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实用主义思想_国公凶猛
红果小说 > 国公凶猛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实用主义思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百二十二章 实用主义思想

  现如今的情况却是乾文帝的实力并不如吉州军,或是说没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打败吉州军。就像是乾英帝一般,没有足够的信心之下就只能退让了。

  实力不够这可是短板所在,而唐傲真的不遵守圣意的话,乾文帝除了斥责对方不守孝道,不守臣子之道外,怕是也不会有什么其它的办法了。

  唐傲若真的不要了脸面,无视天下人对他的看法,这张父子牌就没有了意义,严福此来自然不会有什么收获。

  可是现在,唐傲竟然愿意去谈,那一切就好说多了。这至少让人看到了希望,严福这便在欣喜之余说道:“陛下知道吉王殿下的付出,自然也就不会寒了殿下的心。陛下说了,只要吉王殿下让出了大梁城,便立吉王为太子,以后等陛下百年后,这个江山也要交到殿下手中的,到时候殿下就是名正言顺的天下之主了。”

  说着这些话,严福还一幅恭喜唐傲般的模样,似乎这是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一般,让人不得不去心动。

  没错,太子之位的确是让很多人垂涎不已,历史之中,为了争夺这个太子之位,皇子间的争斗往往是血腥与赤·裸的。更是不知道多少的皇家血脉因此而早亡。

  只是这一切放在唐傲的眼中,却并不足以打动他,至少不足以让他去激动。

  以现在唐傲的实力,便是自立为帝也并不是做不到,那为何还要去当一个太子,去看父皇的意思呢?

  且以唐青山的秉性,对权力的渴望欲,谁又敢说太子之位一定会十分的牢靠?弄一个不好,夺了你的兵权之后反过来收拾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些,唐傲就摇了摇头,“不够,一个太子之位是远远不够的。还是再说一说其它的条件吧。”

  对于唐傲的反应,一切都在严福的意料之中。眼前的这个人可不是普通的皇子,而是手握着足足十州之地,拥有数十万的天下最强藩王之一。仅仅一个太子之位打动不了人家也是合理之中的事情。

  想及此处,严福又一次开口说道:“陛下说了,殿下为得到大梁城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所以他愿意给殿下以补偿,比如说陕州之地陛下就愿意送给吉王殿下。当然了,陕州可以归复吉王殿下,但冀州还有豫州吉王殿下要献给陛下才是。殿下也知道,鄂州已经为陛下所用,只有打通了豫州之地,三州才能相联到一块,才能发挥出他们最大的作用。”

  说到后面的时候,严福的声音是越来越小。也不怪他如此,实在是他说起这些话的时候都有些脸色难看。用一州换两州,这哪里是给什么好处,分明就是在要好处嘛,底气怎么能足,没有了信心自然势弱。

  眼看着严福说话的声音是越来越小,唐傲呵呵的冷笑着,“怎么不说了,继续的说下去呀?”

  被唐傲这一呛声,严福的脸色更红。但是转过头来一想,他代表的可是乾文帝,是唐傲的父皇。所谓儿子的就是父亲的,看中你的大梁城来要就是,便是什么都不给,你还能说些什么吗?

  难不成你还敢冒着天下之大韪反对不成?

  又或是真的出兵与父皇的军队大战一场吗?

  若是那样的话,唐傲就成为天下间最为不孝之人,当真是人人得尔诛之。这样一来,纵然就算是得了天下,也要被当世人,后世人所病诟,那样的江山也注定不会长久的。

  纵观历史,还没有哪个儿子敢公开的和父亲的军队大打一场的,最多就是在父亲实力很弱的时候来一场清君侧便是了不得了。

  可是现在的乾文帝也是有着一定实力的,纵然就算是吉州军再强,也不可能一战而定。而只要不能一战之下解决了战斗,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唐傲受苦,受天下人指责的时候。

  怎么说现在的乾文帝也拥有着藏、青、鄂、陕四州,更是被不少人视为正统的存在,这就是他的底气。

  心中有了底气,严福又一次开口道:“陛下还说了,希望吉王殿下以大局为重,毕竟现在异族入侵大乾,已经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力,还请看在为了民族,为了国家的份上,吉王殿下三思呀。”

  竟然和自己说大局,差一点就让唐傲笑出了声来。

  异族会入侵大乾,最主要的责任难道不是因为乾文帝的不作为所致吗?

