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至九十七章 自寻死路(三合一章节 月票加更)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一百九十五至九十七章 自寻死路(三合一章节 月票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九十五至九十七章 自寻死路(三合一章节 月票加更)

  山林中。

  沈长青孤身一人走在那里,周围昏暗的环境,没有引起他内心半点波动。

  这里是南幽府的一座山脉,山中野兽颇多,以前的时候多有猎户入山打猎。

  但随着进入山中的猎户失踪的越来越多,到得后面,也就没有多少人,敢于轻易入山了。

  当地的人,也把这个消息上报。

  后面镇魔司派遣除魔使到来,找寻了一番以后,没有见到妖邪行踪,然后就不了了之。

  但尽管如此。

  在镇魔司的卷宗里面,仍然会留有相应的记录。

  “没有找到妖邪行踪,但又有百姓失踪,猎户本身对于山林就极为熟悉,哪怕是碰到了什么猛兽,也会有保命脱身的本事。

  一个两个猎户不慎死亡还可以理解,但要是所有的猎户都死亡的话,那就太假了。”

  走在山林中,沈长青回顾卷宗的内容。

  在让邢奕帮自己整理卷宗以后,他就是从破山城离开,来到了这里。

  以自身的了解。

  沈长青几乎可以肯定,这座山里面,绝对是有精怪的存在。

  他现在要做的。

  就是把其中隐藏的精怪,全部都给找出来。

  神通的提升,就全靠这些为祸的精怪了。

  同时。

  沈长青对于斩杀精怪,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毕竟从卷宗的记录来看,已经有不少百姓死在了那些精怪手中,自己身为人族,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至于在精怪一方看来,是不是如此,那就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有些事。

  本身就没有对错的划分,只有立场的区别。

  自己是人族。

  做事也就站在人族的角度上看。

  突破大宗师以后,沈长青已是渐渐到了一个返璞归真的境界。

  只要自己不刻意爆发出力量,一身气血都是潜伏起来,不会泄露太多的端倪。

  所以。

  在山林中的时候,他便是如同寻常人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

  精怪趋吉避害。

  如果自身实力太强,那些精怪反而是不会轻易出手。

  只有装扮成普通人,才会出手袭击。

  时间流逝。

  天色又是黑了几分。

  虽然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也是视物困难。

  当然。

  所谓的困难,都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

  在沈长青眼中看来,黑暗与否,都是一个样。

  “精怪也该出手了吧!”

  他沿着小路向前走,看着左右面上有慌乱若隐若现,但内心却平静无波。

  以大宗师的感知。

  沈长青可以肯定,周围必定是有东西在隐匿。

  只是他没有过于刻意的催动自己神魂力量,所以不能百分百的捕捉到那精怪的位置。

  突然间。

  一股微弱的波动,从身后传来。

  那股波动虽然微弱,沈长青却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纯粹的精神力量。

  “来了!”

  他暗忖了一声。

  脚步亦是停顿了下来。

  眼前景象没有任何变化,那股精神波动对于大宗师来说,跟小孩过家家没有任何区别。

  暗中的精怪,想要让自己陷入环境,一点可能都没有。

  此时。

  在沈长青的视线中,一共有两幅画面出现。

  第一幅画面,便是正常的画面。

  第二幅画面,却是截然不同。

  他只是迟疑了下,便是按照第二幅画面走去。

  在其缓慢走着的时候,一头好像寻常豹子一样的东西,从暗处跳了出来,看着一步步向走的沈长青,碧绿色的眼中有诡异的阴冷。

  “生人的血食,正是充满了无穷诱惑啊!”

