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至五十六章 时间腐朽,神通画卷(四合一 感谢“空空无色”白银盟)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五十三至五十六章 时间腐朽,神通画卷(四合一 感谢“空空无色”白银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三至五十六章 时间腐朽,神通画卷(四合一 感谢“空空无色”白银盟)

  “左边?”

  沈长青看向殿宇左边的通道。

  那里虽然有幽幽的光芒,但却没办法看清内里的具体景象。

  “一个傀儡,就能拥有不弱于一般天人的实力,这个地方的确非同一般。

  易阁主上次进入里面,除了碰到傀儡以外,有没有见到别的东西?”

  他指的是宝物。

  易宁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嘲一笑:“不怕沈阁主笑话,易某进去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那头傀儡撵着跑了。”

  不跑。

  那就死定了。

  说到这。

  他话锋一转。

  “不过这次不同了,有沈阁主在,谅那头傀儡也没有猖獗的机会。”

  “先去看看吧。”

  沈长青摇了摇头。

  说完。

  他率先向着左边通道走去,易宁紧跟而上。

  殿宇很大。

  周围壁画上的图案却极为的精致,犹如活灵活现一般。

  不过。

  沈长青对于这些东西,没有过多在意,只是单纯扫了一眼,就走进了通道里面。

  长长的通道,九曲十八弯。

  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两人谁都没有在说话,而是缓步向着前面走去。

  可能是一刻钟。

  也可能是半个时辰。

  自从进入殿宇以后,他们便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随后。

  两人停下了脚步。

  在他们通道的拐角尽头,有一个紧闭的殿门。

  “殿门里面就是我碰到的傀儡了,上次离开的匆忙,所以没能探索多少,沈阁主小心一二。”

  易宁面色凝重。

  虽然有沈长青在旁边,但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别看前面说话时,好像有些轻松写意。

  可实际上。

  易宁由始至终,都是保持在一个高度警惕的状态。

  不警惕的人。

  迟早都会陨落在上古遗址里面。

  闻言。

  沈长青目光落在那青铜殿门上,跟大殿的殿门相比,这个殿门无疑小上许多。

  神念落下。

  什么都没有感知出来。

  很明显。

  殿门乃是一些特殊的材质,能把神念隔绝掉。

  收回神念,他一掌印出,可怖的力量作用在殿门上面。

  嗡——

  沉重的殿门轻轻颤动,然后就在两人的注视下,缓缓打开。

  下一息。

  大量的天地灵气汹涌出来。

  同一时间。

  一个身影就是从里面冲了过来,可怕的劲风爆发,使得空间都是微微扭曲。

  “小心!”

  易宁面色一变。

  在他大喝出声的时候,沈长青已经率先一指轰击出去。

  两股力量相撞。

  那个身影瞬间倒飞了回去。

  一步踏出。

  沈长青直接进入到了偏殿里面。

  视野开阔。

  只见一个跟常人没有太大区别,身着道袍的傀儡,正无力的瘫倒在那里。

  想要挣扎起身,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那一指的力量,已经将其肉身破坏,陷入到了一个濒死的状态。

  “嘶!”

  看着倒在地上垂死的傀儡,跟着进入偏殿的易宁,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傀儡的强大。

  他是深有体会的。

  如此强大的傀儡,却险些被对方一指给灭掉。

  这等差距。

  简直是让人绝望。

  “看来这里应该是炼丹房了!”

  闻着那股淡淡的清香,再看向那壁柜上面存放有的玉瓶,还有位于偏殿中心的一个丹炉,沈长青马上认出了这是什么地方。

  在上古的时候。

  此处想来就是那位强者炼丹的地方。

  正中间的丹炉,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哪怕经过无数岁月,丹炉上面也没有半点尘埃,只是炉火早就已经熄灭。

  “好东西!”

  易宁看着壁柜上的玉瓶,眼中放光。

  上古强者炼制的丹药,那都是绝佳的宝物。

  如果能侥幸得到一些增长实力的,对于自身来说,就是妙用无穷了。

  想到这。

  他率先向着其中一个壁柜走去,拿起放在上面的玉瓶。

  打开瓶塞,微弱的清香飘散出来。

  再看向玉瓶里面,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丹药的存在,有的只是黑色的灰烬。

  瞬间。

  易宁又是拿起另外一个玉瓶,打开以后,也是一样的景象。

  一个。

  两个。

  不多时。

  他把偏殿内所有的玉瓶,都是尽数打开。

  毫无例外。

  内里根本没有丹药存放,有的只是黑色的灰烬。

  “看来这个上古遗址存在的时间太久了,以前这里存放的丹药,经过岁月的流逝,都是全部化为了灰烬。”

  易宁面色遗憾。

  可惜。

  真的可惜了。

  如此大的偏殿,如果丹药全部都保存完整的话,那就是巨大的宝藏。

  然而。

  全都没了。

  在时间的侵蚀下,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能永恒存在的。

  这里存放的丹药,在经过几千上万年的岁月,已经全然没了作用。

  “时间太久了,丹药失去作用也是正常,上古距今漫长的时间,能保存下来的东西应该不多了吧!”

