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保林·维利亚_银鸦之主
红果小说 > 银鸦之主 > 第五章 保林·维利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保林·维利亚

  看到这个人的瞬间,亚戈脑海中残留的,边边角角的记忆便浮现了出来。

  并不是眼前这人是个他并不熟悉的边缘人,而是因为这个人太过熟悉,因为叫外号叫太多,亚戈只记得对方的外号,而不记得对方的全名了。

  保林·维利亚,他的父亲和亚戈的父亲是熟识,因为这个关系,他和亚戈小时候经常凑在一起玩。

  不过他的父亲只是一个爵士,连男爵的地位都没有,并且因为是无法继承的爵士身份,现在的保林并没有贵族身份。

  在保林兄妹小的时候,他的母亲便因病去世了。

  而在前几年,狄璐德市很有名的一次暴乱事件中,保林的父亲被波及,被暴乱者杀死。

  之后保林就选择了进入教会,通过了蔷薇教会的考试,成为了一名牧师。

  融合了原主人的记忆,亚戈对于这位老熟人的印象非常深刻。

  至于为什么......

  看看艾尔莎扭过头之时,露出了那种仿佛见到了垃圾一般的眼神就明白了。

  没有多说什么,放下刀叉,亚戈站了起来,直接走向对方,将刚刚挂起的双排扣大衣拿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跟我来,单身汉。”

  说着,亚戈一甩大衣,右手穿过袖子,将大衣套上,直接从他身边转过。

  “下次见,艾尔莎。”

  对着没有任何表情的艾尔莎,保林满脸笑容地摘下帽子扬了扬,然后转身追向了已经走出门外的亚戈:

  “嘿!狄亚戈!等一下!”

  .......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吃完了早餐的艾尔莎站了起来,走上了楼梯。

  管家范克斯走到桌前,收拾餐具,看着走上楼梯的艾尔莎,以及抱着童话书,站在楼梯前等待艾尔莎的小贝蒂,脸上流露出担心的表情。

  最后,他发出了一声长叹。

  .......

  近乎同一时间,世界北部,巴萨托纳帝国的北部。

  兰苏王国,第二大领,苏西公爵领。

  一座被鲜花和藤蔓覆盖的美丽庭院之中,一个流露出天真笑容的少女,趴在雕刻着繁复而美丽纹路的桌子上,一边哼着调子,一边晃着双腿。

  她的眼前,桌面上,正摆着一本书。

  一本童话书。

  《鸢尾花中的小公主》

  在女仆的注视下,少女抱起童话书跳下椅子,一路小跑跑进了屋子。

  “莎伊小姐!你去哪?”

  看见她的行动,女仆赶忙跟了上去。

  但是,当她跟进门的时候,却发现视野之中并没有少女的身影,只有沙发上摆着那本童话书。

  然而女仆只是叹了一口气,仿佛习以为常了一般,就仿佛和少女捉迷藏一般,一边呼喊着少女的名字,一边轻手轻脚地向着沙发后、向着各种能够遮掩少女那娇小身材的位置探头看去:

  “莎伊小姐~我看到你了~”

  然而,就和以前的每一次捉迷藏一样,对方并没有回应。

  .......

  卡特西亚公国西部,一个领土面积极小,与歌洛拉郡相比也大不了多少的国家中。

  阿拉贝拉共和国。

  在这个有着许多国家旅行者和商人往来的繁荣城市之中,靠近中央地区的街道上,入目所见,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齿轮和金属构件构成的机械,伴随着蒸汽喷涌而工作着。

  一位穿着燕尾服,拄着拐棍、宛如绅士一般的年轻男人,打开了自己的怀表,看了一眼时间,然后面带微笑地走进了自己的店铺,将门口的“营业”牌子反转,将写着“休息”的那面展示给往来的人群。

  “嘿,古怪的克劳瑞多先生又在白天休息了,他才刚刚开店不到一个小时。”

  “他一直都那么古怪,和他的父亲一样。”

  “但是无可否认,他做的机械义眼是阿拉贝拉最棒的!”

  “是的,没错,亚休恩·克劳瑞多,一位伟大的义眼工匠,但是贵得很,只有那些富裕的老爷们才买得起,但是克劳瑞多先生很仁慈,每个月会免费给一位无法支付报酬的人制作义眼。”

  “哦~仁慈的克劳瑞多,古怪的克劳瑞多~伟大的克劳瑞多~”

  住在附近的人议论着,然后习以为常地转身离开。

  而在这间店铺之中,此时此刻,却已经空空荡荡,在工作间之内,被各种杂乱物件占满的桌子上,平整地摆放着一本童话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