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 关于荣光皇帝_银鸦之主
红果小说 > 银鸦之主 > 最后 关于荣光皇帝
字体:      护眼 关灯

最后 关于荣光皇帝

  关于荣光皇帝

  啊,弄了两天,还是写不出来。

  用卢修师的认知陷阱来侧写,感觉也不太对,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还是直接简单介绍一下履历好了。

  荣光皇帝并不是最早走上血脉巫师道路的人。

  但是他是第一个将记忆结构化,刻进血脉里,实现“传承记忆”这个操作的。

  在荣光世界初期,在精灵和焰生种还没有完成统治的时候,还有“巨龙”这种生物存在。

  而在之后,因为时间浪潮的影响,世界规则被击溃,荣光意志受到重创而陷入沉睡,巨龙集体逃离了荣光世界。

  依靠着强大的生命本质,它们能够强行脱离荣光,但是,其他生物做不到。

  一开始,从焰生种那里了解到巨龙相关消息的时候,荣光皇帝试图研究这种“顶级生物”的血脉,只不过找不到样本。

  所以,他就开始研究通过各种强大的魔物血脉来合成一种“究极”的生命。

  不过,这个过程,在他了解到“神灵之血”之后,就放弃了。

  神灵比巨龙更加强大。

  不过,因为早期关于巨龙的研究,他的力量形态也是以巨龙的轮廓的。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一下北公爵“黑烬公爵”了,这位走的道路就是起源自荣光皇帝,不过荣光皇帝走的是通过各种生物的优点,试图制造一个完美的究极血脉,而黑烬公爵则是以吞噬一切,压缩力量,使自己的力量升格,直至传说中的巨龙)

  之后,荣光皇帝发现了人类的队伍中,出现了另一个巫师。

  这个巫师,也就是“荆棘女王”。

  她的道路来源,和精灵有关。

  那个时候,荣光皇帝还没有成为人类的统治者。

  这位荆棘女王,是当时最接近统治者地位的人类领袖。

  而这位荣光皇帝很大胆地利用了对手,通过敌对的方式,偷偷地推动她与精灵接触。

  而实际上,因为从焰生种那里了解了焰生种与神灵共存的情报后,他已经开始谋算神灵。

  而他的目标,正是精灵族的神灵——生命规则本身。

  只不过,后来嘛,精灵族,星光精灵之中,有人早就开始警惕起这位在当时还没有崭露头角的“普通人类”。

  嘛,这个你们也能看出来,就是“法斯特”,那位水银伯爵的族系成员。

  荣光皇帝很大胆地试图利用荆棘女王,谋算精灵的神灵。

  但是星光精灵早有所准备。

  不过......星光精灵本身在精灵族的地位比较尴尬。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行动力有限。

  最后的结果是,荆棘女王与精灵族成功接触、合谋。

  而荣光皇帝的计划出现了误差。

  他的一步操作,通过火焰神灵的残渣,试图毁灭精灵的操作,被星光精灵破坏了。

  但,精灵族那边也出了差错。

  原因就是荆棘女王——蔷薇公爵的前身,与生命规则有过接触的荆棘女王,叛变了。

  因为精灵试图操纵生命树,也就是那生命规则的神灵,在荆棘女王与蔷薇公爵接触时,她肉体的一部分被活化,成为了一个独立个体——

  怎么说呢,就像是“种子”?

  尽管这颗种子当时没有异动,但是荆棘女王本身受到了影响。

  而对于精灵,虽然她有合作意象,但更多的是贪婪的谋夺。

  心怀鬼胎的情况下,遭遇了状况,她就认为是精灵那边搞了鬼。

  然后......

  在“种子”的影响下,她不自觉地以帮助那棵生命树为目标行动。

  本来统治了世界的精灵,并不担心她。

  但是因为荣光皇帝把火焰神灵和一众其他神灵都弄出了事情。

  全世界各地的亚种精灵,都在这个前后,因为神灵的影响出现了状况。

  而荣光皇帝趁此时机,玩了把大的。

  在精灵各种蛮乱的时候,趁机杀死了一些小的规则碎片活化成的神灵,夺取、封印神灵的力量作为对抗精灵的手段。

  这些在之前的正文里也有说了,我就不细述了。

  之后,包括荆棘女王,他的敌人,都被他消灭了。

  但也就是在消灭荆棘女王的时候,他发现了生命规则,也就是所谓生命树和其他神灵之间的联系。

  在这个时候,他改变了主意,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设想,将所有神灵的力量都封印在自己身体里,以自己取代世界。

  真的那么做的话,结果是他被生命规则支配。

  他将神灵之血、神灵之骸铸成了帝国的高塔。

  其中穿插着真狄亚戈的穿越。

  这些高塔本身是武器,也是被他作为集中监视的手段。

  而其他,那些封印了神灵之血的巫师,也被一同监视了起来。

  他开始研究在剥离生命力量的情况下,获取规则力量的手段。

  再之后,就是他的几次试验失败,间接造成帝国开始崩塌了。

  而蓝血贵族的形成,也进一步催化这个帝国的腐朽进程。

  之后,就是帝国分裂,时间之类秩序规则进一步崩塌。

  这位荣光皇帝当然没有就这么放弃。

  卢修师是在很晚的时代才穿越过来的,但通过临时梦境塑造虚假时间与破碎的时间相连,卢修师一步步偷渡到荣光皇帝所在的时代,与荣光皇帝一边互相算计,一边合作。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

  下面是之前试着写的一些东西,但我并不满意、效果并不好的那个版本,没有写完,只能说姑且看看吧。

  ————

  一群又一群,在黑袍之下,带着鸟一般特征的类人生物,没有任何话语,没有任何交流,他们从船上跳下,再一次沉入了死寂无声的沉寂海洋中。

  浩瀚无边的海中,零星地散落着残碎的、以书页般的形态凝结的记忆。

  一只只半鸟半人的怪物,就这样游荡在海中,将所有能够看见的书页都记了下来。

  然而,有一张书页碎片,却被在海中来往的鸟人们无视了。

  那是一张萦绕着朦胧晦暗的书页。

  [原来如此,原本也就是个小部落里拼命逃出来的普通人吗?]

