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至七十七章 星辰一指(月票28300-9300加更 二合一 )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一百七十六至七十七章 星辰一指(月票28300-9300加更 二合一 )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六至七十七章 星辰一指(月票28300-9300加更 二合一 )

  在顶尖战力上面。

  镇魔司现在暂时没有办法跟天下盟相比。

  可论及顶尖以下的战力,镇魔司却是一点都不怵天下盟。

  在天下盟没有成立以前,宗师数量最多的势力,镇魔司认第二,没有势力敢认第一。

  同样。

  哪怕现在天下盟成立了,综合了南幽府大多数的宗门势力。

  可要说宗师数量的比较,镇魔司仍然占据一定优势。

  所以。

  在镇守使没有出手的前提下,有门派的宗师出手,都是轻而易举般,就被镇魔司的宗师给拦截了下来。

  若非是南幽府现在各地仍有妖邪肆虐,不少宗师都是在各地镇压妖邪动乱的话。

  南海城镇魔司中的宗师数量,会更加的多。

  轰!

  轰!!

  城外,有宗师强者搏杀,气势无双。

  同时又有大军攀登城墙,两方互相厮杀不绝。

  冲霄的杀意,凝聚成为了煞气,让心性不好的人,都是为之胆寒。

  此等煞气。

  换做一般的妖邪在这里,顷刻间就会被冲击的烟消云散。

  城墙上面。

  云尊视线越过千军,直接落在了释摩诃的身上。

  感觉到了什么。

  释摩诃一样侧头看向了目光来源所在,正好跟对方的目光对上。

  两束目光。

  凌空相撞。

  云尊心神一震,收拢在衣袖中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释摩诃!”

  他死死盯着那个人。

  对方的样子,纵然是死,自己都不会忘记。

  正是他。

  才让南幽府的局面,崩坏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

  哪怕心中愤怒不已,云尊都没有动弹半分,他不敢出手,一旦出手,那就是自取灭亡之道。

  这个时候。

  释摩诃缓缓开口,声音宏大覆盖了偌大的战场。

  “听闻镇魔司的镇守使实力强横,本座也想亲自一观,不知是否有镇守使愿意赐教一二?”

  话说出口的时候。

  城池上,有不由自主的目光,落在了云尊等人的身上。

  但是。

  云尊面色不变,仿佛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出手?

  那是不可能的。

  不出手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出手了就是加快灭亡的进度。

  不到迫不得已,自己绝不可能出手。

  虽然这么做,有些丢面子。

  可跟性命相比,面子什么的,在云尊看来,都不是那么重要。

  看到云尊不为所动,释摩诃便是淡淡一笑。

  “原来所谓镇守使,不过如此!”

  他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镇魔司的人畏而不战,那就不用理会了,反正现在大秦一方,士气也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我们当真不出手?”

  费云眼神狠厉,镇魔司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当众踩过。

  若是不做出回应,只会贻笑大方。

  他能看得出来。

  现在守城的士卒,士气已经是受到影响了。

  闻言。

  云尊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个时候出手,只会中了他的下怀,慢慢看着吧!”

  他表面上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看起来好像颇有把握。

  但只有云尊清楚,自己是没有什么底气的。

  “若是城破,那就只能暂时撤退再说了,我若是要走,释摩诃只怕也留不下来!”

  如今。

  他考虑的,就是怎么退走会比较合适。

  从一开始。

  云尊就不认为自己能挡得住天下盟的进攻,现在来到这里督战,也并非是为了协助大军抵挡天下盟。

  而是他来了这里,对外也能解释说自己参战了。

  只是事不可为。

  那么后续撤退,便有相应的理由。

  死战!

  那也得分清楚具体情况才行。

  面对天下盟死战不退,在云尊看来,是极为愚蠢的做法。

  这时。

  天穹忽然间有狂风涌起,紧接着便是传来惊天的兽吼。

  所有人的动作都是本能的一顿,然后抬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只见一头生有双翼的凶兽,从天穹上空俯冲下来,凶悍的气息扩散出来,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畏惧。

  不过。

  真正让人在意的。

  却是凶兽背上,岿然不动般端坐在那里的人。

  轰——

  天魁落下。

  大地震动,劲风以它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周围的一些兵卒没能抵挡的情况下,就被劲风给先掀飞了出去。

  “小心!”

  “不好!”

  天下盟一方的兵卒,都是面色大变,看着来人脸上有畏惧的神色。

  没办法。

  一个人骑着凶兽冲天而降,给人造成的冲击力不小。

  特别是天魁气势凶悍,更是让人恐惧。

  在所有人畏惧慎重的目光中,端坐在凶兽背部的人,突然间一步凌空起身,宛如神祇般凌空立于上空位置,负手间可怖的气息便好似浪潮汹涌。

  “刚刚听闻,有人想要领教镇守使的手段,但不知说话的是哪一位,不如出来见一见!”