  豹子口吐人言,在沈长青周围来回走动。

  它丝毫不怕自己被对方看到,因为它清楚,眼前的人,已经是进入到了幻境当中。

  然而。

  豹子不清楚的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被对方看的一清二楚。

  听着豹子的话。

  沈长青可以百分百的肯定,眼前的豹子就是一头精怪。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听到的一句话,却是让其按捺住了冲动。

  “不行。”

  “现在还不能直接吃,老祖大寿,正好把这人带回去献给老祖,届时必定好处多多。”

  豹子摇头晃脑,自言自语的说道。

  说完。

  它那碧绿色的眼眸,深深可能了对方一眼,然后便是按捺住了内心享用血食的冲动。

  血食虽然诱人,但老祖的大寿也是尤为重要。

  想到这里。

  豹子便是走在最前面,用精神力引诱对方跟着自己走。

  “老祖?”

  沈长青眉头微挑。

  好家伙,听对方这意思,自己不单单是找到了一头精怪那么简单,更有可能是找到了一个精怪窝。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赚大了。

  现在星指已经演变成了神通,他也不敢肯定,一点神通值,是否还能如以往一样,使得神通提升一重。

  毕竟。

  得到面板这么久,沈长青也是清楚,越是强大的武学,消耗就会越大。

  如果能找到精怪老巢,收割一大波神通值的话,那才是最稳妥的。

  想到这里。

  沈长青便决定不动声色,跟随对方前往精怪的老巢去看一看。

  至于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是一点担忧都没有。

  精怪再强。

  还能强得过妖邪一族不成。

  除非是大妖层次的存在出面,否则,都不可能是自身的对手。

  如果精怪一族真拥有如此力量,对方就不会至今都是在暗中行动,早就如同妖邪一族般,光明正在的出现在世人眼中了。

  所有躲藏在幕后的,不管有什么目的,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实力不足。

  但凡实力够的,都不会隐藏在背后不出来。

  沉下心来。

  沈长青如同普通人一样,慢慢悠悠的跟在豹子背后,向着山中深处走去。

  那头豹子也似乎怕他跟不上,所以行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大概半个时辰。

  前方的视野,突然间开阔了许多。

  一座看起来存在了很多年的庙宇,便是出现在了那里。

  庙宇前。

  有一个个牢笼存在,牢笼中,关押着一个个人族。

  有的人族瘦如干柴,有的双眼无神,有的则是面色惊慌,不断的拍打着牢笼,大声喊叫。

  “快放我出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除此外。

  地上便是有不少人类的骸骨丢弃,有百兽踩着骸骨,席地而坐,有的则是卧在那里,看着牢笼中的人族,碧绿色眼眸中时常有残忍的神色显露出来。

  画面可怖,犹如森罗地狱一样。

  沈长青心中微冷。

  只是粗略一眼看去,地上骸骨就多达上百具,显然丧生在这里的人族不少。

  牢笼中关押的人族,也有数百之多。

  看到豹子回归,顿时就有精怪上前,口吐人言。

  “豹王,你怎么出去了那么久,怎么才带回来了一个人族,你这样的办事效率可是太低了。”

  说话的精怪。

  乃是一头直立行走的狐狸。

  在对方身上,沈长青仿佛看到了原先凤丘山中的那头狐狸。

  但认真比较起来。

  这头狐狸身上的气息,不如凤丘山的那头强大。

  可毫无疑问。

  这也是一头精怪。

  沈长青面如表情,就仿佛被彻底迷惑了一样,可暗地里已经是在打量周围的一切了。

  那些百兽。

  其实也不是真正的百兽,各个都是通了灵智的精怪。

  一眼看去。

  精怪数量已经是有数十个那么多。

  见此。

  他胸膛微微起伏,强行压下内心的激动。

  数十精怪,这可是真正的大丰收啊。

  不过。

  沈长青也没有立即动手,他还要摸清楚更多的情况,等到合适的时候,再行出手,将其一网打尽。

  闻言。

  豹王面色不满:“狐王又是带了多少人族回来,如今进入撒汉中的人族越来越少,能带回来一个就已经是不错了。”

  “呵呵。”

  狐王嗤然笑道。

  它指着身后的一个牢笼,那里关押数十个人族。

  “你看,这就是我的成果。”

  “你哪来的那么多人族!”

