,导致一直处于强力竞争当中。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姜熹离开了北城大陆,卓锦曼一家独大,逐渐揽下了北城大陆的大权。

  然而,即便姜熹不在了,她也如同悬挂在卓锦曼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她一刻都不得安宁。

  她担心姜熹随时会出现,只要姜熹一旦出现,她的地位就一定会受到威胁。

  为此,卓锦曼才千方百计地阻止姜折进入北城大陆。

  是的,她第一眼看到姜折,就知道,她必定是姜熹的女儿,那样一双会说话的、勾人的狐狸眼,除了姜熹,没有其他人有。

  姜耀望笑着说道:“我从来就在大小姐身边,为她做事,生死都是供她驱策,还在她身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如同姜熹身边其他诸多人一样,他们都忠心地甘愿为姜熹效力,姜耀望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一想到这一点,卓锦曼抑制不住自己嫉妒不甘的心情。

  她勉强压制住,笑问道:“我跟姜熹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她一别就是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大小姐向来生性豁达随和,为人洒脱,不喜欢被禁锢的生活,也不喜欢各种框框条款的限制。她当然是想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不回来也极有可能。这个我就说不准了。”姜耀望提到姜熹,随时都是一副引以为傲的语气。

  卓锦曼笑道:“你也不必这么激动,我只是随便问问,看看能不能有老朋友相聚的机会。”

  “拿可能就未必有了。大小姐不爱搞权力斗争,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很难和你继续做朋友。”

  卓锦曼笑道:“那也未必。我和她有惺惺相惜之处,那也难说。”

  姜耀望不再说话。

  姜熹的事情,不想透露给外人知道半点。

  就连姜折,她没有问,他也没有提起。

  “姜先生,我知道你能力出众,在中医药草研究方面,很有独到之处。我这边正缺人手……”

  “抱歉,我没有留在北城大陆的打算。”姜耀望一口回绝。

  卓锦曼也不意外他的态度,只是说道:“你来我这里任职,并不影响你继续帮姜熹。我只是不想浪费人才而已。”

  “我这人愚钝,只能做好一件事情,同时做两样,那是不可能的。卓医生就不必劝说了。”

  姜耀望态度十分坚定。

  卓锦曼双手撑在桌子上,说道:“姜先生不妨再留下来考虑考虑。考虑好之后,我再送您去机场。”

  “卓锦曼,你就不怕姜老夫人,找你麻烦吗?”

  “姜先生你大概是离开北城大陆太久了,不知道现在的姜家,早已经不复以前的荣光了。姜熹的两个哥哥都已经没了,姜家人老的老,小的小,早已经……啧,你不必露出这样悲痛的神色,姜家发生这么多事情,姜熹也没有回来,现在回来也是无用了。姜老夫人那边,我自然会对她做个交代。”

  说完,卓锦曼转身就走。

  姜耀望握紧了拳头,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悲痛和无奈。

  姜熹的两个哥哥去世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只是那个时候,也是无能为力。

  他这些年,只想保住姜折的性命而已。

  只是没有想到,卓家已经嚣张到这个地步了。

  ……

  姜老夫人听说姜耀望被卓锦曼扣留了下来,顿时震怒。

  “她凭什么!她敢!”

  管家将茶水端到她面前,劝说道:“老夫人,先喝点水,平复一下心情。”

  姜老夫人哪里喝得下。

  “卓锦曼留着姜耀望,哪里是想留下他做事,分明就是想打听姜熹的事情,也是想打脸我们姜家!”

  管家听到姜老夫人的话,也不免惋惜惆怅,要是早些年的姜家,何至于被卓锦曼这样压着?

  真的是欺负姜家现在没人了!

  “电话拿来!”姜老夫人说道。

  管家很快将手机拿来,拨通了卓锦曼的电话。

  看到姜老夫人的来电,卓锦曼略犹豫了一下。

  姜家虽然落魄,但是姜老夫人年轻时候的气势依然还在,想要糊弄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交代了身边人几句,这才接起了电话。

  姜老夫人在电话里,中气十足:“卓医生,听说你留下了我们姜家的一位客人啊?是嫌弃我们姜家招待不周,所以专门请去卓家招待吗?”

