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航空二大队的实战训练_永不解封的档案
红果小说 > 永不解封的档案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航空二大队的实战训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九十二章 航空二大队的实战训练

  原本看到对面有国军士兵冲过来的葛生一郎大队长已经绝望了。

  它的队伍已经被打击得完全没有了半分战斗的勇气。

  但是当它看到对面冲过来的队伍竟然只是一支一百多人的连队的时候。

  刚刚绝望的心情,

  突然变得狂喜起来。

  它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

  从低谷一下子被拉上了高峰。

  葛生一郎兴奋得发出命令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杀及及!”

  它的指挥刀向冲过来的二连指着。

  整个葛生一郎大队的鬼子们现在都发现了:

  冲上来的这些国军士兵竟然只有一百多个。

  它们这里可是有五六百个鬼子呢!

  实力这样悬殊的情况下,

  这些国军还向前冲,

  这是找死吗?

  鬼子们非常清楚一点:

  只要跟前面的这支国军队伍混战在一起了,

  空中的那些飞机也就不会再有威胁的。

  这样的战术,

  在以往的时候,

  国军也是常常用。

  都是在火力不如人的时候,

  只好抵近战斗,

  让对方的优势火力完全无法发挥。

  这次虽然是国军的空中火力占优,

  但是他们的步兵数量太少,

  并且这些步兵的胆子太大,

  或者是他们太膨胀了,

  这么一点的兵力,

  竟然敢向一个鬼子大队冲锋!宋思咏连长大声喊道:

  “兄弟们!想想一连!

  他们能够做到的,

  我们也能够做到!

  冲啊!”

  “冲啊!”

  二连的这一百多人,

  如同飞蛾扑火一样,

  向着几百个鬼子冲过去。

  他们刚刚跟鬼子接触的时候,

  三连也走过了那道弯,

  三连长红文华见到前面的战场,

  大吃一惊!

  今天的一连、二连这是怎么了?

  他们个个都是猛张飞附身了吗?

  前面那么多的鬼子,

  他们竟然直接冲上去跟鬼子白刃战!

  吃惊归吃惊!

  三连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够退啊!

  团长就在后面不远呢,

  并且英雄也不能够只让一连、二连做,

  三连也有一颗要当英雄的心。

  三连长大声命令道:

  “兄弟们!

  冲上去!

  杀鬼子啊!”

  “杀鬼子!”

  “杀鬼子!”

  三连的这些士兵们,

  被前面二连的气势给鼓舞了,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开始冲锋。

  二连长宋咏思在队伍前面大声喊着:

  “结阵!结阵!互相掩护着!

  把鬼子拖着!

  三连的兄弟们都上来了,

  全团的兄弟们还远吗?”

  “不远!”

  “不远!”

  “团长就在后面!

  他们马上就会上来了!”

  “杀死这些鬼子!”

  “杀!”

  被葛生一郎大队包围起来的二连官兵们,

  不但没有害怕,

  他们反而更加兴奋,

  在听到三连冲锋时候的呐喊声时,

  士气更加高涨!

  竟然把包围它们的鬼子杀退了一大圈。

  红文华率领三连冲进鬼子队伍里面,

  很快就冲到了二连队伍这里,

  他们像是在水里的两滴油,

  刚刚碰到一起,

  立刻就互相融合成了一个更大的,更有力量的油团,

  对鬼子进行着更有力的拼杀。

  在他们身后,

  四连、一连都跟上来了,

  李天浩团长看到前面的战场,

  再一次吃惊了:

  自己这个团今天是怎么的了?

  一个个的战士都这么猛的了?

  在他们面前:

  五十个鬼子,

  一连敢上!

  一百个鬼子,

  一连还是冲上去!

  三百个鬼子,

  一连还是冲上去了!一连刚刚已经伤亡过半,

  这才退居二线呢。

  二连在前面做先锋,

  对面的鬼子足足六百往上,

  二连竟然眼都不眨地向前冲,

  简直就把这几百个鬼子当猪一样的啊!

  不过这样的队伍,

  老子喜欢!

  李天浩大声命令:

  “向后传令!

  全团冲击!

  杀!”

