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的星辰(七)_银鸦之主
红果小说 > 银鸦之主 > 无名的星辰(七)
字体:      护眼 关灯

无名的星辰(七)

  在阿盖瑟忒不明所以的目光之中,银发银眸的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似乎打算离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女孩拽住了他的衣领。

  而在她的怀中抱着的,那本无字无画的白书,在这一刻,映入了男人的视野。

  这一刻,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闪烁着星辉的眸子,望向了空无一物的虚空,仿佛能够看到什么一般。

  很快,他便皱起了眉头,仿佛遇到了什么困惑。

  随即,看了阿盖瑟忒一眼,然后直接走出了房屋,小女孩就这样跟着他一同离开了大厅。

  望着血幕消散的天空,他出声问道:

  “为什么想进入无知之海?”

  小女孩没有说话。

  “想找谁?”

  小女孩还是没有回答。

  她那油盐不进的样子,让银发银眸的男人不由得挠了挠头:

  “这样吧,今后叫我‘少爷’,我就答应你。”

  小女孩扭过头,一对没有波动,平淡无比的眼瞳,注视着他,以没有起伏的声线出声道:

  “少爷。”

  “.....就不能带一点感情?”

  那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声线,让思绪一团乱麻的男人也不由得笑了笑。

  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回应,依旧用没有感情的眼睛注视着他。

  而男人则是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然后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书:

  “既然你打算去无知之海,那我只能让你小心了。”

  他揉了揉手腕:

  “无知之海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一切记忆、认知都会沉入那片海里。”

  “不过,也没人会想到,竟然会有一位大巫师是守秘人这个组织的成员吧。”

  “只是,如果守秘人复苏过来,我可也会被视为敌人的。”

  他看着小女孩的面容,银色的眼眸映出她的本质:

  “你能作为居中调停的角色吗?”

  小女孩没有回答,依然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那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好了,你叫什么?”

  小女孩依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不过,随后,她出乎意料地回答了男人的问题:

  “没有。”

  “我没有名字。”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思索了片刻,他露出了笑容:

  “这样吧,你就叫贝蒂好了。”

  “小贝蒂。”

  小女孩的眼神依旧没有任何波动,只是问了一句:

  “为什么?”

  “是问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嘛?”

  男人低头思索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一种地中海帆船。”

  小女孩没有波动的眼眸似乎终于有了一些变化,冒出了一丝情绪——

  疑惑。

  但男人没有继续回答她的话,在她的头上摸了摸,随后,在银辉闪烁间,消失在了这崭新的法斯特宅邸之前,只留下刚得到“小贝蒂”这个称呼的小女孩。

  不过,她也并没有停留许久,而是转过身,抱着书再次走进了法斯特宅邸。

  又一次惊吓到了不知所措的阿盖瑟忒之后,小女孩在她警惕的注视下,默默地走上了楼,进入了书房。

  ps:关于小贝蒂来历就到这里结束了

  至于下落,关于主线之后,荣光世界会走向怎么个发展方向,我也并没有具体的设定。

  所以,只能就这么结束了。

  至于保林......

  还是直说吧。

  保林、亚尔夫等等,不少教会相关的人物,都是以“卢修师”的印象为核心,吸纳了同名者的记忆碎片形成的人物。

  准确地说,这个人物在我创作的时候,灵感来自与在了解关于“圣经蛀虫”这个神学派系相关时,偶然发现了一个主教——

  不知道消息来源是哪里,说一个叫做保林的主教“发明了钟”。

  但我查了不少消息来源,“钟”的发明者里,似乎并没有这个人。

  所以,在我的设定里,保林这个人,本身就是“钟”,就是卢修师关于“时钟”、“教会”这类印象的投射。

  以保林为代表的这类人物的消失,就是“时间到了”的一个象征。

  荣光皇帝的苏醒,卢修师的苏醒,狄亚戈的苏醒(死亡)等等。

  怎么说呢,你们可以把他当成卢修师给自己弄的一个闹钟之类的。

  基本上,银鸦就到这里结束了。

  准确地说,保林这类角色,本身就只有设定和相关的线索,本身并没有详细的剧情流程。

  但至于“卢修师”的形成过程的相关剧情,本来就没有设定或者废弃的细纲,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你们还有啥想知道的,能写的东西,能补充的东西,我都尽力补充一下。

  没有的话,这书也我也就到这里了,该申请完结了。

  感谢各位的支持和阅读。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