  平静不含丝毫情感的话语,从沈长青的口中说出,瞬间压过了战场所有的声音。

  他眸光平淡,却已是落在了大军正中的释摩诃身上。

  “他来了!”

  见到来人,费云面色复杂。

  别人不认识沈长青,他不会认不得。

  天境一战中。

  费云至今都是印象深刻。

  云尊目光看向凌空而立的人,面上有疑惑,也有凝重。

  “他就是沈长青?”

  话语中虽有询问,但又带上了一分肯定的味道。

  说实话。

  云尊没有真正的见过沈长青的样子,但如今从对方身上的气势,他便是明白,南幽府并没有如此强者存在。

  但凡是有此等强者,自己都会有过接触。

  所以。

  在第一时间。

  云尊就想到了那位新晋的南幽府镇守使。

  闻言。

  费云点头:“就是他!”

  “气势非凡,不知他的实力,是否真如现在所表露出来的一般,若是有的话,说不定真有抗衡释摩诃的可能!”

  云尊感慨了一句。

  他也希望有人能制衡的了释摩诃。

  毕竟南幽府镇守使的出现,已经是成为了定局。

  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

  既然如此。

  倒不如让南幽府的秩序,回归原本的样子。

  另一边。

  半跏趺坐的释摩诃,忽然间起身,赤脚凌空踏步,脚下自有虚幻莲花盛开。

  步步生莲!

  看着对方展露出来的手段,沈长青眉头微挑。

  这种手段。

  他其实也施展不出来。

  因为步步生莲,不是谁都能做的,而是要有特定的手段才行。

  不过。

  就算自认施展不出步步生莲的手段,可也不能说明,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方。

  是强是弱。

  只有真正的交手才能清楚。

  很快。

  释摩诃就已经凌空而立,做到了跟沈长青持平的地步。

  他一身白色袈裟,面色淡然:“我们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

  沈长青亦是平淡。

  旋即。

  两人便是沉默了下来。

  半响。

  释摩诃说道:“你能突破至大宗师的境界,的确是不错,但有一点要明白是,同为大宗师,有时候差距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本座看你天资不错,可愿入我天下盟?”

  “有句话沈某也想说,你天资不错,如今若是束手就擒,我或许能为你争取到活命的机会,如何?”

  “你很自信!”

  释摩诃深深看了他一眼。

  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的狂妄。

  在其眼中。

  对方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阿弥陀佛!”

  释摩诃低声宣了一声佛号,左手做拈花状,面上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冥顽不灵,那就让本座看一看,你究竟是有几分实力吧!”

  话落。

  一掌已是印出。

  可怖的真气汹涌而动,随着那一掌印出的时候,仿若引得风云变化。

  简单的一掌。

  已然是惊涛骇浪般的威势。

  见此。

  沈长青神情不变,几乎是不差多少的,一指向前点出。

  神阳崩天指!

  除却融合的星指神通以外,在他记忆中,神阳崩天指是自身拥有一定的数量程度,而且等阶最高的一门武学。

  那一指。

  炽热如大日般的气息浩浩荡荡,又有如同崩天之势般,铺天盖地席卷而去。

  如今。

  所有人都是抬头,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他们视线中,两股力量已然是轰击在了一起。

  咔嚓——

  空气炸裂。

  如同火山爆发般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紧接着。

  就是气浪滚滚。

  指罡崩裂,掌罡破碎。

  两者几乎是一触及分。

  沈长青的面色多了几分凝重,他本以为自己神霄金身六阶的实力,能够稳稳压住释摩诃一头。

  但没想到。

  方才的一下交手,不占半点便宜。

  显然。

  眼前的人,不是简单的大宗师。

  另一边。

  释摩诃也是收手,面上温和的笑容消失不见,眼神也是有了变化。

  “是本座低估你了!”

  他本以为,沈长青突破至大宗师,底蕴也不可能比得上自己。

  可没想到。

  从刚才的一下交手,自己并没有能压得住对方。

  由此可见。

  对方的实力一点都不简单。

  “你的实力我已经见过了,不如你再看看我这一招!”