  他挥舞着刚刚才缴获的指挥刀,

  向着鬼子猛冲。

  他现在的心情澎湃,

  李天浩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以前当排长、连长的时候,

  总是有这种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的冲动,

  自从当了团长后,

  像现在这样亲自冲锋的时候就很少了。

  今天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

  见到手下的士兵们,

  面对鬼子的时候,

  不管它们有多少鬼子,

  只看到它们是鬼子,

  士兵都在向前冲!有这样的士兵,

  自己这个当团长的怎么能够落后呢?

  实际上就算是李天浩团长冲进战场的时候,

  国军跟鬼子的数量对比,也没有占到上风。

  但是国军这边士气如虹,

  还在节节高涨,

  特别是这些士兵们在听到李天浩团长的怒吼:

  “兄弟们!

  杀!”

  这些士兵们全都应和起来:

  “杀!”

  几百人同时喊出来的:

  “杀!”

  惊天动地!让本来就没有士气的葛生一郎大队,

  刚刚因为数量多才聚集起来的一星半点人气,

  一下子就低落下去,

  刚刚它们的士气是冰点,

  现在它们的士兵就已经低到了原点。

  这些鬼子们现在就算是想要逃跑都不能够了,

  国军士兵们就在它们身边,

  紧紧地追杀着。

  李天浩团长冲锋时候发布的命令,

  已经传达到了后面的几个连长手上,

  他们快速冲刺着,

  一个连队加入战斗,

  又一个连队加入战斗,

  这个时候,

  一团的兵力已经超过了鬼子的数量。

  加上一团的士气,

  完全碾压着鬼子。

  葛生一郎大队的鬼子在迅速地减少,

  大队长葛生一郎见到这种情况,

  气在急里,

  急在眼里,

  它四处打量,

  想要找到一个转进的机会。

  只是现在的战场上乱成一锅粥,

  到处都是刺刀的白光闪闪,

  并且到处都是国军士兵,

  现在一团的全部兵力都在这里来了,

  葛生一郎大队长只能够绝望地叹息一声,

  挥舞着指挥刀,

  向着李天浩冲过去。

  它已经看出来了:

  这个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把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指挥刀。

  葛生一郎相信:

  这个人能够用上缴获的佐官刀,

  一定是这支队伍的长官。

  现在它就算是死,

  也要把这个国军的长官带着一起去死!

  葛生一郎绝望地呐喊着,

  向着李天浩冲过去。

  李天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卫兵也跟在左右,

  在跟鬼子拼刺刀呢。

  听到不远处一个鬼子呐喊着往这边冲过来,

  再看看它手里挥舞着的那柄刀。

  卫兵们的眼睛都亮了:佐官刀!

  跟团长手里的那柄刀一模一样。

  这还用说:

  一定是鬼子的大队长了。

  这里的鬼子无论如何也不止一个中队,

  能够指挥这支队伍的肯定是大队长。

  至少五个卫兵同时向葛生一郎大队长冲过去。

  见到这种情况的葛生一郎大队长一下子迟疑起来。

  冲锋的脚步都停在原地不动了,

  鬼子不过来,

  五个卫兵就过去呐,

  他们可是一心想要把那柄指挥刀抢过来。

  李天浩也冲过来,

  六对一!

  葛生一郎大队长突然指着李天浩,

  用国语说道:

  “我要跟你决斗!”

  李天浩不以为然的命令:

  “一起上!杀了它!”

  五把枪,一柄指挥刀,

  同时向葛生一郎大队长刺过去,砍过去,捅过去!

  尽管它左支右绌,全力招架,

  还是把所有的伤害全承受下来,

  葛生一郎大队长用尽最后的力量喊道:

  “你们不讲武德!”

  李天浩一刀砍下它的脑袋,

  这才轻蔑地说道:

  “一个侵略者,

  在处于下风的时候,

  突然想起公平决斗来了?

  早做什么去了?”

  他的卫兵把指挥刀捡起来,

  双手递给他:

  “团长!二把刀了。”

  李天浩团长笑骂道:

  “你这是说我技艺不精?

  刚刚这一刀就把它的脑袋给砍下来了,

  你们看,这切面光滑不?”

  送刀的卫兵笑着说道:

  “团长!你这要是能够凑上五把刀,

  把鬼子这个联队的四个大队长,一个联队长的指挥刀都收集上来,

  那得是多么牛的事情啊!