  沈长青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丹药没了,那也就没了吧。

  对他来说。

  上古的丹药虽然珍贵,但也不是必不可少的。

  相比下。

  沈长青真正在意的,是别的东西。

  “偏殿离去浓郁,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大殿外面一点灵气都没有存在,四周的黑暗连神念都能吞噬,灵气自然也不可能逃脱的了。

  可在我们进入大殿以后,不该存在的灵气却存在了。

  如今,偏殿打开的时候,更有一股强大的灵气爆发出来。”

  说到这里。

  他停顿了一会,眼中有精光迸射。

  “我怀疑,这座大殿可能存在灵脉。”

  沈长青现在早就不是以前的小白了。

  武阁内的卷宗,他全部都给看了一个遍。

  对于灵脉。

  沈长青自信,现在的武阁里面没有几个人,能比自己更加的了解。

  外面没有灵气。

  大殿内却拥有灵气。

  那就说明。

  大殿里面有产生灵气的东西。

  而什么样的东西,能让灵气存在几千上万年而不枯竭,唯一的可能,就是灵脉了。

  如果是单一的灵石。

  在一个完全没有灵气的地方,时间一长,灵石内的灵气也会被消耗殆尽。

  闻言。

  易宁眼中也有精光:“沈阁主说的不错,这里可能真的存在灵脉!”

  灵脉!

  这个事情他怎么没有想到呢。

  全然是以前进入的上古遗址,其实都是跟外界相通的,只是存在的地方隐秘了些。

  能跟外界相通,自然就有天地灵气存在。

  久而久之。

  自己也就没有在意这个事情了。

  但这里却不同。

  诚如沈长青说的那样,此地跟外界完全隔绝,根本就没有灵气进入的可能。

  这种情况下。

  竟然还有天地灵气存在,那就能说明很多东西了。

  想到这里可能存在灵脉,易宁的呼吸就有些急促起来。

  灵石珍贵。

  灵脉更加珍贵。

  灵脉乃是孕育灵石的根源,武阁里面拥有的那一条小型灵脉,蕴养了武阁数百年不说,就算是镇魔司,乃至于整个国都,都是得到那些灵脉的福泽。

  正因这样。

  国都内的灵气,比别的地方要浓郁一些。

  一条小型灵脉尚且如此,灵脉的珍贵,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真能得到一条灵脉。

  那么对于武者的好处,简直是堪比至宝。

  深吸几口气。

  易宁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如果这里真有灵脉,我们一定要拿到灵脉之心。”

  搬运灵脉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灵脉再小,都不是等闲人力可以搬运,因为灵脉太大了。

  但是灵脉之心不同了。

  那是灵脉的根源。

  只要得到灵脉之心,就等同于得到了整条灵脉。

  将其放置于任何地方,在时间的推移下,都能衍生出一条新的灵脉出来。

  至于被挖取灵脉之心的灵脉,时间一久,也会渐渐走向毁灭。

  但是。

  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上古遗址留有一条灵脉,本身就是极为浪费。

  “灵脉之心肯定不能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灵脉应该是存在于大殿下面,但看殿宇铸造的材质,想要破开并不容易。

  而且一旦强行出手,很有可能损耗这个遗址。

  我们先行探索一下别的地方,等到最后,再想办法取出灵脉之心。”