  [不过,这也不能算普通人吧,这个世界的人类和地球就是不一样的,竟然有独立的精神实体]

  [地球那边的生物并没有精神实体来着,精神本就是产生于肉体神经结构的活性化状态。]

  [所谓的‘精神’,就只是肉体结构的一种状态而已。]

  [也就是说,就像所谓的‘网络’一样?]

  [不过,原理也不怎么困难。]

  [通过在这个世界被称为灵体的‘物质’模拟‘精神’,模拟这种肉体结构的临时状态,就可以形成所谓的精神实体了。]

  [不过,这种所谓的‘精神’还真是可笑呢。]

  [稳定性不如肉体,能够很轻易地被改变结构。]

  [不得不说,研究地很详细,不愧是血脉巫师的始祖。]

  [能够反过来,把精神实体内储存的记忆转移到肉体中,形成所谓的血脉传承记忆。]

  [越强大的血脉,能够承载的信息就越多,也会越深刻。]

  [把世界刻进血脉里......]

  [还真是疯狂的想法。]

  [不过不得不说,消灭守秘人对于你们来说,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这群家伙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但是呢,时间断了,没了河道,可不代表我回不到过去呢。]

  [就算他再怎么说别的大巫师有多么多么厉害,也不可能会把一个能够把两个主导了世界的种族压得死死的人物忽视掉吧。]

  [真是的,不过还真是狡猾啊,把自己的记忆全部刻进血脉里流传,就算死了,记忆也不会沉到这里。]

  [可惜呢,伟大的陛下,被您杀掉的守秘人可是知道您做过什么事情的。]

  [不过,等一下哦,时间之血可以作为时间生命的锚点,作为灯塔指引方向。]

  [果然是个老油条,利用时间之血把与自己有关的时间都做了手脚吗?]

  [啧,偷渡都去不到吗?]

  [我看看啊,耗费了大半血脉巫师的势力,终于消灭了荆棘女王吗?]

  [哦哦,真隐蔽啊,除了守秘人,估计也不会有人想到荆棘女王与精灵联手是您一手促成的吧?]

  [真是狡猾呢,陛下,知道荆棘女王的目标是夺取精灵的力量,是谋夺精灵力量,谋夺生命道路,还进行了引导,甚至帮她分散精灵的注意力。]

  [不过,精灵们估计也没想到,人类的领袖从来就没有展露过真面目,一直都是用的傀儡吧?]

  [利用荆棘女王分散精灵的注意力,趁机消灭了精灵的神灵?打击了精灵的有生力量?怎么做到的呢?]

  [利用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去谋算更强大的敌人吗?]

  [还真是一场要命的赌博呢,无论是哪一边除了错漏,都会面临最糟糕的结局。]

  [但是,很可惜,亲爱的陛下,你就算封上了我逆溯时间建立临时梦境的路,也没用哦,路,是可以临时搭起来的呢。]

  [把记忆结构化拟合到血脉里,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还可以无限次重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您才会因为对认知力量的了解不足而被我算计成功呢。]

  [毕竟,你可是以认知种族为目标打造的呢。]

  [而我,很不巧,我对这个种族很了解呢。]

  [亲爱的陛下,怎么,又拿到了我的记忆碎片?]

  [很抱歉呢,要知道,关于陷阱的记忆,本身也是陷阱哦。]

  [结构性记忆,这种操作我很熟的啦,用文字信息作为偷渡的渡口什么的。]

  [不过,你也可以放心一些。]

  [我当然不会像是被您亲手杀掉的那些血脉巫师一样,意识到你建造神血之塔的目的,是通过神灵之血,把自己记忆结构化储存,就算死亡,也能够再度归来的事情之后,就准备大肆宣扬,导致您不得不亲自动手斩杀属下呢。]

  [我当然也不会对您的记忆做什么不必要的篡改,做不到还要去做无用功什么的,我是不会去做的。]

  [真可惜啊,我亲爱的陛下,我还真想让您亲口对我描述一下关于您亲手屠杀了自己麾下的血脉巫师,并以此作为理由,作为借口发起对荆棘女王的讨伐的攻势的计划。]

  [还有哦,陛下,您是怎么做到让他们在被您屠杀的时候将目标认定为荆棘女皇呢?您可是并没有掌握记忆相关的法术能力的呢。]

  [已经读到这里了吗?陛下?真是辛苦您了,替我打开了那么多时间的入口,真是感谢呢。]

  [不过,您为什么不消灭那些白袍呢?就算是巫师李代桃僵取代了信徒,掌控了教会,成为了真理的探究者,但敌人还是敌人啊。]

  Ps:那就到这里了,有兴趣看我新书的书友,新书见,没兴趣的,希望你们能找到喜欢的书。

  说起来各个序列的设定杂谈还没补完,不过算了,不想补了,虽然当时有关于来源的注视,但基本都是一个两个关键词连成一大片,根据一个个关键词梳理记忆好麻烦啊,而且是几十章。

  还有就是里面有一些银鸦夜鸦没用到的,我新书要用的设定,一个个筛出来又不完整,写出来的话,新书群鸦那里又有问题,所以就不写了....

  emmm看看吧,哪天闲下来有心情以简要的概括补一补就好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