  怕是全军都没有这样的猛将了。”

  李天浩哈哈大笑:

  “你小子会说话,

  不过你说的倒是真的,

  这刀还是少了一点,

  老子辛苦跑这么远,

  再怎么的要自己留一把刀,

  今天是军长直接下令我们出击的,

  要给军长一把刀,

  可是师长肯定也想要这种刀啊!”

  卫兵笑着说道:

  “团长!不要急,

  前面还有鬼子的话,

  我们去给你再弄一柄刀回来。”

  李天浩连连点头:

  “有你们这些兵,

  说什么我都信!”

  卫兵大声喊道:

  “兄弟们!团长还差一柄指挥刀,

  大家努力啊!”

  刚刚宋咏思率领着二连最先冲进葛生一郎大队里面,

  伤亡自然不少。

  尽管二连的士兵们也跟一连一样的请求:

  轻伤不下火线。

  但是他们减员得厉害,

  就算是李天浩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也不能够让二连再做全团先锋了,

  毕竟人数太少。

  现在轮到三连在最前面冲锋了。

  三连长红文华率领着队伍在最前面给全团开路,

  三连的这些官兵们,

  看到了一连长身上缠三条绷带刚刚还在跟鬼子拼刺刀,

  他们也看到了二连长受伤位置流出来的鲜血,

  染红了半截衣袖,

  但是二连长也没有回去。

  一连、二连很多缠着绷带的伤员都跟在队伍后面,

  他们继续在向着鬼子的炮兵阵地前进。

  前有车、后有辙!

  一连、二连都这么拼命,

  三连有什么理由不拼命呢?

  红文华带着的三连,

  嗷嗷叫着,一路向着前面冲锋。

  这一次他们沿途都没有遇到鬼子狙击了,

  直到他们冲到了五公里外的鬼子炮兵阵地。

  在这里有鬼子炮兵大队的残余,

  还有羽沢朔太郎步兵大队,

  这是一支赤田大树联队长特意派来增援炮兵大队的。

  炮兵大队长赤羽海人从它这里被攻击开始,

  一直就呆在指挥部里面,

  没有敢出去过。

  它这个炮兵大队有九百九十九个鬼子,装备了四一式山炮六门,

  这种炮是鬼子在一九零八年定型生产的,

  专门对用于对步兵作战进行支持,

  口径七十五毫米,炮管长一千三百五十毫米,

  高低射界负八度到正二十五度,

  方向射界左三点五度,右二点五度,

  全炮重一千斤,最大射程六公里。

  赤羽海人炮兵大队还装备了十八门三八式野炮,

  这种野炮口径七十五毫米,

  跟四一式山炮对比,

  它的炮管要长上不少,

  达到了二千三百毫米,

  重量也增加了近一半,

  达到了近两千斤。

  它可以跟四一式山炮共用炮弹,

  这样能够大大地减少后勤补给的难度,

  射程八公里。

  另外赤羽海人炮兵大队还有六门三十七毫米反坦克炮。

  鬼子整个步兵第十三师团,只有一个炮兵联队,

  下辖两个炮兵大队,

  其中一个炮兵大队就是赤羽海人炮兵大队。

  它的这个炮兵大队已经被特种旅的飞机赶出了阵地,

  在跟飞机争抢阵地的战斗中,

  赤羽海人炮兵大队伤亡惨重,

  近千个鬼子,死了至少五百个。

  就算是羽沢朔太郎步兵大队赶来增援,

  也于事无补。

  步兵们对高高在上的空中,

  也只能够望而却步。

  它们也是躲进丛林里面,

  无奈地望着天空,

  希冀空中那些盘旋的飞机离开。

  当三连长红文华率领队伍冲过来的时候,

  无论是鬼子的步兵,

  还是鬼子的炮兵们都兴奋了。

  它们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鬼子的炮兵阵地设置在一个小山包上,

  山包上面它们已经稍做平整,

  一团长远远看着那些炮口向着富金山的大炮,

  心情激动不已:

  他没有想到,

  竟然真的看到大炮了。

  已经打到了这里,

  还有什么说的?

  冲就完事了!