  沈长青瞬间做出决定。

  灵脉之心要取。

  大殿内的其他东西,也一样要取走。

  偌大殿宇。

  里面要说没有相应的功法典籍,他是一点都不相信。

  剩下的。

  就是探索的问题了。

  易宁闻言,也都没有反对。

  随后。

  沈长青看着还在那里的傀儡,再是一道指罡,把对方完全毁灭以后,就跟易宁离开了炼丹房,前往下一个偏殿。

  诚如对方说的那样。

  这个上古遗址中,处处都是存在凶险。

  有的通道存在机关,发射出来的暗器,能让护体罡气形同虚设。

  有的偏殿里面,则是存在强大的傀儡。

  那些傀儡。

  弱的就是相当于刚刚跨入天人境界,强大的已经是相当于天人后五重。

  放在外面,已然是妥妥的大妖。

  如此凶险。

  让易宁是心惊肉跳。

  如果这一次不是跟沈长青进来的话,以他自身的实力,在大殿里面,根本活不过一天。

  这等程度的凶险,实在是太可怕了。

  所幸的是。

  在沈长青面前,大殿内的凶险,都是掀不起半点波澜。

  挥手间。

  已经是全部镇压了下去。

  在探索了几个空的偏殿以后,两人再次打开了一个新的殿门。

  殿门打开。

  亦有傀儡冲出。

  但沈长青早就已经轻车熟路。

  在有傀儡冲出的瞬间,就被他一手摁死了。

  天人傀儡。

  对于不朽金身境的强者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

  特别是沈长青现在,正式跨入不朽金身境后期,虽然还没有到圆满,但也差不多了。

  论及实力。

  同等境界中,他已算是差不多顶尖的了。

  镇压天人傀儡,简直是轻而易举。

  傀儡灭杀。

  两人直接走了进去。

  顿时。

  强大的锋锐气息扑面而来,使得易宁不得不用罡气抵挡。

  沈长青没有抵挡,那股锋锐气息落在他身上一寸位置,便是悄然消散开来。

  腰间悬挂的斩圣刀,微微颤动了一分。

  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这里想来就是存放神兵的地方了!”

  沈长青看着眼前的偏殿,那里放置有诸多的兵器。

  那股锋锐的气息,就是诸多神兵积攒在一起,所凝聚而成的气息。

  只是——

  神兵看似很多。

  但是肉眼可见的神兵中,很多都已经神光黯淡,在岁月的侵蚀中,不复往昔的威势。

  最终。

  他的视线落在了最正中的一件神兵上面。

  那是一杆长枪。

  跟其他神兵相比,这件神兵的神光也有几分黯淡,可却没有那股腐朽的气息。

  不止如此。

  沈长青更在枪身上,看到了一个残缺的烙印。

  那是——道印。

  一个残缺的道印。

  这就说明了,这件神兵乃是属于道兵层次,或者说,已经触及到了道兵的水准。

  另一边,易宁也是被长枪吸引住的目光。

  “沈阁主?”

  他没有立即去取神兵,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沈长青的身上。

  以其眼界,自然能看出神兵的不凡。

  可是。

  神兵这里只有一件。

  按照约定,进入上古遗址中的收回,对方乃是占大头的。

  所以。

  这样的神兵,易宁自己也没有先取的资格。

  明白对方的意思。

  沈长青摇头:“这是一件半步道兵,但我要来没用,我不善于枪法,况且神兵我自身所拥有的斩圣刀,也不比这杆长枪弱分毫。

  易阁主如果想要的话,那就拿去吧。”

  他有斩圣刀。

  而且斩圣刀还是一品道兵。

  眼前的长枪虽然也是不弱,但还没有真正跨入道兵的行列。

  还有一点就是。

  沈长青自己对于枪法没有什么兴趣。

  得到那件神兵,对自身来说,也没有大的作用。

  神兵虽好。

  但不是越多越好。

  与其得到多件道兵,倒不如专心培养一件道兵来得实在。

  “那就多谢沈阁主了!”

  易宁也没有推辞。

  他对于那杆长枪也是眼热的很,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开口要罢了。

  现在沈长青主动让出来,那就再好不过。

  来到长枪面前。

  就在易宁准备一手握住枪身的时候,长枪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股可怖的锋锐气息升起,使得他不得不向后退去。

  “弱者!”

  “不配!”

  低沉的声音,在枪身上传出。

  闻言。

  易宁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神兵会说话,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但是。

  自己被一件神兵给鄙视了,那更是伤及自尊。

  想他堂堂一位内务阁阁主,极境的强者,放在镇魔司中都算是侯阶镇守使的存在。

  如今。

  竟然被一件神兵给鄙视了。

  若是不将其镇压下去,还有何颜面可说。

  换做是他一个人在这里的话,被鄙视就被鄙视了,易宁未必会去强求什么。

  可问题是。

  眼下不是他一个人在这,还有一个沈长青在看着。

  所以——

  易宁一掌轰击出去,掌罡跟那股锋锐碰撞在一起。

  “区区死物,也敢跟易某叫嚣!”

  出手的同时,他口中发出厉喝。

  然而。

  在两股力量碰撞的时候,掌罡却是被锋锐撕裂。

  突兀变故,让易宁面色一变。

  想也不想。

  就是把护体罡气撑起,强行把那股剩余的力量拦截下来。

  轰!!

  强大的波动扩散。

  易宁浑身气血翻涌。

  他看着长枪的眼神,有愤怒,也有震惊。

  难以想象。

  以自己的实力,刚刚的那一下交锋,竟然处于下风。

  对手要是顶尖强者的话,那就算了。

  可偏偏。

  在一件死物兵器面前落入了下风。

  这样的结果,让易宁有些难以接受。

  同时。

  他内心深处的那股好胜心,也是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力量爆发。

  可怕的波动在偏殿内肆虐。

  原本安静杵在地上不动的长枪,这个时候也是凌空而起,锋锐的气息让人闻之色变。

  “易宁看来要输了!”