  沈长青突然一笑。

  他抬起手,稀松平常般一指再次向着对方点了过去。

  但不同的是。

  随着一指落下的瞬间,天地风云变色,仿佛刹那间昏暗了许多,又好似有星辰自天外坠落而来,无穷的威势撼动虚空。

  看到这一指时。

  释摩诃终于变了脸色。

  面对那星辰坠落的一指。

  只见他一手竖于胸前,一手平推出去,金光自肉身上绽放出来,在虚空中凝聚出了一尊佛陀的虚影。

  佛陀浩大。

  仿佛占据了半边天。

  随着释摩诃一掌平推,佛陀亦是竖起一只手,向着前方平推而去。

  最终。

  两股力量汇聚在一起,变成了惊天的一掌。

  那一掌。

  好像能镇压时空,又好像能粉碎一切。

  在其他人的视线中,只能够看到天空分为了两种颜色,一为金色一为黑色。

  金色恢弘浩大,满是让人心悦诚服的正气。

  黑色吞噬一切,内里充斥让人心悸的毁灭。

  下一瞬。

  两股力量就是狠狠的轰击在了一起。

  黑色的夜空中,有星辰燃烧绽放出了最后一份光芒,把所有的黑暗都给驱散开来。

  同一时间。

  金色的世界中,佛陀多了一分血色肃杀,犹如神祇堕落成魔。

  轰!

  所有人都是本能的闭上了眼眸,等到再睁开的时候,眼前的视线便是一片模糊。

  那种感觉,就好像眼前的空间都扭曲了一样。

  良久以后。

  模糊的视线,才重新恢复过来。

  “——”

  云尊看着半空中的两人,收拢在衣袖中的手,再次紧握了起来,甚至是指甲嵌入到了皮肤里面,都没有任何察觉。

  就在刚刚。

  两股力量碰撞的时候,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

  同时。

  心中也是生出一种预感。

  如果自己在那股力量面前的话,不会有任何的抵抗机会。

  身为王阶镇守使。

  云尊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强大到这样的地步。

  “天,变了!”

  他呢喃自语。

  在释摩诃跟沈长青的身上,这位南海城镇魔司的掌权人,仿佛看到了镇守使镇压天下的时代,已经正在一点点的翻页。

  接下来。

  若是每一个大宗师,都掌握有如此力量的话。

  那么。

  天下将会是武者的天下,而非是镇守使的天下。

  不只是云尊震惊。

  一旁的费云以及向元等人,也都是脸色惊骇。

  虽然两股力量已经消失不见,但只要回想起方才那股毁灭的波动,他们就是心有余悸。

  太强了!

  强大到自己等人心中生不出半点抵抗的想法!

  就好像。

  自己等人在那股力量面前,如同一只脆弱的蝼蚁。

  镇守使尚且如此,寻常的武者就更加不用说了。

  在众人失声的时候。

  半空中。

  释摩诃缓缓说道:“没想到,你也掌握了这样的力量,本座是真正的低估了你。”

  “我也低估了你!”

  沈长青面色漠然。

  本以为自己掌握了星指神通,能够直接把对方给镇压下去。

  然而。

  万万想不到的是,释摩诃手中,竟然也掌握有强大的神通。

  两股神通级别的力量碰撞,他没有占据到什么优势。

  不过。

  对方也是一样。

  现在。

  沈长青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释摩诃身上绝对是有强大的机缘,而且是自己所想不到的那种。

  不然。

  对方不可能掌握有神通。

  说句直白的。

  释摩诃虽说是八百年前的强者,可从天察卫给到的消息来看,对方是在天境中沉睡了几百年。

  所以。

  这位大日如来虽是前辈,可也未必就比自己的底蕴强多少。

  如果说。

  臻至大宗师的境界,是对方依靠自身天赋,从而达到的成就。

  那——

  掌握有神通手段,就断然不可能是对方创造出来的。

  很简单的道理。

  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

  大宗师的寿元,虽然是比寻常宗师长一些,但也长不了多少。

  真正拥有神通。

  沈长青才明白,创造出一门神通,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还要有大量的时间才行。

  既要苦修到大宗师境界,又要创造神通。

  除非释摩诃,真的是在天境苦修了几百年,不然绝对做不到这个地步。

  因此。

  对方身上是有大机缘。

  而且,从这个机缘上面,沈长青还联想到了别的东西。

  那就是。

  究竟是谁创造了神通,创造了神通的强者又到底是什么境界的人。

  一时间。

  众多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一一掠过。

  很快,沈长青在猜想的时候,视线却从来没有离开过释摩诃的身上。

  此时。

  释摩诃宣了一声佛号,第一次郑重的介绍了下自己。

  “我乃天下盟盟主——释摩诃!”

  “南幽府镇守使——沈长青!”

  沈长青口中吐出几个字,旋即话语一顿,接着开口。

  “你我各自代表一方,任何一方要分出胜负,都要死伤不少,彼此皆为人族,若是内乱死伤过多,只是让妖邪一族看了笑话。

  如此的话,不如你我二个换个方式如何?”