  接过了一团先锋大旗的三连,

  在红文华连长的率领下,

  一直勇往直前的冲锋,

  在冲到鬼子炮兵阵地前面的时候,

  遇到了狙击。

  羽沢太郎大队长带着步兵大队直到炮兵阵地,

  面对着特种旅的空军扫射,

  它们也完全没有办法的啊!除了陪着一起挨枪子,

  再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见到三连一头冲进来,

  羽沢朔太郎大队长立刻兴奋了,

  它大声命令:

  “射击!射击!”

  刚刚为了避开飞机的扫射和侦察,

  它们隐藏在树林中,

  这个时候,正是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

  隐藏在树林里面的鬼子并不只有它这么一支步兵大队。

  还有赤羽海人炮兵大队侥幸活下来的几百个鬼子。

  它们这些鬼子们,

  虽然无法在特意修建的防御工事里面呆着。

  但它们就算是在树林里面,

  也能够对冲向炮兵阵地的国军射击的。

  三连遇到鬼子猛烈的枪林弹雨打击,

  立刻开始还击。

  现在他们冲进了鬼子修建的工事、战壕里面,

  对着隐藏在树林里的鬼子射击。

  空中一直守护着这片阵地的几架飞机,

  已经发现了国军抵达战场,

  也发现了树林里面打出来的枪林弹雨。

  空中的这些飞行员们,

  这才发现:

  树林里面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鬼子,

  这怎么能够行啊!

  三架飞机立刻冲过去,

  对着子弹密集的树林方向一路扫射过去。

  鬼子隐藏在树林里面,

  飞机根本找不到鬼子的身影。

  四挺机关枪打出去的子弹,

  像是四柄火红的镰刀,

  一路收割着那些树木。

  一根根粗大的树枝,

  无数的树叶被连续不断的弹雨打下来。

  地面上的鬼子也遭到了猛烈的打击,

  它们对三连的火力压制一下子就弱了下来。

  三连、四连、五连迅速向着鬼子隐藏着的树林冲过去。

  跟在他们后面的一连、二连迅速向着炮兵阵地冲过去。

  赤羽海人炮兵大队长还呆在自己的指挥部里面,

  它这个指挥部修建得非常牢固,

  可以抵抗一百五十毫米口径重炮的打击,

  因此在刚刚的空中打击时,

  有不少的鬼子就隐藏在这里面的。

  它们在这里,

  可以躲避空中的打击,

  却无法不面对来自步兵的冲锋。

  一连、二连从富金山一路冲过来,

  从没有退缩过,

  眼看着鬼子的大炮就在眼前,

  结果从旁边一个指挥部里面还传出来枪声。

  这些鬼子还躲藏在这里?

  候天赐连长带头向着鬼子的指挥部冲过去,

  他大声喊道:

  “兄弟们!这里有鬼子!”

  连长都冲了,士兵怎么能够不跟上?

  一连冲了、二连也不能够落后。

  两个连的士兵们,

  冒着鬼子的枪林弹雨直接冲锋,

  这样的士兵,这样的士气,

  让赤羽海人大队长和它这个大队部里面的一百多个鬼子目瞪口呆。

  它们手上的武器虽然还在开火,

  心里却是害怕不已。

  这些鬼子们心胆俱裂,

  它们看着冲锋上来的国军士兵,

  再也没有坚守这里的想法,

  好多鬼子都扔掉武器,

  调头就向后面的丛林里面逃去。

  赤羽海人大队长见到大势已去,

  也想转身逃跑,

  只是它没有第一时间动作,

  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

  一连的官兵们冲进了指挥部,

  两枚手榴弹扔进来,

  赤羽海人大队长被手榴弹爆炸的余波震倒在地上,

  等到它再次爬起来的时候,

  已经有两柄明晃晃的刺刀对准它。

  这下子这再也没有挣扎,

  举手投降!

  看着它身上佩戴着的指挥刀,

  候天赐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命令士兵们把这个鬼子捆好,

  一定要捆得它动弹不得,

  就连它的嘴巴里面也要塞上一团破布,

  不能够让它死了。

  这可是鬼子的大官啊!

  候连长是从赤羽海人腰间的指挥刀上认出来的。

  一连、二连占领了鬼子的炮兵阵地,

  然后呢!