  沈长青看一会,便是暗自摇头。

  易宁的实力虽然是不错,可惜还是差了一些。

  半步道兵。

  发挥出来的实力,完全不弱于大妖层面的强者。

  不过。

  他也看得出来。

  在偏殿里面尘封无数岁月,哪怕是有灵气补充,长枪的力量也是损耗严重。

  眼下真正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已经十不存一了。

  换做全盛时期的话。

  方才那一下交手。

  易宁就算不被斩杀,也得被重创。

  这就是强大神兵的可怕,其本身就是相当于一位可怖的存在。

  就好比自身的斩圣刀。

  别看斩圣刀不显山不露水,但沈长青清楚的很,就算是妖圣当面,斩圣刀凭借自身的力量,都能与之抗衡。

  此时。

  易宁已经是被长枪逼迫的连连后退。

  身上衣衫破碎不少,强悍的肉身也是鲜血直流。

  溢散出来的余波,在触及到兵器架上的其他神兵时,那些失去了神光的神兵,纷纷化为齑粉。

  眼看对方要彻底落败。

  沈长青拍了下腰间长刀,淡淡说了一句:“把那杆枪镇压下去。”

  话落。

  斩圣刀徒然出鞘。

  无双的刀光驱散偏殿内所有的黑暗。

  瞬息间。

  长刀就已经斩在了长枪的枪身上面。

  可怖的力量镇压落下,枪身剧烈颤抖,竟然承受不了这股压力,向着一旁横飞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帮手。

  让易宁有所始料不及。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原先压着自己打的长枪,正在被一柄长刀压着打。

  “沈阁主——”

  易宁认得出来,那柄刀是沈长青腰间的佩刀。

  然而。

  这样的结果,更是让他深受打击。

  什么意思?

  自己打不过那杆枪,结果那杆枪却被对方的佩刀压着打。

  这岂不是说明了。

  自己不但打不过这位大秦镇守使,就算是对方随身的神兵,都能随时镇压自己。

  想通其中关节,易宁心如死灰。

  没有什么。

  比这样的事实,要来得更打击人的了。

  沈长青轻咳一声:“易阁主有所不知,道兵一旦入品,实力最弱都是堪比妖圣,即是不朽金身境,半步道兵的话,实力已经不弱于天人后五重了。

  寻常的神兵,想要跨出这一步不容易。

  可一旦跨入,那就是有质的变化。

  一件极品灵兵,想要成长至半步道兵,乃至于道兵,其中难度甚至比锻体境武者,成长至天人境界,都要来得困难许多。”

  他安慰了两句。

  不然的话,沈长青怀疑,易宁真的要自闭了。

  得到解释。

  这位内务阁阁主,方才感觉到了一点安慰。

  半步道兵难以成就,那就还好说。

  如果半步道兵随随便便就能出世的话,那自己苦修这么多年,真就活到狗身上了。

  另一边。

  斩圣刀已经是把长枪压着打了。

  一个是全盛时期的一品道兵。

  一个是不在全盛时期的半步道兵。

  个中差距。

  大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没多久。

  随着斩圣刀再次一刀斩在枪身上时,长枪发出一声哀鸣,掉落在地后就不再动弹。

  长刀入鞘。

  斩圣刀的声音响起:“主人,他已经被我打服了。”

  “好。”

  沈长青满意的点头,然后看向易宁。

  “易阁主,这件神兵已经被打服,你要是收取便滴血认主吧!”

  “多谢。”

  易宁深吸口气,没有推辞什么,直接来到长枪面前,挤出手指让鲜血滴落在枪身上面。

  鲜血滴落。

  一开始的时候,长枪还有一些抗拒。

  但是斩圣刀发出悦耳的刀鸣以后,长枪就老实了下来。

  形势比人强,就算是神兵也一样。

  斩圣刀太强。

  长枪就算是心中有不满,也已经被打服了。

  所以。

  它抗拒了一会以后,就任由鲜血汇入。

  不多时。

  易宁就感觉到自己与地上的那件神兵产生联系。

  念头一动。

  地上的神兵好像心生感应,直接凌空而起,落在了他的面前。

  一手握住枪身,那股感应愈发强烈。

  “半步道兵!”