  “愿闻其详。”

  释摩诃面上重新拥有了温和的笑容。

  沈长青说道:“一年后的今天,你我挑选一个地方决战,你若是胜了,我做主所有隶属于朝廷的力量全部退出南幽府,南幽府便拱手让给你天下盟了!”

  “好!”

  释摩诃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没有问,自己如果输了,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沈长青输了。

  大秦顶多就是损失一个南幽府,对方尚且有退路可言。

  但是。

  如果自身输了。

  释摩诃便是明白,自己绝没有退路可言。

  答应下来以后。

  他便是接着说道:“只是,本座又如何相信你,或者说,你有没有资格做出镇魔司集体退出南幽府的决定!”

  “我为南幽府镇守使,自然有权做出一切的决定!”

  沈长青自信一笑。

  南幽府中,他就是权利最大的那一个。

  任何的事情,自身都有决策的权利。

  再说。

  沈长青也不认为,自己会败给释摩诃。

  “另外。”

  “一年内,天下盟不得再生出半点事端,否则便是擅自撕毁约定,后果如何我就不能保证了。”

  他再次补充了一句。

  闻言。

  释摩诃深深的看其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中军当中,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退兵!”

  “盟主,现在退兵……”

  得到命令,有宗门的强者满脸不甘。

  但他话没有说完,就对上了释摩诃默然的目光,然后就把后面的话,都给憋了回去。

  在朝廷一方的人眼中。

  只见天下盟的大军,如同潮水般向后退去。

  地上。

  留下了大量的尸体。

  随着大军撤退,城墙上的守军,全部都是大松了口气。

  紧接着。

  便是有人大喝:“开城门!”

  城门缓缓打开。

  沈长青从半空中落下,重新坐在了天魁背上。

  天魁心领神会,向着城池里面走去。

  刚来到城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以云尊为首的众人,从里面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见过沈镇守!”

  云尊抱拳。

  余下的人则俱是躬身一礼。

  南幽府镇守使,单此一个身份,就比在场所有人都高。

  沈长青身形不动,淡淡说道:“都免礼了吧!”

  “谢镇守!”

  众人直起身。

  沈长青目光落在云尊身上:“你想必就是南海城镇魔司的掌权人吧?”

  “云尊见过沈镇守!”

  “呵呵,你很好,倒是挺沉得住气,不错。”

  沈长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闻言。

  云尊表面上没什么变化,心中却是微冷。

  他听得出来,沈长青是在变相的嘲讽自己。

  不过。

  云尊却没有回应什么。

  的确。

  前面自己的做法,是有那么一些丢人,但形势比人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费云见此,却是打了一个圆场。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都先回去府衙再说吧!”

  说完。

  他便是眼神示意了下。

  旁边的人见此,慌忙在前头带路。

  见此,沈长青没有再说什么,驱策天魁向着府衙而去。

  ——

  府衙里面。

  沈长青居于首座,剩下的城中知府,以及云尊等人,却都只能居于下座。

  “天下盟现在已经退却,释摩诃只要不是蠢人,他都不会违反约定,所以一年内南幽府不会再有什么乱象出现。

  至于败月城的事情,只能等解决了天下盟以后再说了。”

  沈长青率先开口。

  说话的时候,他目光在向元的身上停留了一会。

  对方是败月城的人,自己也是认识。

  闻言。

  向元低头不语。

  败月城镇魔司已经没了,自己虽然是镇守使,但如今在其他镇守使面前,已然是低了一头。

  云尊说道:“沈镇守先前跟释摩诃的约定,一年后的那一战,可有绝对的把握?”

  “有没有把握,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烦云镇守多操心了。”

  沈长青不留情的回了一句。

  顿时。

  云尊就被噎的说不出话。

  然后。

  沈长青接着说道:“不过,话虽如此,天下盟却也不能不妨,如今天下盟算是以此城为界,暂时把南幽府一分为二。

  天察卫必须要时刻注意天下盟的动作,有任何异常情况,都要第一时间上报。”

  “在下明白!”

  一直沉默的骆晋,这个时候抱拳说道。

  “嗯。”

  沈长青点点头。

  “另外因为天下盟的事情,相信南海城管辖范围内的妖邪,已经是有一些失控了,眼下必须要以清剿妖邪为主。”

  “另外——”

  “我要目前尚且属于南海城管辖范围内,所有投靠了天下盟,以及在妖邪肆虐期间,故意封山不出的宗门信息。”

  ——

  PS:月票28300/29300还更,解释一下月票番外的事情,我原先以为是当月投过月票就能看了,所以选了三张,结果谁知道是活动开始后投票才能看,给一些书友造成困扰,深感抱歉,为了弥补,以后再有月票番外,我会免费给大家看,不再有投票门槛,希望大家能谅解!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