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至五十四章 你终于来了(二合一章节 求月票)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二百五十三至五十四章 你终于来了(二合一章节 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五十三至五十四章 你终于来了(二合一章节 求月票)

  小院中。

  沈长青端坐在那里,面前石凳上,自然冲泡有一壶灵茶。

  灵茶。

  对于他这个境界来说,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跟寻常的茶叶不会有大的区别。

  但有一点,是普通茶叶比不上的。

  那就是灵茶能够让人心灵平静,使得武者心如止水,始终都保持一个最佳的状态。

  在他身边。

  邢奕低声说道:“镇守大人,明日便是七月初一了。”

  沈长青没有回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应答。

  见此。

  邢奕也不知该说什么。

  破山城前往南海城,耗费的时间不断,就算是宗师全力赶路,也不是一天就能到达的。

  而且。

  要是花费大力气赶路,那么对战的时候便会吃亏。

  所以。

  他有些不太明白,沈长青为什么现在仍然留在镇魔司里面,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

  难不成——

  邢奕看向趴在地上的天魁。

  四翼天魁。

  宗师巅峰的强大凶兽。

  论及速度的话,的确不是寻常宗师能够比拟,可就算如此,全力赶路到南海城,也要不少的时间。

  心中有很大的疑惑。

  但他也没有说出来。

  邢奕相信,对方没有动作,必定是有自己的打算。

  既然如此。

  那他也没有说那么多的必要。

  时间流逝。

  邢奕尽管很有信心,但却也有些坐不住了。

  旋即,他就是说了一句告辞后,便是离去。

  对此。

  沈长青也没有阻拦。

  他在等。

  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旬日东升。

  天地间第一缕紫气自然而然的飘落,紧接着就好像受到了某些牵引一样,落在了茶杯里面,跟灵茶融合在了一起。

  使得本来淡青色的茶水,渲染上了几分紫色。

  一口喝下。

  沈长青久坐不动的身体,终于是站了起来。

  他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是简单的一步踏出,便是消失在了院子中。

  缩地成寸!

  在其离开的时候,趴在地上的天魁眨了眨眼睛,还是没能看出来对方究竟是如何消失不见的。

  ——

  圣佛山。

  这座本就闻名遐迩,时常引得百姓参拜的神山,今日却是汇聚了一众的江湖人士。

  认真看去的话。

  能够发现,在场的江湖人士虽多,但实则是分为三个阵营。

  一为镇魔司。

  二为天下盟。

  最后就是闻讯过来看热闹,观摩大宗师对决的其他江湖人士。

  “沈镇守现在还没有消息吗?”

  镇魔司阵营中,云尊负手而立,嘴唇微微蠕动,就有细小的声音传入到了旁边的人耳中。

  费云闻言,微微摇头。

  “没有,天察卫至今没有得到沈镇守的行踪。”

  “麻烦了。”

  云尊看向天下盟的阵营,眼神淡漠非常。

  天下盟一方的宗门武者虽多,可也不被他放在心上。

  王阶镇守使。

  唯有大宗师境界的强者方能抗衡。

  大宗师以下者。

  在王阶镇守使面前,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

  他很清楚。

  今日就算是镇魔司把天下盟所有的宗门灭了,都没有任何作用,因为真正决定两者胜负的,从来都不是其他人,而是释摩诃跟沈长青两人。

  两人的胜负,才是最大的关键。

  若是一人败亡。

  那么所在的一方,绝没有任何抵挡的力量。

  然而。

  在云尊看来,两人这一战胜负分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可要说真的分出生死,可能性不大。

  所以。

  一旦分出胜负以后,势必会有一场更大的混战出现。

  届时,就是奠定南幽府归属的时候了。

  虽然说现在释摩诃也还没到,可是沈长青不来,他心中始终都是没底。

  毕竟。

  释摩诃若到,沈长青不到的话,这里没有人能挡得住对方。

  实力不曾精进的释摩诃,就已经能够斩杀袁极,让对方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

  实力再次精进的释摩诃,云尊是一点交手的信心都没有。

  两者的差距,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很难想象。

  镇压天下的镇守使,有朝一日会被江湖武者吓到。

  但没有办法。

  打破了极限的武者,跟寻常的武者相比,是两个不同的层面。

  时间流逝。

  不断的有人到来。

  或是纯粹为了观战的,或是天下盟一方,又亦或是镇魔司一方。

  只是正主,始终都没有出现。

  日照当空。

  有人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

  “怎么人还没有来啊?”