  两个连长都傻眼了,

  他们连里没有一个会开炮的,

  看着阵地上的这么多大炮,

  全是好东西啊,

  可是不会用。

  三连、四连、五连在飞机开道中,

  已经把羽沢朔太郎步兵大队往丛林深处赶走。

  双方的交战还在继续,

  李天浩团长也到了炮兵阵地上,

  他看着这些大炮,

  东摸摸、西摸摸,

  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团的通信兵已经骑着战马跑回去报信了,

  李天浩看着这些大炮,

  都是好东西,

  自己却不会用。

  不要说用,

  现在他连要怎么搬回去都没有办法。

  宋希濂在富金山指挥部里面,

  听到一团竟然真的占领了鬼子的炮兵阵地。

  请求下一步怎么办?

  怎么办?

  宋希濂急了:“守住炮兵阵地,

  等着我派人去把大炮搬走。”

  他派出去搬大炮的队伍就在一团后面,

  并且在一团后面,

  他也派了两个团去增援的。

  想了想还是不放心,

  宋希濂带着卫兵,

  骑上战马,他要亲自去前线。

  后续两个团赶到的时候,

  对羽沢朔太郎步兵大队的进攻变得更容易了些。

  羽沢朔太郎大队长现在已经没有了守住炮兵阵地的想法,

  它现在只想要活下来。

  国军今天的行动绝对是筹划很久的一次计划,

  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一个步兵大队可以抵挡得住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

  羽沢朔太郎大队长想要迂回退到出发处。

  有想法,有行动!

  只是这一回,

  它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容易,

  想要在丛林中走回去难了。

  羽沢朔太郎大队的鬼子们,

  在刚才的战斗中,

  已经减员了大半,

  剩下的鬼子不足五百个。

  它们这一路战斗,一路走,

  又累又渴,还热得不得了。

  几百个鬼子看到前面一条小溪,

  这些鬼子们兴奋地大叫着,

  不顾一切地冲过去,

  双手捧起清凉的溪水,

  先擦一把脸,

  再把水捧在掌心,

  喝上两口,

  深山小溪,有点甜!

  就连羽沢朔太郎大队长也跑到小溪边,

  让自己清凉一下!

  就在这时候,一架飞机突然从外面冲进来,

  四挺机关枪对着这些鬼子就是一顿猛扫,

  飞机来得太突然了,

  好像他就一直潜伏在这里,

  就在所有鬼子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才突然冲出来,

  “哒哒哒!”

  “轰隆隆!”

  机关枪扫射的声音,炮弹爆炸声,

  在山谷里面回响,

  传到远处,

  又返回来,

  久久不绝。

  小溪的水很快就变成了红色,

  倒在溪流里的鬼子不计其数。

  羽沢朔太郎大队长带着侥幸活下来的鬼子疯狂地向树林里面钻进去。

  它们都清楚:

  只要进了丛林就安全了。

  但是从林里面也有子弹打出来,

  这里竟然有国军士兵?

  原来羽沢朔太郎大队的鬼子们在山里迷了路,

  它们这一队五百个鬼子,

  兜兜转转的,竟然转到了国军八十八师防线右侧,

  八十八守护阵地的官兵们发现有一支鬼子队伍偷偷摸摸从侧面过来。

  竟然是想要穿插到自己后方去,

  他们立刻派出一个团,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狙击。

  刚刚飞机扫射这一伙鬼子的时候,

  这个团趁着鬼子忙乱,

  立刻进入了阵地。

  现在鬼子竟然向着他们刚刚布置下的阵地冲过来,

  这不是上门送菜吗?

  一顿猛烈的枪林弹雨扫射之后,

  八十八师这个团对着鬼子发起了冲锋,

  羽沢朔太郎大队长怎么也没有想到:

  自己从国军三十六师的狙击中包脱了,

  却被国军八十八师给伏击,

  这找谁说理去?

  八十八师打扫战场的时候,

  发现了这个大佐军衔的鬼子。

  赶紧把它的尸体带上,

  这一次他们一战击毙鬼子近五百个,

  还打死了一个鬼子大佐,

  肯定大功一件了。

  宋希濂一跑急驰,

  五公里的道路,

  说远!

