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至四十九章 有我在,破不了(二合一 求月票)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一百四十八至四十九章 有我在,破不了(二合一 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八至四十九章 有我在,破不了(二合一 求月票)

  从邢奕口中,沈长青才算是对于破山城管辖范围内的情况,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等到对方说完以后。

  他才缓缓开口:“你是说,以往镇魔司管辖范围内,虽然是有些妖邪动作,但并不如何激烈,是近段时间才开始变得频繁活跃起来的?”

  “没错。”

  邢奕点头。

  闻言。

  沈长青找了个石凳坐下,然后指着对面的空位。

  “邢总管也不用站着,坐下来聊吧。”

  “多谢。”

  邢奕在对面坐下。

  等到对方坐下以后,沈长青才接着问道。

  “除了破山城镇魔司以外,南幽府的其他地方,有没有什么动作?”

  “早在前面的时候,南海城以及败月城的管辖范围内,妖邪异动就已经很频繁了。”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其实南海城跟败月城的妖邪异动,要早于破山城了?”

  沈长青抓住了一个重点。

  对此。

  邢奕点了点头。

  看到这里,沈长青便是陷入了沉思。

  妖邪有动作,那是必然的事情。

  换做他是妖邪一方的话,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好不容易有一个万佛宗崛起,把镇魔司正盛的威势给打了下来,而且让镇魔司损兵折将。

  妖邪要是不把握住这个机会,才是真正奇怪的事情。

  “妖邪一族趁此机会攻打镇魔司,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南幽府地势广袤,妖邪要是全面进攻的话,需要投入的力量太大了。

  但如果逐个击破的话,反而是损耗要少上许多。”

  沈长青面色平静。

  邢奕闻言,脸色不由一动。

  “沈长老是觉得,妖邪一族是要挑选三个镇魔司中的一个动手?”

  “你如果是妖邪一族的话,你是选择跟南幽府全面开战,还是逐个击破?”

  沈长青不答反问。

  话音落下。

  邢奕若有所思的点头:“的确,跟南幽府全面开战相比,逐个击破才是利益最大化。

  而且现在万佛宗风头正盛,对方的态度也是未明。

  如果这时候妖邪一族全面进攻南幽府的话,说不定也会引得万佛宗反弹,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万佛宗现在,虽然是跟镇魔司敌对。

  可认真说起来的话。

  对方其实并没有背弃人族身份,转而投向妖邪一方。

  在面对妖邪的事情。

  两方势力并不没有打生打死的必要。

  不过。

  从镇守使的陨落,再到现在镇魔司的损兵折将,两方势力注定是没有缓和的可能。

  一山不容二虎。

  大秦纵横天下三百余年,也不会容许有不受自己约束的势力,存在于自己的地盘里面。

  沈长青说道:“逐个击破是必然的事情,现在我们要弄清楚的是,妖邪一方的目标究竟是哪一个镇魔司。

  是我们破山城,还是南海城亦或者败月城。

  它们没有任何动作便罢,一旦准备进攻的话,那就是雷霆之势了!”

  闻言。

  邢奕心头沉重。

  是啊。

  妖邪不进攻则矣,一旦进攻的话,声势绝对不会小的。

  前段时间进攻国都的一幕,就可以看得出来。

  妖魔以下者,自不用多说,数量不再少数。

  就算是妖魔,都是出现了不少。

  潜伏许久不曾露面的永生盟主,最终也亲自出手了。

  所幸的是。

  东方诏实力惊人,任凭妖邪发动如此攻势,都被他一人给全部挡了回去。

  然而。

  封魔塔也是被叛逆入侵,封印许久的大妖脱困而出。

  由此可见。

  妖邪一族不动手的时候,看似威胁不大,真正决心动手的时候,便是天崩地裂的声势。

  眼下南幽府三大镇魔司的力量,几乎都是摆在了明面上。

  如果妖邪一族要攻打的话,那么准备的力量,绝对不会比镇魔司明面上的力量弱。

  在邢奕沉默的时候。

  沈长青又是询问了一些情况。

  良久。

  他把消息都给整合了一下,然后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这么说来的话,先是败月城跟南海城妖邪活跃了许多,然后才是我们破山城?”

  “没错。”

  邢奕点了点头,然后就好似想到了什么。

  “沈长老的意思是……”

  “如果你是妖邪一族的话,在你面前有三大镇魔司,你要对其中一个镇魔司出手,会做些什么样的准备?”

  “我肯定会暗自进行,不让另外两个镇魔司察觉。”

  邢奕不假思索的回道。

  沈长青说道:“那如果没有办法暗自进行呢?”