  “谁知道呢,等着就是了。”

  “唉——”

  听着身后的声音,云尊神色不变。

  即没有出言呵斥,也没有理会什么。

  云矣看着眼前的场面,心中没有焦急,有的只是凝重。

  他知道。

  两人来的越是迟,后面的战斗就有可能愈发激烈。

  不知过去多久。

  一股强大的气息碾压下来,使得天穹都为之失色了几分,所有人都本能的抬头,便看到身着白衣袈裟的释摩诃,脚下步步生莲,宛如仙神临凡般缓缓落下。

  顿时。

  全场鸦雀无声。

  云尊看着对方,瞳孔中有深深的忌惮。

  “他的实力真的更强了!”

  以往见到释摩诃的时候,他还能看到对方的些许端倪。

  如今再看,却是一点深浅都看不出来。

  就好像对方乃是一座不见底的深渊,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看到深渊的尽头是在哪里。

  “见过盟主!”

  在释摩诃到来,天下盟一方的人,却是齐齐躬身行礼,整齐的声音响彻圣佛山。

  单此一点。

  已经称得上是声势浩大了。

  那些前来围观的江湖武者,见到这一幕后,面上都有震惊的神色。

  “这就是天下盟盟主,果然是气度非凡!”

  人群中,归元子心头暗暗震动。

  对方的气质,比他见过任何一个强者的气质,都要来得强大。

  很明显。

  这才是顶尖强者,该有的样子。

  看着释摩诃,他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人仰望的存在,心中不受控制的涌起几分敬畏。

  紧接着。

  归元子又是看向镇魔司一方,如今天下盟盟主来了,但沈长青依旧没有出现。

  另一边。

  释摩诃一改以往的单手拈花,改为负手于身后,看向镇魔司一方,声音不疾不徐。

  “沈长青何在?”

  “沈镇守正在来的路上,释宗主又何必心急!”

  云尊沉声回应。

  眼下沈长青没来,他就是镇魔司阵营的主心骨,哪怕心中于对方很是忌惮,这时也不能退缩半分。

  “本座没有时间跟你们浪费,再有一刻钟沈长青不来,那本座就先行解决了你们,反正早晚都是一个结果,只是顺序的差别而已。”

  释摩诃淡淡说道。

  闻言。

  云尊面上现出怒意,可也没有再去说什么。

  镇魔司一方的人,都是看着释摩诃,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没办法。

  领头的云尊都不说话了,他们也不敢去说什么。

  这位天下盟盟主说话虽然狂妄,可实力也是可怕的吓人。

  很快。

  一刻钟的时间就是过去。

  释摩诃缓缓说道:“看来沈长青是畏而不战了,今日便让本座清理了你们,然后再解决掉他吧!”

  身后的天下盟众人闻言,眼中都是露出兴奋的神色。

  在他们看来。

  沈长青这么久没到,明显是怕了不敢来。

  既然这样。

  那就是灭掉镇魔司一方的大好时机。

  这些人都已经做好准备,只等释摩诃真正的一声令下,就会第一时间出手。

  那些围观的人,则是面上现出遗憾。

  可惜!

  太可惜了!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观摩两位大宗师的决战,而不是去看一个单方面的屠杀。

  但问题是,现在沈长青不来,决战明显是不可能了。

  在其他人感到遗憾的时候,镇魔司一方却是如临大敌。

  释摩诃要是真的不讲武德,对自己等人出手的话,那就只能是殊死一搏了。

  云尊暗暗调动力量,大有对方一出手,就立刻施展雷霆一击的意思。

  退。

  那是不可能的。

  在众目睽睽下,自己堂堂一位镇魔司掌权人不战而退,传扬出去可谓是名声尽毁,乃至于让镇魔司的名声,都是受到影响。

  在暗中调动力量的时候,他的嘴唇蠕动,细小的声音传入费云的耳中。

  “释摩诃一动手,你就先行撤回南海城,组织其他人撤离,不要与之死战,避免无辜的死伤。”

  “云镇守!”

  费云闻言,面色不由一变。

  在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是看到云尊抬起手,制止自己接着往下说。

  另一边。

  释摩诃面色淡漠。

  “今日便是尔等死期!”

  话音落下,他一步踏出,无穷的威势爆发出来,如同大海浪潮般汹涌而起,向着镇魔司一方狠狠镇压了下去。

  轰隆隆!!

  虚空苍穹为之哀鸣,仿若是承受不了这股可怖的威压。

  就在这时。

  一个人突兀的出现在了镇魔司一方的前面,同样是有一股可怖的气息升起,与之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

  虚空都仿佛崩裂了一样,发出犹如玻璃破碎的声音,恐怖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席卷,使得周围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释宗主莫非一小会都等不了,就这么急着送死吗?”