  那就是不可跨越的天堑,

  前些日子,

  鬼子的大炮肆虐的时候,

  他不止一次地想要把这个炮兵阵地给炸了。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

  宋希濂清楚: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五公里的道路,

  说近!

  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今天宋希濂花了不到二十分钟,

  就冲进了鬼子的炮兵阵地。

  他看到了张天浩还在大炮边摸来摸去的,

  一脸痛惜的表情。

  不由得有些紧张:

  “张团长!有什么不对吗?”

  张天浩见到军长来了,

  满脸不可思议:

  “报告军长!这么好的大炮,

  我们不会用!

  可惜啊!”

  张团长可惜,

  是他的层次不够,

  找不到会用炮的兵。

  宋希濂不怕,

  他可是常凯申手下最能够打的战将了,

  从淞泸战场上开始,

  所有的大仗他的三十六师都在参加。

  自己抢来的大炮,找长官要些炮手没有什么大不了事情。

  他笑着说道:

  “张团长!你们今天打得好!

  我要给你们记功,

  至于全操炮的人手,

  不用愁,

  有大炮了,还愁没有人?”

  张天浩突然想起来,自己给军长准备的礼物呢。

  他赶紧拿出一柄佐官刀:

  “军长!这是今天从战场上缴获的,

  确实是好刀哇,

  砍鬼子的脑袋,一刀而过,

  不还磨蹭的。

  这柄指挥刀,应该是一个鬼子大队长的。”

  宋希濂看着他腰间也佩了一柄一样的指挥刀,

  笑着问道:

  “这样的刀,你缴获了多少?”

  “报告长官!一共缴获了三柄,

  有两柄是从鬼子步兵手上缴获的,

  有一柄就是在那个指挥部里面缴获的,

  并且还活捉了这柄刀的主人!”

  宋希濂大喜:

  “审问没有?”

  “没有!

  我怕它自杀了,所以保护了它。”

  宋希濂见到了张天浩的保护,

  不由得笑了起来:

  “保护得好!保护得实在太好了!”

  赤羽海人大队长被四马攒蹄一样绑着,

  嘴巴也被堵了一团破布,

  这种样子,

  它连动弹一下都不可能,

  更不要说想要自杀了。

  宋希濂看着已经来到炮兵阵地上的民工,

  还有专门前来运输大炮的辎重队伍也上来了。

  他命令:“张团长!你们一团,沿着商六公路向前进一千米,

  好好守住,不要让鬼子前进一步!

  这里什么时候搬完了,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够撤退。”

  “是!”

  就在赤羽海人大队长的指挥部里面,

  宋希濂压抑不住兴奋的心情,

  把鬼子的地图看了又看,

  赤羽海人的指挥部里面,

  还有一个沙盘,

  做的就是富金山周围的地形,

  可能是鬼子对其余地方也不太熟悉,

  这个沙盘也只对富金山国军阵地做得精细,

  其余地方做得就粗糙得很。

  看来鬼子的这支炮兵队伍对自己也是用了心的。

  想到这些天挨的炸,

  宋希濂心中的火气就大。

  他现在的心情无人分享,

  只能够在这里走来走去。

  他命令两个预备团,

  一个就在一团后面,准备着一团顶不住的时候顶上去。

  另一个团就在这里的炮兵阵地呆着,

  看着辎重队伍把大炮拉走。

  鬼子的四一式山炮一千斤重,

  用骡马拖着走还容易的。

  三十七毫米的反坦克炮也不重,

  拖着走也容易。

  辎重队的人先捡容易的拉,

  十八门野炮,

  这才是最好的炮,可是重量却有近两千斤,

  想要拉动它们困难一些。

  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能够动,

  只是需要的人手要多。

  至于鬼子在这里的那些炮弹,

  早就被搬走了。

  那些还在富金山上的国军士兵们,

  看着山下公路上如同蚂蚁搬家一样的兄弟们,

  一路路地从远处运了东西过来。

  一直送到富金山后面的叶家集,

  这下子可把整个大别山北面防线的国军给震撼了。

  纷纷打电话过来询问,

  宋军长亲自到最前线去了,

  今天是有队伍向鬼子发起了反攻,

  详细情况还不太清楚,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宋军长指挥三十六师,

  已经把鬼子的炮兵阵地占领了,

  现在正把大炮往回拖呢!