  豹王面上出现了人性化的震惊。

  数十人族。

  那可是数量不少啊。

  寻常时候进山的,能有一两个人就不错了,哪有一次性抓取数十人的可能。

  瞬间。

  豹王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竟然擅自离开大山,前去外界捕获人族?”

  “有何不可?”

  “老祖可是命令过我们,不能擅自离开大山,大秦镇魔司中强者众多,若是被发现的话,我等难逃一死!”

  豹王面色难看。

  闻言。

  狐王浑不在意,嗤然笑道:“镇魔司算个什么东西,这些年我们捕获了多少人族,他们又可能知晓半点行踪。

  如今大秦都自身难保了,就算是被他们觉察到一些东西,那又有什么关系。

  以往人族捕猎我等同族,如今换做我等捕获人族,便是天理循环,就算是镇魔司的人这里,我也不惧。”

  听到狐王的话后。

  其他精怪,都是大声出言附和。

  看到对方众望所归,豹王也就不再说什么。

  因为在它心中想来,狐王所说的也并没有错。

  摇摇头。

  豹王带着沈长青,打开了一个空旷的牢笼,然后就把对方给关了进去。

  其他牢笼都已经关满人了,所以只能动用新的。

  关押进去以后。

  撤销幻术。

  沈长青的脸上,适时的出现惊恐的神色,看着面前的豹子精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踉跄向后倒退。

  等到豹子离去,他才找了个位置坐下。

  面上虽有惊恐,但也是消退了几分,好似在让自己强行镇定一般。

  对此。

  那些精怪也没有理会什么。

  反正对于它们来说,一个被关押在牢笼里面的人族,还能掀起什么大的风浪。

  “放我出去。”

  “不要杀我,求求各位大王,不要杀我!”

  耳边是百姓的求饶。

  沈长青默默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精怪虽多,但是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是相同的。

  从这里。

  他大概也明白一个事情。

  那就是任何一个种族,想要出现一头精怪,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且从方才豹子跟狐狸上的称呼,也能听出一些东西。

  豹王。

  狐王。

  两者很明显,都算是一个种族里面的王。

  不过。

  这个王,肯定不是天底下所有豹族以及狐族的王,而有可能只是这一片山脉的豹族狐族的王。

  毕竟那头狐王的实力,明面上看不如凤丘山的那头狐狸。

  如果对方是天下狐族的王,那么凤丘山那头狐狸,又该是什么身份。

  “老祖什么时候出关?”

  “快了吧,听说这次老祖的三百年大寿,其他几个山脉,都有老祖级别的强者到来。”

  “嘶,其他山脉也有来的,那可真是够给面子的啊。”

  “谁说不是呢,毕竟老祖的实力,南幽府群山当中,没有几个不清楚的。”

  那些精怪肆无忌惮的交谈,丝毫不怕被其他人听到。

  关押的人族听闻这些消息,面色又是煞白了几分。

  沈长青则是不动声色。

  只有在听到其他几个山脉的时候,内心才有一些波动。

  “看来所谓的老祖,只是一方山脉的精怪头领,南幽府的其他山脉,仍然是有别的精怪到来。

  能被称为老祖的,不知实力在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老祖。

  一听就很不简单。

  不过。

  从豹王等人的实力来看,顶天了就是刚刚跨入先天境界而已,被对方称为老祖的,大概率是宗师境界的精怪。

  当然,也有可能是超越了宗师境界。

  但不管是哪一个境界,沈长青内心都没有太大担忧。

  寻常宗师。

  宗师巅峰。

  宗师绝巅。

  一个体系,两个体系,以及后面的大宗师。

  别看宗师到大宗师只是差了一个境界,但细分下来,其中相差了数个境界不止。

  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在实力方面都没有那么容易弥补。

  这样看,或许不是很明显。

  但如果用妖魔层面的划分,那就很明显了。

  煞级诡怪。

  低阶妖魔。

  中阶妖魔。

  高阶妖魔。

  沈长青现在便是处于高阶妖魔中,而且是在同境界里面,算是比较强横的那种。

  哪怕所谓的老祖,是比眼前的精怪高一两个境界,在其眼中也是完全不够看。

  “来吧!”