  平淡的声音响起,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天下盟一方,俱是面色一变。

  而镇魔司一方,却是面露喜色。

  ——

  圣佛山上。

  几方阵营的武者,全部都汇聚在山顶平台那里。

  正中的位置,却是站着两个人。

  释摩诃看到来人,平静无波的眼神,终于是有了些许波动。

  “你终于来了!”

  “可惜。”

  “你不应该来,如果不来的话,你或许不用死,但你现在既然来了,那么今日便是注定陨落!”

  说话间。

  他身上的气势升腾,犹如直入青冥一样,搅动的风云变色。

  虚空中。

  有璀璨金光散发出来,化为一尊巨大的佛陀虚影。

  看着佛陀虚影,沈长青神情不变。

  此时。

  释摩诃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尊巨大的佛陀虚影,也是同步开口,恢弘浩大的声音响彻百里。

  “你的实力不错,可惜的是,本座已经是打破了大宗师的极限,晋升领域境,所谓大宗师在领域境的强者面前,也只是大一些的蝼蚁而已。

  今日,你必死无疑!”

  话落。

  所有人色变。

  领域境!

  这个境界对于那些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但是。

  释摩诃话语中的意思,他们却是能听的明白。

  所谓领域境,就是大宗师更上一层的境界。

  “糟糕!”

  云尊面色难看至极。

  他虽然猜到了释摩诃实力精进,也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打破了大宗师的极限,晋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

  要知道。

  一个大境界的突破,可不是小境界的精进可以比拟的。

  如果对方所说是真的话,那么这一战,镇魔司只怕是要输的很难看。

  不是对沈长青没有信心。

  如果释摩诃没有打破大宗师极限的话,云尊认为沈长青是有很大胜算的。

  毕竟战书是对方下的,要说没有准备,肯定不可能。

  可问题在于。

  释摩诃打破了大宗师极限,如此一来,问题可就严重了。

  除非。

  沈长青也同样打破大宗师极限,但是可能吗?

  对方晋升大宗师,满打满算也就是撑死了一年左右而已,有可能一年都不到。

  如此短的时间。

  能不能巩固大宗师的境界,都是一个问题,更别说是突破到下一个层面了。

  单此一点。

  镇魔司一方就是落入了下风。

  不止是云尊脸色难看,其他属于镇魔司一方的宗门来人,也都是面色惊慌失措。

  很显然。

  释摩诃突破,也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难道我青玉宗这一次,真的站错队了吗?”

  云矣脸色很不好看。

  如果沈长青败亡了,镇魔司注定是要全面落败的,那么青玉宗也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运气好,便是受到天下盟的打压,日渐衰落。

  运气不好的话,直接就被天下盟给灭了。

  但是。

  尽管如此,他也知道,青玉宗没有退路可言。

  一旦选择了站队,就没有后悔的机会。

  所以。

  云矣现在也只能保持沉默,静静等待事情的结果。

  “领域境……”

  沈长青看着面前气势浩大的释摩诃,面上流露些许讥讽的笑容。

  “就算你突破领域境又能如何,今日陨落的人,只会是你。”

  气势虽强。

  但却给不了他太大的压迫。

  这段时间的静养,让沈长青精气神都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本座是该说你无知,还是该说你狂妄。”

  释摩诃面上也有讥讽。

  他脚下自有金莲盛开,把肉身一步步托举升空。

  “本座便让你见识一下,何谓领域境!”

  话音落下。

  虚空震动。

  一股玄妙的波动散发,化为一方领域镇压落下。

  那一刻。

  沈长青感觉到了周围的空间,传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似乎想要将自身的力量全部都给镇压剥夺。

  那种感觉,就好像他不处于原来的天地,而是存在于另外一方空间。

  而那一方空间的主宰,就是上空的释摩诃。

  瞬间。

  他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就是领域境!”

  沈长青肩膀震动了下,隐隐间在抗衡那股空间的压迫。

  何谓领域。

  他现在算是真正明白了过来。

  自成一方空间,所有存在于这一方空间的敌人,都会受到领域的镇压,从而暂时失去使用自身力量的资格。

  不得不说。

  这种手段的确是非常强大。

  换个方式来讲。

  领域境的强者,对付领域境以下的人,先天上就立于不败之地。

  而且。

  这个境界的存在,完全不惧人数堆彻。

  管你多少人,领域一开,全部都要跌落凡尘,到了那时候,还不是任由宰割。

  “如何,可感受到领域的强大了!”