  这个消息传到白崇禧耳朵里,

  虽然配合作战的命令是他亲自下的,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竟然真的能够成功了。

  白崇禧非常想知道整个战斗的详情:

  包括三十六师是怎么打的,

  特种旅的空军有什么特点,

  鬼子是怎么溃退了的。

  可是他满腹的疑问,

  都无人可以解答。

  他急了,命令:

  “备车!我去叶家集看看!”

  这个时候,空中的特种旅飞机耀武扬威了一个上午,

  现在也终于在炮兵阵地上空,

  列队飞过,

  每一架飞机掠过的时候,

  都对着下面的国军士兵们扇动翅膀,

  既是告别也是致敬。

  今天虽然有飞机助战,

  但是没有国军士兵们的英勇作战,

  也不可能一次突进五公里,

  突破鬼子层层拦截,

  直接把鬼子的炮兵阵地占领了。

  对于真正抗战的英雄,

  特种旅的士兵们从来不吝惜自己的赞扬和崇敬。

  空中的飞机如同检阅一样的列队飞过,

  下面的国军士兵们全都欢呼起来,

  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飞机是哪里来的,

  但是他们清楚:

  这一定是抗战的队伍!

  不只是那些士兵,就连宋希濂也走出指挥部,

  对着远去的飞机挥手。

  他对身边的卫兵说道:

  “这样的英雄值得尊敬!”

  他当然清楚:

  这个上午的战斗,

  主要还是这些飞机的空中支持,

  才能够达到现在的战斗效果。

  尽管他也知道常凯申对这支队伍的态度,

  他还知道这支队伍曾经就是自己管辖的八十八正面一个连。

  可惜啊!

  当时的孙元良师长没有珍惜这支队伍,

  如果这支队伍当时在自己的第三十六师,

  自己一定不会放弃他们的。

  想到要是自己手下有这么强悍的一支队伍,

  宋希濂想着:现在自己怕是兵团司令了。

  收拾起纷乱的思绪,

  他也开始回程了,

  刚刚他一路狂奔过来,

  对途中的鬼子尸体并没有多加注意,

  现在骑着战马,一路缓行,

  这才注意到一路上鬼子尸体到处都是,

  成堆成叠的,

  正有队伍在打扫战场。

  宋希濂见到了一路上有过战斗痕迹的位置,

  心里默默推演,

  他的心里清楚了:

  鬼子这一回也是被自己的突然反攻给打蒙了,

  只在一团开始反攻的时候,

  组织的狙击阵地接二连三,

  层层狙击啊!这些狙击都被攻破之后,

  后半段鬼子根本就没有设置狙击阵地了。

  看来鬼子的后方兵力不足,

  在第一线战场上都能够看得出来。

  是不是今后也可以这么打一打?

  防守反击!

  想到这里,宋希濂的眼睛都亮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摇了摇头,

  这一路上,

  他也见到了打扫战场缴获下来的武器,

  鬼子的火力比自己的队伍强上太多,

  今天能够打成这样,

  还是因为人家特种旅空中支持的缘故,

  这只能够是一个特例,

  是不能够当做正常作战方式来参考的。

  这一路走回来,

  他的速度很慢,

  一路都在思考着今天作战得出来的经验。

  今天的收获当然是巨大的,

  不只是缴获了鬼子的那些大炮,

  更主要的是他看到了整个一团的士气,

  这样的士气,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了。

  不只是一团,

  就算是后面赶到的两个团,

  也是士气如虹啊!

  队伍就是这样的,

  只要打了胜仗,

  士气那是噌噌噌地往上涨啊!

  当他回到富金山下的时候,

  有通信兵通知:

  白长官在叶家集,

  请宋军长前去商讨军情。

  在叶家集,

  见面白崇禧就问:

  “今天这仗是怎么打的?”

  宋希濂原原本本地把自己见到的情况全部讲述出来。

  白崇禧听到今天三十六师一个团,竟然歼灭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一个炮兵大队。

  吃惊不已。

  刚刚八十八师的已经报过功了,

  他们打死了五百多个鬼子,

  其中有一个鬼子大佐。

  这么计算下来,

  今天竟然打掉了鬼子三个步兵大队,

  一个炮兵大队?

