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魔火晋升_仙府长生
红果小说 > 仙府长生 > 第五百二十二章:魔火晋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二十二章:魔火晋升

  不过虽说是慢,但也没有慢到哪去。

  四五息后,寒天鹰那庞大的身躯,已经消失不见。

  原地,只有一团青色火焰缓缓燃烧,散发的威能波动更强了数分。

  除此之外,还有一枚枚数尺到数丈的黑色羽毛,以及一双鹰爪和一对鸟喙。

  “一百度。”

  通过心神联系,刘玉瞬间感知到此次“燃料”增加的幅度,微微有些惊讶。

  二阶生灵与三阶生灵,差距也太大了吧?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二阶到三阶的差距可不小,丹药可称“灵丹”,法器蜕变为“法宝”。

  法术之火到了三阶,也可称之为“灵火”。

  而此时的青阳魔火,无疑渐渐超出了法术之火的界限,慢慢接近灵火的范畴。

  相信以此火的根基,只要有足够的燃料,定然能晋升“灵火”层次。

  “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好好收割一波燃料了。”

  刘玉闪过这个念头,将青阳魔火吞入腹中,随后看向寒天鹰留下的材料。

  三阶妖兽一些重要的身体部位,经年累月被灵气淬炼数百年,已然不是凡物,同样可称为灵材。

  就比如寒天鹰,一双鹰爪与鸟喙,乃其妖躯最坚硬之物,用来炼制法宝绰绰有余。

  就算是一身羽毛,倘若交到炼器大师手里,也未必不能炼制成功效特殊的法宝,比如说飞行法宝。

  “飞行法宝。”

  “到可以找人尝试一番。”

  刘玉闪过这个念头,挥手将三样灵材都收进储物戒。

  随后他法力一转,径直向地面落去,开始打扫战场。

  方才的斗法中,他可有不少血液落在地面,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留下。

  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神识扫视下,所有血迹都无所遁形。

  刘玉为了节约时间,直接将血迹连同周围的泥土都挖出来,留下一个个深坑。

  还有衣衫破碎掉落地面的布条,也一一收集起来。

  他的动作十分之快,手法也非常娴熟,仅仅两三息就完成了善后之事。

  神识仔仔细细扫视一遍,再三确定没有遗漏后,刘玉化为一道遁光冲天而起,向着青州方向飞去。

  而这时,雪灵豹与青狼两名三阶妖修,方才进入四五十里内。

  看着地面斗法留下的痕迹,感受着寒天鹰的气息自此消失不见,两妖对视一眼惊疑不定。

  很明显,寒天鹰陨落在此了。

  “三阶中期、实力强大的寒天鹰,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陨落了?!”

  两妖遁光不约而同一停,不敢继续追击下去。

  它们两妖加起来,都不一定是寒天鹰的对手,此时对方都已经陨落,那它们上去岂不是找死?

  妖修确实是莽了一点,但却不一定是蠢货,更会畏惧死亡!

  ……

  夜空中,一道青色自天际出现,迅速由远及近。

  “一气御空符”的效果还没有结束,所以刘玉依旧保持着每个时辰三千里的遁速。

  朦朦胧胧的星光照耀在他身上,与身体表面的灵光交相辉映,仿佛披上了一件蓝色纱衣。

  在两种法力的作用下,刘玉的伤势迅速恢复。

  身体各处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痕,正在蠕动缓缓愈合,然后结痂脱落。

  残留在伤口的妖力,也很快被本身的法力击溃,无法阻止伤势愈合。

  伤痕累累的身躯,渐渐好转起来,但那古铜色皮肤上的一道道伤疤,看上去依旧触目惊心。

  “三道齐修,虽然在筑基境界时,拖慢了不少修炼进度。”

  “但此时看来,却完全是值得的。”

  “自己在任何一个方面,都没有明显的短板,这是对比其他修仙者与妖修最大的优势。”

  “换做普通修士被妖修近身,猝不及防之下,只怕第一轮攻势便已经陨落了。”

  “而自己,却能凭借炼神方面的突出优势,全面爆发化解危机。”

  飞遁中,刘玉思索着先前的斗法。

  “不过这样的斗法,也太过凶险了一些。”

  “此次,也只是险胜,下次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稍有大意,便是一命呜呼。”