  倘若乾文帝真的能够团结所有的藩王,以大局为重,而不是想着削弱这些藩王的势力,又怎么可能会自损实力,给予异族入侵的机会?

  还有,唐傲所记不错的话,第一个与异族联手,向异族低头的就是乾文帝好吧。正是因为他默许了南越的入侵,才有了异族进入大乾的第一步。倘若当时他能够举手中所有兵力不向南越妥协,而是坚决的向着与南越沆瀣一气的滇州总兵李玄通开战,到时候不管胜还是败,唐傲还都会高看其一眼。

  但就是这样的人,为了一已之私利,为了能够重新的夺回大梁城,重当皇帝,就宁可损失大乾利益之人,现在竟然和自己谈起了大局,你说可笑不可笑。

  需知,若非是唐傲提前一步的把高丽、北狄灭掉,还重创了西蛮的话,那现在的大乾就不仅仅只是南面有异族,怕是北面和西面都有异族入侵了吧。那个时候,才是大局不可挽回的时候。

  这就等于是一个人已经抽了半辈子烟,现在反过来教育你不能抽烟。那自己都无法以身作则,不感觉到说话的底气都不硬气吗?

  也就是因为这些话,唐傲对唐青山这个便宜父亲可谓是彻底的失去了信心,再不抱有什么希望和幻想了。

  唐傲一幅意兴阑珊般的模样,只是座在那里吃着小菜,不时还喝抿上一口酒,对于严福是爱搭不理的模样。这可是急坏了后者,这一次他可是得到了严令,必须要拿下大梁城的,不然的话,就算是乾文帝如何的信任于他,没有完成任务,那以后的位置怕也是会不保了。

  更重要的是,跟了唐青山一辈子,严福受不了被冷落的那种滋味,这便又一次的开口说着,“当然,这都是陛下的意思,如果吉王殿下有什么想法和要求的话,不防一并的提出来,老奴也好去禀告陛下知晓。”

  张嘴老奴,闭嘴老奴的,连咱家这个自称都不敢说出来,足以证明严福还是很尊重唐傲,很清楚自己的地位的。

  当然,这和他现在要求于人也有着很大的关系。而在说完这些之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般的说道:“对了,听说雪主子已经到了吉城?”

  “嗯,母亲大人的确就在吉王府。”唐傲点了点头,这是事实,没有必要隐瞒。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种感觉,怕是严福不会随便的提及此事,定然有他的目的所在。

  果然,听到唐傲肯定的回答之后,严福便先左右看了看,尽管明知道这里是没有旁人的,但依然还是很小心的说着,“老奴这里有一个消息,一个有关雪主子仇人的消息。”

  说到这里,严福当下是闭口不语,反倒自顾的拿起面前的酒杯喝了起来。

  雪主子就是傲雪,他的仇人岂不就是那还仅剩的五位宗师之一吗?

  想到自己向母亲保证过,一定会找到这五位仇人。只是可惜不管是龙牙还是暗香都派出不少的人手去打听,但都没有任何的消息,毕竟连傲雪都找不到人的,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可是现在,严福竟然露了口风,这便不得不让唐傲去惊讶了。

  严福只是提了一嘴便不言语了,显然这是要把此事当成谈判的筹码之一。

  说起来,这和要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但唐傲吃的还就是这一套,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现在就占领大梁城。

  大梁城是百年帝都不假,给人造成的感觉谁占据了这里谁就拥有了正统更不假?

  但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占据这里除了成为众矢之的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呢?

  就像是之前的乾仁帝、乾英帝一般,真占了这里可是落到了什么好处?

  唐傲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深知形势主义害死人的说法。所以他不会现在就成为众矢之的,这也是为何严福入了城之后,看到的依然是一片狼藉的大梁城,并没有一点要修复意思的主要原因。

  原本唐傲就准备让出这里,而乾文帝就是最好的接手人之一。

  之所以说乾文帝是最好的人选,唐傲就是想要利用他在这里阻拦着乾英帝实力的蔓延和威胁。

  之前平城一战也好,大梁城北的一战也罢,吉州军都胜了是不假,但要说因此就重创了乾英帝那还远远达不到。

  换句话说,现在的乾文帝真正实力并没有损失多少,他现在还占有着三州之地,拥兵数十万。相比之前,现在的兵力反而更加集中了。打一个形像的比方,以前那是一只伸出的手掌,现在这只手掌缩了回去,成为了一个拳头,一旦下一次出拳的话,落到哪里都会形成不小的破坏力。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