  “来的越多越好!”

  “俗话说井水不犯河水,但你们既然先对人族下手,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惊恐的眼神背后,有阴冷的神色一闪即逝。

  到得此刻。

  沈长青已经明白。

  镇魔司原先想要跟精怪谈一谈,看能否有合作的机会,这个可能性已然是不存在了。

  精怪吃人。

  不止是个别精怪有这样的现象,而是所有的精怪都是以人为食。

  就好比人族视猪羊为食物一样,这些诞生了灵智的精怪,也是差不多用同样的眼光去看待人族。

  这样一来。

  双方又岂有合作的可能。

  精怪一族实力不足则矣,一旦实力足够,只怕会瞬间成为人族的大敌。

  联手。

  简直是一个笑话。

  “精怪的威胁,必须扼杀在萌芽中,正好这一次全面了解下精怪的实力,如果不强的话,那就顺势告知东方诏,将所有精怪全面灭杀。

  若是实力强横,那更要情理干净——”

  沈长青暗忖。

  本来他就是不太同意,有朝一日跟精怪联手。

  如今有了这个事情,便是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想到这里。

  沈长青沉下心神,暂时没有什么动作。

  没多久。

  又有精怪蛊惑人族回来。

  原本只关押他一个人的牢笼,现在已经是多了十几个人了。

  时间流逝。

  对此。

  沈长青也不再观察周围局势,而是靠在一旁,闭目小憩。

  约莫过去一个时辰左右。

  他突兀的睁开双眸,侧头看向了某一个方向,那里有一股不弱的气息显露出来。

  “有强者来了!”

  到了自身这个境界,能被其称为强者的,实力自然不会弱到哪里去。

  沈长青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那股气息。

  几乎是相当于一位宗师巅峰的武者。

  随着他目光看去,紧接着,就看到一群精怪出现,而在所有精怪中间的位置,却是有一个身穿青袍,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正端坐在一头猛虎身上。

  “化形!”

  在看到青袍中年人的时候,沈长青心头一震。

  他感受到的那股气息,很明显就是来自于对方的身上。

  再看那被众多精怪簇拥的画面。

  青袍中年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精怪!

  一头已经可以化为人形的精怪!

  沈长青心中暗忖,但其仍然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在等。

  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此时。

  新来的一群精怪里面,走在最前面的那头精怪,已经是高声喝道。

  “北阳山脉北阳老祖到,特来恭贺青原老祖,三百岁大寿!”

  话音落下。

  庙宇中有爽朗的声音传出。

  “原来是北阳老祖到了,老夫有失远迎了!”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身穿黄袍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面上带着笑眯眯的表情。

  乍一看。

  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一头精怪,而会认为对方就是人族。

  “又一头宗师巅峰的精怪!”

  沈长青眼神闪烁了下。

  所谓的老祖,原来就是宗师巅峰的精怪,放在外面的话,也是相当于一位镇守使了。

  哪怕这个镇守使,只是最弱的一批。

  但——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精怪一方的实力已然不弱。

  在青原老祖出来以后,坐在猛虎背上的北阳老祖,也是飘然间离开虎背,落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本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也多了一分笑意。

  “恭喜青原老祖了,本座观青原老祖的样子,莫非是快要突破了?”