  “那就用别的手段缠住他们,让他们暂时不能脱身……”

  话说到了这里,邢奕直接顿住了,面上有震惊的神色。

  “沈长老的意思是说,妖邪一族是要准备对我们破山城动手,眼下另外两个镇魔司的情况,实则就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消息方面,他也是刚刚得到没有多久。

  所以。

  也没有时间去深入分析太多。

  现在通过沈长青的话以后,便算是把一层迷雾都给揭开了。

  沈长青沉吟了下:“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暂时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什么,但假设,如果妖邪一族目标真的是破山城,那么它们现在不应该加大破山城的动作,引起我们的警惕才是。

  除非,它们是还有别的目的……”

  不等邢奕回答。

  他接着自顾自的说道:“破山城虽然是镇魔司的分部,但也存在多年,底蕴深厚非是一般势力能够比拟。

  即将决定了要对破山城出手,那肯定是要摸清楚破山城的底细,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既是如此的话,那么在大战前夕闹出一些动静,一是能够分化破山城内的力量,二也能顺便探查一些破山城的情况,岂不是一举两得!”

  随着境界的提升。

  沈长青在思考事情的时候,头脑也是清明了许多。

  有的东西顺藤摸瓜下,也能猜测个八九不离十。

  一旁的邢奕听到这个分析,也是感觉有很大的可能。

  “沈长老的推测不是没有依据,如果妖邪一族真的要对我们破山城出手的话,距离全部进攻的时间,不会相隔太久的。

  万一真的被察觉到什么不对,很容易引得其他分部支援。”

  作为破山城天察卫的总管事。

  邢奕也不是什么愚蠢的人。

  在得到相关的信息以后,他也同样能看出一些东西。

  不然的话,对方也没有资格担任现在这个职位。

  沈长青颔首:“邢总管说的没错,妖邪一族的试探不会持续太久的,如果我们猜测没错的话,它们是真的盯上了破山城。

  那么未来几天,就是它们真正进攻的时候。”

  “可要求援?”

  邢奕问道。

  破山城实力折损不少,季天禄又是伤势未愈。

  此时如果有妖邪大举进攻的话,那就很难抵挡的了了。

  现在求援,虽然时间上有些来不及。

  但只要消息及时,到时候说不能真能有支援及时到来,却也说不定的。

  沈长青神色淡然:“求援大可不必,妖邪一族虽强,但我镇魔司也不是吃素的,它们真敢进攻的话,我必让他们有来无回!”

  妖邪进攻。

  正好符合他预先的设想。

  自己回来破山城的目的之一,不就是为了在妖邪进攻的时候,收割一波杀戮值吗?

  现在妖邪真的要来,无疑是一件好事。

  再说了。

  以自身的实力,除非是王慕白那等级别的强者出手,否则,沈长青自信不怵任何人,包括妖邪。

  面对这一番自信的话语。

  邢奕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

  “妖邪一族如果进攻的话,永生盟必定首当其冲,那位永生盟主说不定都会亲自出手,他的实力可是不简单。

  国都一战,虽然其惨败于东方镇守手中,但实力却是强大的很。

  就算是季镇守全盛时期,都不一定能对付的了那位永生盟主。”

  说到这里。

  他看着沈长青的眼神变得微妙。

  言外之意。

  季天禄都对付不了的强者,你真的能够对付吗?

  如此质疑。

  沈长青没有解释太多。

  “季天禄曾经说过,眼下破山城镇魔司一切都以我为主,如此一来,我应该有资格任何决策吧?”

  “那是自然。”

  邢奕低头。

  闻言。

  沈长青从位置起身,负手背对着邢奕。

  “既然我有权做出一切的决策,那你就不用质疑太多了,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自己的道理,天察卫只会按照命令行事就可以了。”

  “是!”

  邢奕仍是低头回道。

  他也刚才也不过是多嘴提醒了一句而已,沈长青要一意孤行的话,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沈长青转身,目光落在对方的身上。

  “那就劳烦邢总管把目前妖邪肆虐的城池,全部都整理成一份卷宗给我,然后再行通知一下,目前镇魔司内所有玄阶及以上的除魔使,半天后前往大殿议事。”

  “是!”

  邢奕点头回应。

  就在对方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沈长青突然间再次开口。

  “对了,我想问一下,你对于杜尔有没有什么了解?”

  “杜尔?”

  邢奕微微一怔,然后便是解释。

  “他乃是败月城天察卫的总管事,算是跟在下平职吧,只是我等往日接触不多,所以谈不上什么了解。”

  “那没事了。”

  沈长青挥了挥手。

  ——

  邢奕的动作很快。

  一个时辰的时间不到,就把所有的问题都给整理成了一份完整的卷宗,然后放在了沈长青的面前。

  卷宗上面的内容,除了记载有哪些城池出现妖邪作乱以外,还详细到了妖邪级别的一个评估,以及数量等等。

  一刻钟左右。

  他才算是把卷宗的内容都给看完。

  “十七城有妖邪行踪,但是天察卫的评估来看,最强的妖邪只是在怨级而已,其中大多数都是处于一个幽级范围,但数量却是一点都不少。”

  对沈长青这个级别的强者来说,不论是怨级还是幽级,都跟蝼蚁差不多。

  但是。

  在一般的百姓以及除魔使看来。

  这等级别的妖邪,却是拥有致命的威胁。

  先天武者。

  面对一头怨级诡怪,都不敢说有百分百的胜算。

  看完卷宗的内容以后。

  沈长青便是陷入了沉思。

  不知过去多久。

  他看了一眼天色,然后才起身离开院子,向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

  有除魔使见到,都是低头问候。

  “沈长老!”