  易宁看着枪身上的残缺道印,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半步道兵,相当于不朽金身境的强者。

  即是说。

  只要自己好好蕴养一番,那他就等同于一位不朽金身境的存在了。

  极境武者。

  实力堪比不朽金身境。

  优势有多大,已是非常的了。

  易宁随后看向沈长青,郑重的抱拳:“如果不是沈阁主出手,我还没有机会得到如此神兵,接下来上古遗址中再有什么收获,便都是沈阁主的了。

  只是希望在得到功法武学的时候,能让易某抄录一些就行。”

  得到半步道兵,他已经很满足了。

  后面再有什么,自己也不好意思去争抢。

  收复唯一一件半步道兵以后,兵器殿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两人简单的看了一下,就直接离开了这里,前往下一个偏殿。

  有了长枪在手。

  再有傀儡出现的话,基本上都是易宁出面对付。

  他的实力虽然不行,奈何半步道兵足够给力。

  这等神兵。

  对于那些傀儡来说,就是降维打击。

  消灭起来,简直不要太容易。

  但很可惜的是。

  这个上古遗址存在岁月过于久远,很多偏殿里面留下的东西,随着岁月的流逝,都是失去了作用。

  轻则还能保留原样,但一触碰就化为尘埃。

  重则的话。

  偏殿大门打开,那里面的东西就尽数化为飞灰。

  因为这样。

  两人打开十数个偏殿,都没能得到什么收获。

  不知过去多久。

  两人再次打开了一个殿宇的大门。

  跟其他偏殿不同。

  这个殿宇是在通道正中的位置,其他的偏殿都是存在于通道拐角的地方。

  殿门打开。

  没有想象中的傀儡袭击。

  只见偏殿内部一片明亮,完全区别于其他地方的幽暗光亮。

  走了进去。

  两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处于正中位置悬挂的一幅画像。

  画像中。

  一个看不清面貌的白衣男子,立于山巅之上,一手背负身后,一手指着前方云海,好像是在欣赏那绝美的景色,又好像是在有别的目的。

  目光停留在上面。

  沈长青看着那副画像,心中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好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东西,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领悟。

  那等怪异。

  让他内心有些难受。

  不由的。

  沈长青神念落在了那幅画像上面。

  瞬间。

  场景变幻。

  他好像心神被拉扯进了画像里面一样,犹如仙神一般自天穹俯瞰下方。

  山巅上面,白衣男子一指向前点出。

  简单的一指,就好像能开天辟地一样,眼前的云海从中分裂开来。

  云雾翻涌。

  指劲无双。

  种种玄妙纷纷涌上心头。

  一时间。

  沈长青的心神,全然都被那一指的玄妙所吸引。

  不知过去了多久。

  他的耳边,突然间传来了一个声音。

  “这一指,名为化云!”

  随后。

  沈长青心神自画像中退出。

  自看向画像的时候,那股玄妙的感觉犹在,神念再次落入上面的时候,再次重新方才那一幕。

  许久。

  他的心神又从画像中退出。

  心神上面。

  传来些许疲乏的感觉。

  这一次。

  沈长青没有再看向画像,而是沉下心神,把注意力落在了自己的面板上。

  姓名:沈长青

  势力:大秦镇魔司

  身份:大秦镇守使

  境界:不朽金身

  肉身:万劫真身(七阶)

  法门:诛邪寂灭指(二重)、暮苍梧(一重)、天地一刀斩(一重)、化云指(未入门,可提升)

  武学:

  杀戮:14535

  神通:182

  待看到面板上法门那一栏,多出来的名字以后,他心中已是了然。

  “画像不是普通的东西,内里蕴含有一门神通传承,只可惜,此门神通并没有多强。”

  沈长青暗自摇头。

  化云指。

  六品神通。

  神通九品里面,六品神通算是刚刚跨入中三品神通的水准。

  面板融合的神通里面。

  一次融合的神通,就已经属于六品神通的水准了。

  两次融合的神通,相当于三品神通。

  三次融合的神通,便是一品神通。

  这里面。

  诛邪寂灭指跟暮苍梧,都是三品神通,也既是二次融合以后的神通。

  唯有天地一刀斩,才是三次融合的一品神通。

  如今得到的化云指,算是面板显示的神通里面,最为低级的一门了。

  不过。

  沈长青也没有嫌弃。

  现在得到一门六品神通,以后再得到另外一门六品神通的话,那么融合以后,必定能把诛邪寂灭指也进一步提升上去。

  那个时候。

  自身就算是拥有两门一品神通了。

  收敛思绪。

  他侧头看向易宁。

  对方的心神,仍然沉浸在画像里面。

  看了两眼,沈长青也没有打扰。

  神通参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能这么快清醒过来,是因为自身底蕴深厚,再加上手中掌握有不少神通。

  否则。

  自己也会如同对方一样,沉浸在画像中不可自拔。

  随后。

  沈长青打量起这个偏殿的环境来。

  画像的下方位置,是放有一个蒲团,上面有坐过的痕迹,显然曾经时常有人在这里打坐。

  除此外。

  一旁方有案桌书架,上面也拜访有一些书籍。

  看到这里。

  他差不多可以肯定,这应该就是这个大殿主人平日里修炼的地方。

  蕴含神通的画像,以及蒲团、书架,还有这里比其他地方,都要浓郁十数倍的天地灵气,无一不是在证明这一点。

  “最好的东西,往往都是在主人房里。

  我想的那些东西,想必都能在这里找到吧!”