  见到白长官脸上疑惑的神情,

  宋希濂清楚他是怎么样的,

  不由得苦笑道:

  “长官!今天真没有多报,

  若是按往常惯例报告,

  今天我们的战报就太吓人了,

  我都不敢写。

  至少也得写上今日一战歼敌数万啊!”

  白崇禧笑了:

  “你这正面是鬼子第十三师团,

  它这个师团一共有二万四千个鬼子,

  你这一个上午报告死敌数万,

  是要说鬼子第十三师团,

  在这一个上午就你们全歼了?”

  “所以今天我们只能够据实报告了,

  歼灭鬼子近四千,

  这是可以一具一具尸体数出来的。”

  “说说今天特种旅的那些飞机,

  他们有什么特点?”

  这个问题,宋希濂在回来的路上,

  已经详细回想过,

  已经总结出来了。

  他严肃的说道:

  “他们最先到来的战斗机跟鬼子的飞机一模一样,

  这些飞机的特点跟鬼子的一样,

  但是战斗机把鬼子的飞机打掉之后,

  对了!原本我们可以抓到几个鬼子飞行员的,

  被他们的战斗机在空中把飞机打死了。”

  白崇禧摇摇手:

  “这个不谈,这种小节不管他。”

  宋希濂奇怪了:

  “有什么隐情吗?”

  “也不算是隐情,

  据说特种旅手下从不留鬼子俘虏,

  所以有他们参加的战斗,

  就不要想捉俘虏了。

  继续说后面的事。”白崇禧解释了一句。

  宋希濂一愣,想要继续问些什么,

  见到长官对事儿不关心,

  只能够接着刚才的话题:

  “他们在打掉鬼子战斗机后,

  又来了一批飞机,

  比战斗机大,

  飞得特别慢,

  火力特别猛。

  一架飞机上就装了四挺机关枪一门炮。

  这样的飞机我看专门就是对付步兵的,

  一架飞机扫射一路,

  进攻富金山的一个鬼子步兵中队,

  就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它们撤退的途中,

  特种旅一直就没有放弃过对它们的追杀。

  这些飞机从参加战斗,

  一直到我们的步兵占领鬼子的炮兵阵地,

  足足有两个多小时,

  他们一直在战斗,

  一直在天上对着地面上的鬼子扫射,

  进攻,一直就没有停下来过。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现在鬼子还没有组织起来反攻队伍。”

  听到这里白崇禧确认道:

  “他们打空战和打步兵的飞机不一样?”

  “是的,

  太不一样了,

  这一点我的印象深刻,

  对了,今天冲在最前面的一连、二连,

  已经有伤员到了叶家集,

  有些情况也可以问他们。

  这两个连可不一般,

  他们趁着鬼子一个大队被打残了,

  剩下四五百个鬼子的时候,

  一个连一百多个人就敢冲上去跟鬼子拼剌刀,

  一连是这样,

  一连打残了,

  二连做先锋,

  二连也是这样,

  今天要没有这些勇敢的士兵,

  我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地就把大炮抢到手。

  对了!

  白长官!

  大炮我七十一军现在有了三十门,

  是不是给我们派一些炮手来?”

  白崇禧笑了:

  “一定会有的,

  这么多炮,

  要不要设置一个独立炮兵团?”

  宋希濂笑了:

  “白长官!我老实,

  你别算计我,

  炮兵团就行,不要独立,

  是我七十一军三十六师下属炮兵团。”

  白崇禧无奈地笑了:

  “你看看,这就急了,

  我也是这么一个意思,

  不过有时候吧!

  兄弟部队要使用的时候,

  也可以借用一下吧!”

  宋希濂看着白崇禧说道:

  “白长官!从对鬼子正式开战以来,

  我三十六师没有错过一场大仗,

  这么多的大仗,

  我师但凡有一个炮兵连,

  也不会在这一年时间里面补充进来超过六万新兵。

  我这全师官兵,

  早就全部换过几轮了。

  这一回好不容易抢了几门炮回来,

  就留给我们,

  给三十六师的兄弟们留条活路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