  “老夫人说笑了,不至于。只是姜耀望姜先生,以前和我也算得上是有交情的朋友,他这次远道而来到了北城大陆,我自然是想请他吃个饭,叙叙旧。倒是没您说的那么严重。”

  “那既然是吃饭叙旧,想必也差不多了?”姜老夫人说道。

  “是,所以我这不就已经安排姜先生上飞机了?不信,我转一下姜先生的电话,让他跟您说。”

  电话转到了姜耀望那边。

  姜耀望本不想说谎骗姜老夫人,但是也委实不愿意让她担心,她年事已高,就算是大小姐在,也肯定不愿意让她跟着操心。

  他想了想,按照卓锦曼的意思,回答了姜老夫人。

  “真的已经上了飞机了?”姜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我还骗您不成?要不要我开视频?”姜耀望越是这样说,姜老夫人反而不会要求开视频。

  “卓家没难为你吧?”姜老夫人问道。

  “倒是没有。您放心。就算有什么事情,我也能够应付得来。”

  听到这些话,姜老夫人算是放心了。

  管家在一旁说道:“老夫人,现在应该没问题了。卓家还不至于为难姜先生。”

  “算了,折腾这么一通,想必让姜耀望也多了不少麻烦。下次还是少让他回北城大陆了。”姜老夫人毕竟年事已高,精神不济,得到了姜耀望的亲口回答,也就将这件事情放在了一旁。

  ……

  姜折那边,久等直升机都没有来。

  胖子抬头找了半天:“怎么回事啊?还没来?师父,再催催呢。”

  北风已经催了几遍了。

  姜折说道:“按照这里到学校的距离,以及上一次他们直升机来接唐莘茹的先例,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就应该到了。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了。”

  “该不会是不来了吧?”胖子说道。

  姜折蹙眉。

  直升机不来接人,有骷髅头这几个人在,始终是心腹大患。

  也不可能直接就将这几个人给打死了事了。

  若是他们的同伴来接应……

  她拿起对讲机:“你们怎么回事?人呢?”

  “真的已经在路上了。”副导演说道,“现在不是天黑了嘛,速度肯定要慢点。还有,我们得找好治疗枪伤的医生才能过来。放心吧,真的会来的。”

  副导演这边尽量拖着。

  关掉通讯设备,对工作人员说道:“安排一架过去。只能接两个人的那种。接一个顾嘉恒,然后再接另外一个。”

  反正不能将人全接走了,尤其不能接走姜折。

  工作人员说道:“能接两个人的话,那肯定就是顾嘉恒和姜折了。”

  “未必,他们那边那么多个人,谁不想先离开?谁肯直接将位置让给姜折?”副导演深谙人性的黑暗。

  在生命面前,没谁那么大方。

  姜折听到头顶上出现直升机的声音,抬头望过去,总算是来了。

  直升机渐渐逼近,对讲机里面传出声音:“我们放云梯下来,医生过来带走顾嘉恒。但是直升机容量有限,除了顾嘉恒之外,只能再带走另外一个人。你们先约定到底是谁先离开。下一次再来接其他人。”

  听到这话,大家不由面面相觑。

  副导演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肯定要起争执。

  能拖延得到一会儿时间就拖延一会儿,反正不带姜折回来就完了。

  他刚刚想完,北风就说道:“带姜折离开。”

  小包马上举手:“我同意,让我偶像先走!”

  胖子也毫不犹豫地说道:“对,就让姜折先走!我们殿后!”

  山姆高德本就是外人,没什么发言权,随大流说道:“ok,女士优先。”

  副导演:“……”

  说好的起争执,说好的人性的黑暗呢?

  姜折蹙眉,看了一眼北风,说道:“既然是女士优先,让小包先走吧。”

  小包马上说道:“不,你先走。我是军人预备役,我得把生的希望让给平民!这是作为军人的职责和崇高理想!”

  她说完,小小声地邀请姜折:“偶像,求你了,你先走吧!我这一辈子这身高体重也当不了兵了,你就让我这次过过瘾行吗?行吗?求求了!我以后一定结草衔环,当牛做马……”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