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判决书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三十八章 判决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八章 判决书

  内堂。

  沈长青坐在那里,约莫一刻钟功夫,洪成就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

  “参见大人!”

  刚看到沈长青的时候,洪成就已经躬身行礼。

  显然。

  他已经知道了,对方暂代知县的事情。

  如果说镇魔司的人,没有对衙门的人有直接的生杀大权,那么一城知县,是有这个权利的。

  想到沈长青杀人不眨眼的狠辣。

  洪成更是不敢有任何失礼的地方。

  “这是朝廷对于赵家的判决书,你看一下吧!”

  沈长青把判决书放在了桌面上。

  洪成上前几步,拿起判决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渐渐的。

  他的面色也是凝重。

  等到全部看完,洪成才恭敬的把判决书放了回去:“大人,判决书已经下来,不知我等现在该如何做?”

  “还能怎么做,勾结妖邪本就是死路一条,有此下场再是正常不过了。”

  沈长青微微摇头,脸上现出冷笑。

  “赵方能当知县,背后赵家的势力也是不小,眼下临安城只是赵家的一处族地罢了,其余地方存在不少的分支。

  可分支再多也没用,判决书下来,相信朝廷已经有所动作,赵家在各地的分支不可能幸免。

  传我命令,把赵家所有人,包括奴仆等全部压入狱中!”

  “是!”

  洪成点头,随后又是略微迟疑:“赵家人不少,不一定会甘心入狱,衙门那些衙役虽说都有一些武功在身,但到底是差了许多。

  赵家要是反抗起来,只怕压制不住!”

  最后。

  洪成的脸色也很是尴尬。

  偌大一个衙门,竟然连一个赵家都压制不住。

  但尴尬归尴尬,他说的也是事实。

  衙门满打满算就那么一二十个衙役,赵家算上仆人,足有一二百人之多。

  现在衙役可以看守住赵家,那是因为没有真正到一个鱼死网破的地步,赵家的人仍然是保留有一分希望,不敢跟朝廷起什么正面冲突。

  如今判决书已经下了,无疑是给赵家宣判了死刑。

  到了这个地步。

  赵家的人,肯定不会束手待毙。

  真要爆发出冲突,凭借衙门的那些人手,很有可能被直接淹没了。

  沈长青淡笑:“你的意思是?”

  “卑职希望大人可以前往压阵,赵家不反抗便罢,若是反抗,凭借他们也没有资格,在大人面前掀起什么风浪!”

  洪成说着,又是拍了一记马屁。

  “毕竟大人的实力,在临安城中当属第一了。”

  “也罢,我也正好去赵家看看。”

  沈长青起身。

  见此。

  洪成顿时松了口气。

  他也怕赵家反抗,要是有一两人逃脱,自身肯定难逃罪责。

  ——

  赵家。

  自从赵方自杀后,赵家的气氛就一直很凝重。

  谁都能明白。

  勾结妖邪的罪名,一个不慎就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但问题在于。

  赵家外面有衙役把守,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撤离,除非是真的撕破脸皮,完全冲出去,那衙役自然没有拦截的可能。

  可那样一来。

  就不单单是勾结妖邪了,指不定更要套上一个枉顾大秦律法,意图谋反的罪名。

  届时。

  赵家就真的没有了活路。

  此刻大堂中,赵家所有的嫡系都是汇聚一堂,每个人的脸色都不一样,有的凝重,有的则是惊慌。

  “朝廷现在都没有动静,但勾结妖邪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后果,你们也都很清楚,如今我等头上就等同于利刃悬空,就看什么时候落下了。”

  上首位置,一个看起来颇有书生儒气的中年人,淡淡开口。

  他名为赵立,是赵家的嫡系,跟赵方同辈。

  眼下赵方自杀。

  赵家中,就以赵立的辈分最高。

  话落。

  大堂中顿时有人小声抽泣,那是女眷被吓哭了。

  一个长相阴柔的青年,此时面露冷笑:“赵家落得如此地步,还不是大伯勾结妖邪,依我看只要有人顶罪,朝廷也不一定会赶尽杀绝吧!”

  “赵明业,你什么意思!”一个青年怒喝。

  “赵明堂,我什么意思说的很清楚,父债子偿,你爹做了错事,自然该有人来偿还,总不能一人的错,让整个赵家的承担吧!”

  赵明业冷笑,站起身大声说话。

  “如今赵家院内,共有一二百人,难道都要让他们为了大伯陪葬不成,倒是你,大伯做了错事,你这个做儿子的逃脱不了干系。

  倒不如你这一系去衙门认罪,说不定朝廷会从轻发落。

  纵然是你们被判处死刑,那也是罪有应得,我等才是无辜的,大家说对不对!”

  话落。

  顿时就有人响应。

  “明业说的没错,赵明堂,你爹做的错事凭什么要我们承担!”

  “没错,你们死就你们死,非要拖上赵家上百人,此等做法简直丧心病狂。”

  “依我看,倒不如把他们直接捆了,绑到衙门去将功赎罪的好——”

  一个个人开口,看向赵明堂等人的眼神时,已经是充满的阴冷狠毒。

  在他们看来,赵家落得这个下场,完全是赵方的原因。

  赵明堂气急败坏:“以前我爹当知县的时候,赵家可没少受我爹的恩惠,怎么,现在落难了,一个个就想撇清干系——”

  “够了!”

  就在众人争论的时候,赵立突然冷喝一声,直接打断了他们的话。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只是不少人面上都有不忿。

  赵立环伺一眼,平静说道:“明业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二叔——”

  赵明堂却是面色一变。

  赵立摆手,打断对方的话:“但道理是一回事,朝廷可不是什么都会讲道理,历来勾结妖邪,轻则都是发配充军,重则便是株连九族。

  眼下的事情拖得越久,对我们就越是不利。

  临安城是待不下去了,只能是办法离开再说。”

  “二叔的意思是,我等直接反出临安城?”赵明业惊疑不定。

  反出临安城。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真要这么做了,赵家可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定会受到朝廷的通缉。

  赵立看向他,眼中有冷色一闪即逝。

  “朝廷不给活路,那我赵家自然要另谋生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