  “侥幸而已,能否突破还是一个问题。”

  青原老祖摇头,但面上笑容却是愈发灿烂。

  闻言。

  北阳老祖面上有艳羡的神色:“青原老祖若是再做突破,可就是人族中的宗师绝巅了吧,放在大秦当中,也差不多算是顶尖的了。

  到时候青原老祖,说不定还能捉两个镇守使吃一下。”

  说到这里。

  北阳老祖口中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完全破坏了原本的人族气质,显露出精怪的端倪。

  青原老祖眼中精芒吐露,然后就是摇了摇头:“镇守使哪有那么容易蛊惑,不过老夫也很好奇,镇守使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相比起来,妖邪可是难吃的很,那股味道真是恶臭。”

  “妖邪污秽,自是难吃,但人族却是不同的。”

  北阳老祖嘿嘿怪笑。

  他目光从青原老祖身上挪开,落在了被牢笼困住的人族身上。

  阴冷的眸光。

  让那些人族心中升起大恐怖。

  收回目光。

  北阳老祖侧身看向远方,青原老祖也是同样如此。

  这个时候。

  又有新的一队精怪到来。

  同时,也有高声响彻周围。

  “黑窟山脉黑窟老祖到,特来恭贺青原老祖,三百岁大寿!”

  “厉凶山脉厉凶老祖到,特来恭贺青原老祖,三百岁大寿!”

  不分先后,另外一队精怪也是到来。

  两队精怪数量都是不少,每一队都有几十头的样子,正中则是驮着一人。

  黑窟山脉一方的黑窟老祖,是个身穿黑袍,面容阴冷的中年人。

  厉凶山脉一方的厉凶老祖,是一个身穿血泡,面容有些狰狞丑陋的老人。

  跟前面的两个化形精怪一样,来的两个化形精怪,也全部都是宗师巅峰的水准。

  沈长青不禁怀疑。

  是不是到了宗师巅峰以后,精怪才能化形。

  至于黑窟山脉厉凶山脉的话,他也是有所耳闻。

  那是南幽府,几座比较大的山脉。

  看样子。

  眼前的四头化形精怪,每一头都是相当于一座山脉的精怪头领。

  “四头宗师巅峰精怪,剩下的都是先天精怪,数量加起来差不多也有数百了!”

  沈长青视线一点点的从那些精怪身上移动。

  有了其他人做掩护,他也不怕自己被人发现不对。

  数百先天精怪。

  四头宗师巅峰精怪。

  虽然未必是四座山脉所有的精怪,但也绝对是占据了一部分。

  “如果将其全部斩杀,那么得到的神通值只怕是不少了!”

  沈长青心中火热。

  不过他还是没有动手,打算再看看,是否会有别的精怪到来。

  要有的话,今天干脆全部一网打尽。

  但若是没有,那就不用等了。

  沈长青也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来一座山脉,想要找寻一两头精怪,却遇到了这样的大好事。

  ——

  庙宇前。

  数百精怪,犹如群魔乱舞一样。

  牢笼中的人族,便好似待宰的猪羊般瑟瑟发抖,有的人干脆吓的昏厥了过去。

  北阳老祖诡异的目光,在那些人族身上一一扫过。

  最后,再次看向了青原老祖。

  “青原老祖,你是打算把这些人族,全部当做血食,还是想要作为信仰工具来使用?”

  “区区几百人,能够给到的信仰力量又有多少,倒不如拿出来给大家享用,待我等实力突破,直接走出这青原山脉,入南幽府主宰一城一地。

  届时,要多少信仰力量,都没有问题。”

  青原老祖冷笑。

  信仰力量而已,几百人族根本起不到大的作用。

  相反。

  他对于青原山脉以外的人族,才是心动的很。

  奈何镇魔司的实力太强,以自己的实力,要是敢于在明面现身的话,保不齐就会惨遭横死。

  这个时候。

  北阳老祖说道:“话说镇魔司是否觉察到了我们的存在,凤丘山的凤丘老祖失踪不见,不知是否已经死了。”

  “凤丘老祖,那算个什么东西。”

  厉凶老祖嗤然冷笑。

  “他不过是刚刚炼化横骨而已,就算是内丹都没有凝聚出来,更别说是化形了。

  只是凤丘山中,没有什么强者存在,才让它得以称尊做祖而已。

  说不定是被哪一位路过的老祖给杀了,那也不奇怪。”

  闻言。

  北阳老祖不置可否。

  青原老祖则是点了下头:“厉凶老祖的猜测不无道理,如果镇魔司真的觉察到我等的存在,绝对不会没有什么动作的。”