  沈长青面色不由露出些许笑容。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一开始只是为了找寻神魂方面的修炼法门而已。

  在进入大殿以后,就多了一个目标。

  那便是得到灵脉之心。

  眼下这里,灵气浓度比其他地方,浓郁了十数倍,很明显,灵脉的入口很有可能就是存在于这里。

  再然后就是。

  作为大殿主人的修炼地方,存放有功法武学,也是正常的事情。

  书架上拜访的书籍,沈长青怀疑就是相关的一些东西。

  但他不能确定。

  那么多年过去,这些书籍是否如同其他偏殿的东西一样,只是表面看着完好,实则一碰就会腐朽。

  来到书架面前。

  手掌触摸在上面,一丝冰凉的触感袭来。

  沈长青不清楚案桌究竟是什么材质,但是历经这么长的时间,却依旧完好无损,丝毫没有如同其他东西一样腐朽泯灭。

  单此一点。

  就说明案桌是件宝物了。

  而且。

  绝非一般的宝物那么简单。

  看了两眼,他把目光落在眼前的书架上面。

  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本书籍,生怕力量稍大一些,就会把对方损毁。

  刚触碰书籍的时候,虽然感觉到一些脆弱,但却没有损失。

  然而。

  等到沈长青准备拿起书籍的时候,原本完好的书籍突然粉碎开来。

  见此。

  他停下了手中动作。

  “麻烦!”

  沈长青微微摇头。

  果然。

  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书籍也是脆弱不堪,稍有不慎就会直接损毁。

  停顿了一下。

  他尝试用神念落在书架上面。

  紧接着。

  一本放置在书架上的书籍,被一只无形大手,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

  没有损毁!

  见到书籍被安全取出,沈长青心中一喜。

  但他不敢过于激动,沉下心神,专心用神念一点点的把书籍翻开。

  这是一本记载上古事迹的书。

  花费了不到一刻钟时间。

  沈长青就把书中的内容,全部都看了一个遍。

  有了第一本的经验,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

  半天以后。

  把最后一门书籍放回原位,他原本绷紧的心神,瞬间放松了下来。

  随后。

  沈长青闭上双眼,默默消化刚刚得到的那些讯息。

  许久过去。

  他方才沉下心神。

  姓名:沈长青

  势力:大秦镇魔司

  身份:大秦镇守使

  境界:不朽金身

  肉身:万劫真身(七阶)、炼魂心经(未入门,可提升,可融合)、百炼真身(未入门,可提升)、冥神经(未入门,可提升,可融合)

  法门:诛邪寂灭指(二重)、暮苍梧(一重)、天地一刀斩(一重)、化云指(未入门,可提升)

  武学:

  杀戮:14535

  神通:182

  跟前面相比。

  眼下面板中,再度多出了三门武学出来。

  其中。

  炼魂心经跟冥神经,就是沈长青一直想要寻找的武学。

  这两门武学,都是以提升神魂为主。

  而且。

  等阶俱是不低。

  以武学中的记载,两门武学大成,能够突破上古时期的领域境,放在如今,便是相当于天人后五重了。

  只是说。

  神魂修炼法门,难度比其他武学要大上许多。

  想要依靠自身修炼成功,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正因如此。

  这两门武学后面,还有一个详细备注。

  那就是建议炼化气运,以此来加速神魂的突破,从而把这两门武学,练至一个圆满的境地。

  另外一本百炼真身,则是一门锤炼肉身的武学。

  要能大成。

  肉身方面防御能力,能抵挡上古时期领域境的攻击。

  可以说。

  三门武学都完全超越了寻常武学的范畴。

  所以它们出现的位置,也不是在武学一栏,而是在肉身那一栏。

  只是说。

  三门武学跟万劫真身相比,差了一个层次。

  “不过——”

  “如果能把炼魂心经跟冥神经进一步融合的话,那么融合出来的武学,等阶应该不会比万劫真身低多少了!”

  沈长青暗忖。

  此两门武学以现在的境界来划分,大成能到天人后五重。

  原先的神霄金身大成的时候,也是能让人到达天人后五重。

  效果一致。

  等阶自然也就一致。

  虽然说。

  他现在不需要什么神魂修炼法门,只要一门心思锤炼肉身就行,但要能融合出一门高等阶的神魂武学,对于人族来说,也有莫大的好处。

  只是。

  眼下这里不是融合的地方。

  唯有等到离开这个上古遗址以后,再做别的打算。

  ——

  “呼!”