  “越阶而战,这种行为太过凶险,自己还是老老实实面对同阶对手吧。”

  “长生路上,争强好胜并不可取,杀伐只是手段。”

  “此次还是犹豫了一些,应该第一时间祭出破败之剑,就没有后面那么多事情了。”

  “呵~”

  这样想着,刘玉自嘲一笑,继续总结着此次斗法的得失对错。

  飞遁中,接近两个时辰转眼即逝,青州边境渐渐映入眼帘。

  在法力与肉身强大的恢复力下,刘玉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至少身体表面的伤痕已经不见。

  此时,整个楚国已经是兵荒马乱。

  金戈城虽然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防御节点,但却并不是唯一一个,妖兽可以从许多地方发起进攻。

  比如各处支脉。

  就连青州内部,都有好几处横断山脉的支脉,这些都是兽潮可以进攻的方向,也是元阳宗防御的重点。

  但极大的实力差距下,元阳宗也只能固守仙城,至于仙城之外的其它地方,也就无能为了。

  元阳宗修士虽多,但疆域也十分广阔,不可能面面俱到。

  而就在攻城的时候,也极少数妖兽会绕过仙城,前往其它地方肆虐。

  刘玉向下望去,就看到了这么一幕景象。

  村庄被摧毁,城镇化为废墟,一只只妖兽肆虐在其中。

  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惊慌失措的逃跑。

  就算世俗最厉害的“武林高手”,在妖兽速度、力量、防御,还有法术的碾压下,也和臭鱼烂虾没什么两样。

  往往一只妖兽进村,凡人们便只有四散而逃。

  一名名凡人倒在血泊中,尸体成为妖兽的食物,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只有妖兽吃饱了,攻击的欲望才会稍稍减弱,让许多人侥幸捡回一命。

  这一幕,既讽刺又可悲!

  “倘若弱小,本身就是一种罪过,那么所有人,都是带着罪孽出生。”

  刘玉摇了摇头,脸上毫无波动,没有出手的想法。

  救赎自己尚且力有不殆,又如何救赎他人?

  此地离青州边境尚且有一段距离,不属于任何一宗的庇护下,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随着金戈城的告破,被兽潮全面席卷,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而剩下的这一点时间,以凡人之力纵然翻山涉水,也到达不了安全的地方,死亡命运似乎已经不可更改。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刘玉继续看下去。

  世俗之中虽然灵气稀薄,但也有少数修仙者存在。

  有些修仙者选择挺身而出,顽强与妖兽激动,最终击杀了妖兽,拯救了许多凡人。

  也有一些修仙者冷眼旁观,面对妖兽来袭选择独善其身,只是一个人独自跑路。

  荒原上,有或大或小的白骨。

  白骨上,有密密麻麻的啃食痕迹。

  大腿骨、胸骨、脑骨......

  以刘玉对人体的了解,轻易辨认出一枚枚白骨,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男男女女、老人小孩,散落荒野的累累白骨,来自不同的人群。

  荒原、村庄各处,随处可见。

  一路行来,大多数村镇已经没有了人迹,变成了一座“死村”。

  少数还有凡人幸存的,也正被妖兽肆虐。

  自上而下望去,就像文明遭受蛮荒的入侵,许多文明的痕迹都被摧毁。

  初时,刘玉面无表情。

  但看过太多太多后,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生出,并且茁壮生长熊熊燃烧!

  “此时状态基本恢复,法力也恢复到了六成。”

  “正好,为青阳魔火收集一波燃料,使之早点晋升“灵火”层次。”

  “金戈城刚被破,一天半天内,兽潮应该不会这么快到来。”

  心中无数个念头闪过,刘玉找了一个借口,随后遁光一转向下落去。

  与此同时左手一番,青阳魔火浮现而出。

  村庄中,几只一阶的双头狼真正肆虐。

  高大的坚硬妖躯,普通刀剑无法攻破的防御,使得几只妖狼纵横睥睨。

  所处之处,一座座房屋倒塌,一名名凡人殒命爪下。

  但几只双头狼还没有“威风”多久,便被从天而降的青色火焰化为灰烬。

  幸存下来的凡人喜极而泣,不由跪倒在地对着天空膜拜,直呼感谢“仙师”出手,要设下长生牌位之类的。

  刘玉无动于衷,没有与凡人交流的意思,化为一道青色遁光向青州赶去,沿途时不时停下来击杀低阶妖兽。

  那些没有三阶妖修存在小型兽潮,最是受到他的偏爱,往往会重点照顾。

  为此,连赶路的速度都耽搁了不少。

  “吼~!”