  释摩诃俯瞰下方的人,以往淡漠的脸上,浮现出了狂傲的神色。

  他本身就是万佛宗的绝世天才,有自身的傲气所在。

  只是其他人,没有让其展露傲气的资格。

  可沈长青不同。

  对方也是一位绝世天才。

  所以。

  在这样的人面前,释摩诃不再维持自己淡然的一幕,而是直接揭露了自己的本性。

  “可惜,你终究没有机会真正涉足这个境界了,因为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说话间的时候,一掌突然间落了下去。

  掌罡凝若实质。

  可怕的力量碾压的空气炸裂,直接向着下方的人镇压而去。

  “想杀我,你也配!”

  沈长青大笑,肉身上忽然间有雷霆纹路勾勒,潜藏于身体深处的力量,在这一刻尽数爆发了出来。

  那股力量。

  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刚猛无双,超越一般大宗师的极限。

  轰隆隆!!

  虚空炸裂。

  周围的领域空间,在这股力量面前宛如摧枯拉朽般,寸寸破碎开来。

  紧接着。

  就见到他一指印出,至刚至阳的指罡,直接轰击在了掌罡上面。

  两股力量碰撞。

  使得天地都是瞬间失色。

  不等尘埃落下。

  沈长青一步跨出,身体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却是出现在了释摩诃的面前。

  “什么!”

  突兀的变故,让释摩诃脸色大变。

  特别是沈长青的速度之快,竟然让他完全没有觉察。

  等再看到的时候,对方已经是到了自己面门。

  这时。

  一个硕大的拳头映入眼帘,释摩诃来不及多想,抬手便是格挡。

  砰——

  拳掌相交,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

  强大的震动力量,让释摩诃手掌皮肤崩裂,身体亦是向后倒退。

  “这就是领域境的实力吗,有些太弱了吧!”

  沈长青轻飘飘的说道。

  同时,他一步踏出,身体再次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出现时,已是在释摩诃的身后了。

  又是一拳轰击。

  释摩诃来不及反应,直接被这一拳打中了后背。

  瞬间。

  衣衫炸裂,背部血肉模糊。

  身躯亦是在这股可怖力量的冲击下,向着下方坠落。

  轰隆隆!!

  圣佛山震动不已,一个大坑直接出现在了山顶之中。

  坑中。

  释摩诃背部血肉正在一点点的恢复,脸上表情却是狰狞了起来。

  “你成功惹怒了我!”

  他不再肆意扩散自己的领域,而是把领域的力量,维持在自己身体三尺范围。

  这样一来。

  沈长青再有攻击的话,就能被自己第一时间觉察到了。

  没办法。

  对方刚刚的速度,让释摩诃也为之震惊。

  如果不借用领域的力量,必定察觉不到对方的行踪,但要是肆意扩散领域力量,会导致领域变得薄弱,从而被对方打破。

  因此。

  唯有将领域维持在周身三尺方圆,算是最好的做法。

  果不其然。

  在沈长青下一次攻击到来时,释摩诃就已经是得到了感应,直接回身同样一拳打出。

  这一拳。

  包含了所有的怒火,也是自他突破领域境以后,最为巅峰的一拳。

  轰!!

  空间扭曲裂开。

  狂暴的力量爆发出来,释摩诃只感觉到自身的力量,在对方面前犹如被摧枯拉朽般,根本就没有抗衡的办法。

  出拳的手臂皮肤直接裂开,拳头关节更是血肉尽消,现出淡金色的指骨。

  钻心的剧痛。

  让他面色扭曲几分,但内心的震惊,却比剧痛来的更加骇人。

  “怎么可能!”

  释摩诃看着面前的人,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论及肉身的强度,自己竟然不如对方。

  如果说。

  前面的几下交锋,是自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那么此刻的交锋,自身就是真真正正的落入下风了。

  这跟释摩诃原先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他本以为。

  以自己突破领域境的实力,完全是可以压着沈长青打,然后轻而易举的虐杀对方。

  但是事实。

  却完完全全的相反。

  不等释摩诃震惊多少,沈长青的攻势就已经再度到来。

  “我都说了,领域境又能如何,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谁也救不了你!”

  同样是简单的一拳,力量却犹如翻江倒海一样。

  释摩诃脸色剧变,顾不得再有半分隐藏。

  瞬间。

  他一掌印出,虚空中的佛陀,同样是一掌落下。

  拳罡仿佛遭遇到了可怕的冲击,直接破碎开来。

  两掌相叠,璀璨浩瀚的金光爆发,犹如纯金铸成的掌罡,向着沈长青镇压而去。

  上古神通!

  如来神掌!

  “来得好!”

  看到释摩诃再一次的施展神通,沈长青怡然不惧。

  肉身气血沸腾,他的双眸有紫色氤氲。

  雷霆勾勒。

  他向着犹如纯金铸成的掌罡一指印出,毁灭的气息浩浩荡荡。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