  等到从画像的幻境中退出时,易宁不由长出了口气。

  想要迈动脚步,却发现浑身乏力,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这个时候。

  他才猛然间反应了过来。

  自己前面心神陷入幻境的时候,究竟耗费了多少心力。

  不过。

  虽然消耗颇大。

  但是回顾脑海中的记忆,易宁面上不由露出笑容。

  六品神通——化云指!

  何谓神通。

  他虽说以往从来没有得到过,但是进出上古遗址,却也曾经听闻过。

  那等手段。

  非是寻常武学可以比拟。

  直白点说。

  神通的强大,是任何武学都不能比拟的,那其中涉及到了天地的力量。

  如今。

  自己却在画像中,得到了一门神通的传承。

  哪怕只是得到了一些记忆,还没能完全参悟入门,可只要给自己一些时间,说不定就能把这门神通悟出一些东西。

  那样一来。

  自身实力必定突飞猛进。

  想到这里,易宁脸上喜色浓郁。

  “不愧是存在可怕凶险的上古遗址,内里的机缘果真非同一般!”

  先是得到一件半步道兵,再是得到神通传承。

  单此两样。

  就比自己以往进入上古遗址,得到的所有机缘都要来得珍贵。

  在没入上古遗址前。

  他都已经处于宗师后期的层面,而且是差不多要进入大宗师的阶段。

  再到现在。

  这么多年时间过去,方才停留在极境层面。

  境界方面的确是做出了一些突破。

  但是。

  这样的突破,相比于此次的收获来说,便是算不得什么。

  单单是一件半步道兵。

  就能压过所有了。

  从画像中收回目光,易宁先是站在原地恢复了半个时辰,然后才转头看向别的地方。

  他没有收取画像。

  按照约定。

  除却长枪以外,其余的东西都是沈长青的了。

  如果对方愿意的话,那么自己后续还有参悟神通的机会,如果对方不愿意,易宁也就做好了放弃的准备。

  “易阁主参悟结束了?”

  沈长青走了过来。

  闻言。

  易宁失笑:“谈不上参悟结束,只是略有所得而已,想要真正掌握一门神通,又岂有那么容易。”

  说到这。

  他重新看向画像。

  “此乃至宝,沈阁主倒不如带回去,若能悟出其中神通,必定受用无穷。”

  在易宁想来。

  化云指对于沈长青来说,也绝对是一门强大至极的神通。

  毕竟。

  如今神通绝迹。

  不入上古遗址,根本就没有什么得到的可能。

  沈长青目光也是落在画像上面,念头一动,原本悬挂上方的画像便是卷起,然后停留在了自己的面前。

  “化云指的确是不错,日后放在武阁里面,也能让众人参悟神通。”

  看着面前的画卷,他微微一笑。

  自身虽然掌握有多门神通,可是终究没有参悟通透。

  如此一来。

  想要像眼前画卷这般,把神通力量附着在某种物品上面,然后供其他人参悟,便是没有什么可能。

  除非。

  有朝一日。

  自身能把神通完全吃透,那就另当别论了。

  然而。

  神通参悟艰难。

  就算是沈长青自己,都没有什么把握,能把一门神通完全悟透。

  身上掌握的诸多神通里面。

  最强大的天地一刀斩,也只是处于二重阶段而已。

  神通二重。

  二重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虽然是比刚入门强一些,可也强不了多少。

  真正圆满。

  其中耗费的神通值以及时间,不可估量。

  另一边。

  易宁眼神闪烁:“沈阁主是打算把这门神通放在武阁里面?”

  如果真是如此。

  那自己可就有继续参悟的机会了。

  “嗯。”

  沈长青颔首。

  他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于自己来说,六品神通化云指只能算是一般,拿出来也就拿出来了。

  真能有人参悟出神通,那就最好。

  随手把画卷收起,沈长青来到了正中蒲团的位置。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整个大殿的灵脉入口,就是在这个蒲团下面了。

  就好像武阁密室一样,每一个密室的位置,都对应灵脉的一个节点。”

  “可能性很大。”

  易宁视线也是落在蒲团上面。

  如果说灵脉存在于哪个地方,那么在偏殿里面的概率是最大的。

  同样的。

  偏殿中哪个地方最有可能是灵脉入口,无疑就是蒲团的位置。

  灵脉入口。

  灵气是最为浓郁的。

  把蒲团放置在这个位置,日常修炼的时候,都能借用汲取到大量的天地灵气,这是其他地方不能相比的。

  沈长青挥手间,就有劲风迸射。

  放置不知多久的蒲团,直接被这股力量凌空掀飞。

  随着蒲团掀飞。

  仿若有某种封印被解开了一样,惊天的灵气轰然爆发,瞬间充斥整个偏殿。

  海量的灵气席卷。

  使得偏殿内许多本就腐朽不堪的东西,在这一刻尽数化为飞灰。

  “好浓郁的灵气!”