  一只额头有着“王”字条纹的棕色妖虎,对着天空发出怒吼,似乎想展示自己的威势吓退对手。

  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此虎身躯紧绷,明显非常有些惶恐。

  天空那道人影,气息如山岳一般深厚,让它极为不安。

  一道青色火焰径直落下,纵然妖虎使出浑身解数,最终还是化为了灰烬。

  只留下一只家猫大小的刚出生幼虎,还呆呆愣愣没有反应过来,弱小无助又可爱。

  它不明白母亲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厄运?

  小老虎能有什么坏心思?

  它只不过是饿了,想要吃一顿饱饭而已!

  高空中,刘玉面无表情。

  心念一动,青阳魔火便扑在小兽身上,将之化为灰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他对人类修士都毫不留情,对于妖兽更不会存在什么怜悯,不管其外表如何。

  “快了,距离晋升三阶,已经只有一小段距离。”

  “原本这些年的偶尔培养,就让青阳魔火渐渐超出二阶层次,又吸收了一整头三阶妖修作为燃料,再加上这么多低阶妖兽。”

  “再认真收割一批燃料,也就差不多了。”

  这样想着,刘玉打消了立马返回青州的想法,反而沿着青州边境开始猎杀起来。

  所过之处,低阶妖兽尽皆化为魔火壮大的燃料。

  在离边境不远的地方猎杀,不但妖兽数量不少,收割燃料的效率极高,而且万一遇到厉害的三阶妖修,也能及时逃回青州保证安全。

  如此为之,就比较稳妥了。

  ……

  极高的猎杀效率下,边境的妖兽都稀疏了许多,转眼便是一日一夜过去。

  一日后,刘玉看着手中鸡蛋大小的青色火焰,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此时,青阳魔火已经彻底达到三阶,晋升灵火层次。

  原本纯粹无比的深青色火焰中,不断冒出丝丝缕缕的黑气,散发令人心悸的威能。

  青黑两色交织,看上去分外邪异,一看就便容易联想到不好的场景。

  表面这么一变化,无疑更符合了魔火的形象,“青阳魔火”名副其实。

  此时,才算是此火的完全形态,接下来只需不断补充燃料,就可以缓缓提升威能。

  不过越往后提升,需要的“燃料”也就越多,大规模杀戮不可避免。

  亦或者,猎杀高阶修士与妖修。

  “如何获得更多燃料,确实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只是一段时间过去,兽潮应该已经接近,眼下还是先返回青州为好。”

  “猎杀妖兽收割燃料,日后有的是机会。”

  “万一碰到那只三阶后期寒天鹰,可就大大不妙了。”

  刘玉闪过这个念头。

  丝毫不理会十几名凡人的感恩戴德,体内法力略微运转,化为一道青色遁光,朝青州东北最大的仙城赶去。

  新月仙城,青州东北方向最大的仙城,肩负防守青州东北方向屏障的重任。

  地位与望月仙城等同,与之并列为青州四大仙城之一。

  甚至在兽潮爆发的现在,作为抵御妖兽的前线,比之望月仙缘城还要重要。

  在兽潮爆发,还未曾失去联系前,刘玉便听说驻守此城的金丹修士达到了三人。

  而大师姐李不语,正是驻守的金丹长老之一。

  一路风驰电掣,在接近一定范围之内时,他便取出宗门令牌联系李不语,将金戈城被破的消息告知。

  同时,体内气血之力运转,脸色由正常转变为苍白。

  配合特意留下的几道伤口,还有衣袍上的血迹,看上去就像经历过一场惨烈斗法,侥幸突出重围的模样。

  两刻钟过去,城墙高约五十丈,左右绵延二十里的新月城出现在视线中。

  此城比之金戈城还要高大。

  不同于金戈城,新月城建立东北方向,初衷便是为了抵御妖兽。

  故而布置的阵法、铭刻的符文等,都是以防御妖兽为主。

  就对妖兽的防御能力而言,至少超越金戈城两筹以上,看上到真有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远远地,刘玉便望见一道身穿银色戎装、英姿飒爽的女修身影,静静立在仙城最高处。

  乍看之下,那盛世美颜,倒真如仙子落下凡尘,不食人间烟火。

  此女正是李不语!