  自己等都是寻常野兽孕育出灵智,本身就是极为不寻常的事情。

  换做自己是镇魔司的人,发现了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大肆搜寻。

  但到现在为止。

  青原山脉都没有镇魔司的人来搜查,那就足以说明了,镇魔司根本不清楚自身的存在。

  见此。

  北阳老祖也是颔首。

  对方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了,今天是老夫的三百岁大寿,也就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诸位既然能来,便是给老夫面子,人族血食已经备好,诸位便跟老夫入内享用吧。”

  “也好,那可就让青原老祖破费了!”

  “哈哈,说起来,老祖我也很久没有大肆享用血食了。”

  “是啊是啊,镇魔司看管的那么严,我也不敢胡乱出手,避免引来麻烦,哼,有朝一日,老祖定然要屠一城来打打牙祭!”

  几个化形精怪说这话,便是一同向着庙宇里面走去。

  牢笼中。

  沈长青听着几个精怪的交谈,面色平静。

  信仰!

  这些精怪做的事情,果然是跟他前世的记忆差不多,掠夺人族,不单单是享用血食那么简单,还有收集信仰的目的。

  至于信仰能有什么作用,那也很明显了。

  没吃过猪肉,总该见过猪跑。

  前世信息共享的时代,沈长青很清楚,信仰便是传闻当中可以封神的存在。

  在这个世界中。

  也有仙神的传闻。

  就好比庙宇内供奉的土地山神,实则便是仙神的一种。

  但是。

  土地山神是否真的存在,那还是一个问题。

  可若是真有信仰存在的话,那些被人族日夜参拜的神像,说不定真有成为仙神的一天。

  而从凤丘山以及眼下的青原山脉来看。

  所有精怪所处的地方,都是在庙宇里面,那么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

  这些精怪。

  都是想要取缔庙宇中的山神土地,从而受到百姓供奉,借助信仰的力量提升自己的实力。

  “信仰封神!”

  “这其中不仅仅是有信仰力量就够的,想来还要有某些契机才行,或者是相应的功法,如果只是有信仰力量就能成功,那么镇魔司不可能一点记载都没有。”

  沈长青眼神闪烁。

  天地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人族供奉山神土地自古就有,但镇魔司从来没有这一方面的记载。

  由此可见。

  单纯得到信仰,很难做到真正的封神。

  其中,还有一些关键的地方。

  “青原老祖如今是三百岁大寿,凤丘山的凤丘老祖,也是三百多年前才诞生灵智,这也侧面证明了我原先的猜测,精怪出现很有可能是跟妖邪降世有关。”

  虽说无巧不成书。

  然而,他也不相信,事情真能巧合到如此地步。

  沈长青抬头看着天空,昏暗的夜空,在他眼中却是亮如白昼。

  东方诏说过。

  镇魔司曾经猜测妖邪是自天外而来。

  “天地原先无缺,所以没有妖邪到来,是天地有缺以后,才有妖邪降世。”

  “天地无缺,也可以比喻成天地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状态,而天地有缺,便说明完全封闭的天地已经出现了一个口子。

  妖邪一族能从这个口子进来,也许还有别的东西,也能从这个口子进来。”

  沈长青心中思绪转动。

  他差不多可以肯定。

  如果镇魔司原先的推测是没有错的话,那么在妖邪到来以后,肯定是牵引到了某种原先天地没有的能量到来。

  正因为有了这股能量,寻常野兽才能诞生灵智,成为精怪一般的存在。

  “只是猜测归猜测,具体如何,还得真正问过才知道。”

  沈长青面色渐渐冷厉了下来。

  问谁。

  那自然是不用说了。

  此时。

  随着那几个化形精怪进入到了庙宇以后,没多久,就有青原老祖的声音传出。

  “孩儿们,都把那些血食带去洗涮干净了,然后全部送进来。”

  “是!”