  易宁面色涨红。

  那一瞬间。

  他竟然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

  这种情况,易宁虽然是第一次经历,可在以往的上古遗址中,却是听闻过一些。

  灵气醉人!

  当灵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如果武者修为不堪,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原本。

  他一直以为灵气醉人的说法,只是一个传说而已,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

  直到现在。

  易宁方才明白。

  原来真的有灵气醉人这种事。

  以自身极境的实力,在这股灵气的冲击下,都有些呼吸不过来。

  一旁。

  沈长青看着那股浓郁到了极致的灵气,眼中放出精光。

  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马上暗暗运转万劫真身,疯狂的汲取那股天地灵气,来锤炼自己的肉身气血。

  灵气!

  那是所有人武者修炼必要的东西。

  就算是不朽金身境每一次的突破,都需要很大的能量补充,但如此浓郁的灵气,也能起到一些作用。

  那个蒲团,明显不是一般的东西。

  放在灵脉入口那里,主要的作用应该就是隔绝灵气了。

  这样一来。

  只有坐上去的人,才能最大程度享受灵脉的灵气哺育。

  这些散发出来的灵气,只是灵脉的冰山一角。

  在蒲团的封印下,那股灵气不知积攒了多少年,如今一朝爆发出来,便是可想而知。

  海量的灵气冲击中。

  沈长青岿然不动,周遭的天地灵气如同漩涡般,被他疯狂汲取。

  看到这一幕。

  易宁也是马上反应了过来,立即盘膝坐下,开始默默运转自身的武学,来汲取那股灵气修炼。

  灵气醉人。

  代表的就是可怕的灵气浓度。

  在这里修炼。

  每一刻钟得到的好处,都比上在外界苦修一个月的了。

  偏殿里面。

  浓郁至极的灵气仍然不断的从灵脉入口中喷吐出来。

  沈长青站在原地不动,易宁则是盘膝坐下。

  两人俱是在全力汲取灵气,来供自己修炼。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

  不管是谁,都不会任由其错过。

  可能是一天时间,也可能是数天时间。

  盘膝不动的易宁,身体猛然间一震,身上的气势徒然间增强了许多。

  那股包裹在身上的灵气,都被震了开来。

  下一息。

  灵气重新聚拢过来。

  紧闭双眼睁开,他眼中有惊喜的神色。

  “肉身精神全部进入巅峰了!”

  肉身!

  精神!

  真元!

  三者巅峰,就能成功突破现有境界,成为天人境界的强者。

  前面的时候。

  易宁已经是精神体系的绝巅,肉身体系虽然到了大日烘炉的阶段,但跟绝巅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直到现在。

  在海量灵气的补充下。

  肉身体系也正式跨入绝巅。

  接下来。

  就是要把真元也提升上去,只要真元到了圆满的地步以后,自身便能正式跨入另外一个层面。

  压下内心的激动。

  他看着仍然喷涌不断的天地灵气,也不敢去浪费时间,继续沉下心神修炼。

  这样的机会。

  百年都未必能有一次。

  错过的话,依靠自身的底蕴,想要突破至天人境界,少说也得几年时间。

  所以。

  不论如何。

  易宁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时间流逝。

  灵气喷涌不断。

  对于外界的情况,沈长青已经全然没有理会了。

  如今的他,正在全力汲取那股强大的天地灵气为己用。

  万劫真身第八阶,这是要把浑身骨骼金身化。

  尽管沈长青现在的骨头,也是早就蜕变成为了金色,但跟真正的金身化相比,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前者虚有其表。

  后者自有无穷威势。

  现在。

  他就是在借用天地灵气,一点点的让自身的骨骼蜕变到更强的层面。

  这个过程。

  需要耗费极大的能量。

  如果是在外界的话,想要依靠自身做到骨骼金身化,需要的时间必须是以十年来计算。

  可现在不同。

  这股灵气积攒了几千上万年,一朝爆发出来简直是难以想象。

  沈长青有预感。

  或许。

  他能凭借这次机会,直接让自身再次做出突破。

  到了那时候。

  自己距离不朽金身境圆满,就能再次接近几分了。

  呼!

  吸!

  沈长青呼吸井然有序,浑身封闭不漏的毛孔,已经是被全面打开。

  人身体中有十万八千毛孔。

  如今所有的毛孔打开,汲取灵气的速度,如同鲸吞大海一般,远超常人的想象。

  ——

  PS:目前白银盟欠更六章,盟主欠一章,月票欠三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