  刘玉心念一动,直接飞了过去,远远拱手道:

  “咳咳...见过大师姐。”

  他重重咳了两声,面色苍白如纸,看上去元气大伤的模样。

  如果不想一个任务之后,就立马有一个任务到来,也就只有出此下策了。

  毕竟纵然金丹长老,也要服从长老会的决议,并且上面还有元婴老祖压着。

  “师弟,你怎么样?”

  “伤得重不重?!”

  见刘玉这副模样,李不语脸上露出几分关心之色,淡红薄唇开合,轻声问道。

  “咳咳...,不要紧。”

  “被三阶妖修追杀,受了一些伤势,不过不要紧,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刘玉发挥演技,再次重重咳嗽了两声,有气无力说道。

  “如此,那师弟赶紧说说金戈城的情况,然后返回宗门休养,千万注意金丹本源不能受损。”

  李不语眉头微皱,随后说道。

  因为性格原因,她很难说出温柔温暖安慰人的话语,眼下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

  见刘玉如此说,李不语心中也闪过不好的想法。

  难道才两年,金戈城就被妖兽攻破了,大兽潮真的如此恐怖吗?

  “金戈城...前晚就已经失守了。”

  “对方足足有八名妖修,还有无数低阶妖兽,坚守了两年,金戈城已经是人疲马倦。”

  “昨晚“五行轮转阵”被破......”

  刘玉语气沉重,言简意赅。

  快速将金戈城的消息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反杀三阶中期妖修的那一段。

  “所以兽潮随时可能到来,师姐要尽快通知其他几位金丹同门,早早做好准备。”

  “此次兽潮不简单,日后定会出现更多三阶妖修,师姐要加倍小心啊。”

  刘玉语重心长道。

  他和李家关系不错,倒真的不希望李不语出事。

  “嗯~”

  李不语轻轻点头。

  见此,刘玉也不再多说什么,在此女的带领下,向新月城传送殿飞去。

  “嗡嗡”

  一阵白色灵光闪过,刘玉身影消失不见。

  李不语面色转瞬变得凝重无比,不敢小看师弟“死里逃生”带回来的消息,立马去通知其它金丹修士。

  与此同时,金戈城。

  天上地下,放眼望去尽是一只只低阶妖兽,再也看不到任何站立的人影。

  只有城墙、地面等一处处处鲜红的血迹,还有随处可见的一道道法术残留,昭示着此城经历过的惨烈战斗。

  有修仙者曾为此——浴、血、奋、战!

  “嘎嘎”

  天空中,外表丑陋、羽毛凌乱食腐类的妖禽盘旋,瞳孔盯着下方一具尸体,却迟迟不敢落下去。

  只因一头气息更强的妖兽,正在享受“大餐“。

  它不敢冒然落下,知道莽撞的后果,那会导致自己也成为大餐。

  虽是如此,但食腐妖禽也不甘心就此离去,依旧在尸体上空盘旋,静静等待时机。

  说不定对方享用后,还能留下一点残羹冷炙?

  食腐妖禽非常幸运,或许下方那头妖兽不怎么饿,很快就吃饱离去。

  见对方走到安全范围,它急不可耐扑腾翅膀一冲而下,落在地面。

  警惕四方的同时,鸟喙快速落下,啄着白骨上“肉条”。

  从金戈城上空向下俯瞰,只见城内城外白骨累累。

  数千修士,还有数万凡人无一幸存,此地已经成为了妖兽的乐园。

  夜色下,一种凄凉的气息弥漫,笼罩这座失落之城。

  正如歌曰:

  冢上孤雁怆然,

  哀鸣戚戚盘桓,

  嘉木成枯干,

  风罢枝寒,

  古来几多憾.......

  ------题外话------

  感谢低头久了觉得抬头好难1500点币、宝月光王佛1500点币等道友的打赏支持!

  ps:最近写得有点不顺,所以加更先延迟延迟,但最晚不会延迟到下一个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