  那些精怪闻言,都是低头回道。

  旋即,它们就是转身看向牢笼中的人族。

  一时间。

  被关押的人族,都是面色惊恐大叫。

  “不——”

  “不要吃我啊!”

  “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放过我吧!”

  面对众人的哀嚎求饶,精怪不为所动,狰狞的脸上有残忍的笑容,直接打开的牢笼,强行把人从里面拽出来。

  这个时候。

  本来是围困的牢笼,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成为了救命稻草。

  有的人死命抓着铁杆,不让自己被抓走。

  另一边。

  沈长青所在的牢笼,也是被打开了。

  那些关押的人族,都是吓得纷纷后退,躲到了一个角落里面,直接就把席地而坐的沈长青,给暴露了出来。

  “就你了!”

  豹王认得这个人,正是自己蛊惑而来的。

  虽然它很好奇,眼前的人好像不惧怕自己,但是也没有想那么多。

  只见一头豹子人立而起,宽厚的爪子直接向着面前的人抓去。

  锐利的指甲闪烁有寒光,仿佛轻而易举般,就能把人的皮肤给抓破。

  嗡!

  在爪子落在肩膀上面的时候,沈长青身体微微震动了一下。

  瞬间。

  爪子断裂。

  骨头清脆的响声,显得尤为刺耳。

  “啊!”

  豹王痛呼一声,忍不住抽身倒退。

  沈长青起身,一步步向着打开的牢笼外面走去。

  外面。

  豹王用一只前爪捂着自己另外一只前爪,狰狞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碧绿色的眼眸看向靠近的人时,有惊恐也有杀意。

  “有强者潜入,快,杀了他!”

  它没有迟疑。

  在沈长青靠近的瞬间,就是抽身爆退,同时口中大声呼喊。

  刚刚的一下子。

  自己看都没有看清楚,就被对方打断了一只爪子,野兽本能的趋吉避害,让豹王明白对方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不用豹王呼喊。

  这里的动静,也是引起了其他精怪的注意。

  几乎是第一时间。

  就有大量的精怪围了上来。

  它们每个都用碧绿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中间的人,大有立即出手,将其撕扯粉碎一样。

  “好胆,竟然敢混入这里来!”

  “来了就不要想出去了,正好尝一尝武者的味道。”

  “武者血肉比较有嚼劲,吃起来不但口感好,而且还能功力大增呢——”

  一个个精怪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武者!

  那可是珍贵的血食。

  特别是能打伤豹王的武者,一身气血更是非凡。

  它们已经有些在幻想,自己要是吞噬了此等武者血食,究竟能有多少好处了。

  就算不能增长实力。

  尝一尝味道,那也是好的。

  “尔等精怪,残害人族,本官身为南幽府镇守使,断然不能坐视不理,今日便将尔等诛杀,还南幽府一个朗朗乾坤!”

  沈长青看着围上来的精怪,往前踏出一步,便是沉声喝道。

  南幽府镇守使!

  听闻这个名号,那些精怪先是疑惑了下,紧接着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面色不由大变。

  顿时。

  就有精怪大声喝道:“不会被他吓唬了,南幽府镇守使怎么会来这里,杀了他!”

  “对,没错,南幽府镇守使岂会来这。”

  那些被吓住的精怪,也是反应了过来。

  再看向沈长青的眼神时,已是少了几分恐惧,多了几分愤怒。

  下一瞬。

  十数个精怪便是出手,向着他扑杀而来。

  “自寻死路!”

  沈长青微微摇头。

  右手双指往前印出,就有可怕的指罡轰击出去,瞬间就把一头精怪,给强行镇压成了肉糜。

  肉身崩裂。

  血肉炸开。

  鲜血飞溅到其他精怪的身上,使得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但是。

  其他精怪被一时间吓住,没有反应的过来,却不等于说他也会停手。

  只见沈长青闲庭信步般走动,神阳崩天指轰击出去,每一指落下,都有精怪爆裂开来。

  ——

  PS:月票1000-2000-3000欠更已结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