  “嗯。”

  沈长青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等到大殿的时候,他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说了多少个嗯。

  大殿内。

  人头涌动。

  看似人数很多,但殿内却是出奇的安静。

  等到沈长青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转头看向对方,然后齐声问候。

  “见过沈长老!”

  没有回话。

  他径直来到往日季天禄的座位面前,然后转身坐下。

  那一刻。

  从上往下看,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众人恭敬的神色。

  一时间。

  沈长青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就好像他把底下人的生命都给掌握在了手中,只要自己随口一句话,便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权利果然是让人着迷!”

  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以后,沈长青就是从那种错觉中退出。

  如果自己真的成为一个镇魔司分部的掌权人,那么的确是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利。

  不过。

  眼下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

  他看向那些人,便是平静开口。

  “我是谁,相信诸位都是清楚的很,所以也就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季镇守闭关以前,说过镇魔司的事情,都暂时由我来全权负责。

  在这期间,我也希望诸位能够配合,否则后面的事情会很难展开。”

  话音落下。

  邓谷率先开口:“季镇守既然有言在先,我等自当听从沈长老的命令!”

  “沈长老做主便是。”

  “不错!”

  在邓谷开口以后,也有一些除魔使出言附和。

  剩下的人面色有些复杂,但也没有出言反对什么。

  见此。

  沈长青也没有过于在意,而是直入正题。

  “前不久,天察卫有消息传来,言明我镇魔司管辖范围内,妖邪过于活跃,引起了不少百姓死伤,对于这件事,你们可有什么看法?”

  静!

  死一般的寂静!

  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没有擅自开口。

  对于这个消息,他们也是刚刚得到而已。

  邓谷抱拳:“镇魔司原先跟万佛宗开战,就已经损失了不少,现在妖邪异动,很有可能是妖邪一族,想要趁此机会进攻我镇魔司。

  此事在下以为,绝对不能有任何马虎。

  否则庐阳城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再次重演。”

  庐阳城被妖邪所灭的消息,如今在镇魔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在他话落的时候。

  也有别的除魔使点头:“邓除魔说的不错,妖邪如今有任何异动,都该全力镇压下去,不能让它们误以为我镇魔司软弱可欺。”

  下方人的反应,跟沈长青预料的差不多。

  听闻妖邪进攻的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全力镇压。

  同样的。

  这样的反应,也是符合了妖邪一族的预测。

  “镇压是必然的,不论什么时候,我镇魔司都是以镇压妖邪为己任,如今有妖邪祸乱,我等镇魔司中人,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说到这里。

  沈长青看着下方众人的面色:“从情报来看,目前肆虐的妖邪最强者只在怨级,但是却不能排除,这些只是妖邪一方的先头部队。

  若是再有煞级诡怪强攻的话,后果便是不堪设想了。

  所以,我决定所有十万人以下的县城,各自有两位玄阶除魔使镇守各地,但凡有任何妖邪行踪,都将全力诛绝。”

  “另外——”

  “妖邪祸乱的十七城,各自需要一位地阶除魔使前往,帮忙稳住局面,另外镇魔司内剩余的地阶除魔使以及天阶除魔使,以百里为一个支援点。

  各地城池但凡出现不可抵挡的情况时,每个支援点的强者要迅速前往,不得有误。”

  闻言。

  不少人都是面色一变。

  邓谷面色迟疑:“沈长老,如果这么做的话,镇魔司内的力量差不多算是消耗一空了!”

  南幽府很大。

  破山城镇魔司虽然只是三大镇魔司之一,但是掌控的地域也是一点都不小。

  尽管其所处的位置,乃是这个地域的中心位置,正好能够首尾相顾。

  但要是按照沈长青的说法。

  就算是镇魔司所有的强者派遣出去,都是不太够用的。

  “不错,若是镇魔司内的力量消耗殆尽的话,万一妖邪直奔破山城而来,岂非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挡的了!”

  也有人微微点头。

  这不是一件儿戏的事情。

  破山城乃是镇魔司分部所在,也是广袤地域的命脉所在。

  如果破山城被毁了,那么绝对会引发大乱。

  沈长青自信一笑:“破山城只要有我在,那就破不了,这些事你们不用管那么多,只需要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就行了。”

  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震。

  按照对方话中的意思,是打算独自一人镇守破山城了。

  对于沈长青的实力。

  他们自然不会怀疑什么。

  对方在南幽府,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了。

  但是。

  就算是再有名气都好,对方也不可能跟季天禄相比。

  宗师绝巅的强者,撑死了也就是相当于侯阶镇守使罢了。

  就算是季天禄。

  都没有自信说,以一己之力就能守住破山城。

  沈长青的话,在这些人看来,无疑是有些夸大了。

  可顾及到对方的颜面,以及畏惧于对方的实力,他们才没有出言反驳什么。

  这个时候。

  沈长青接着开口:“对付妖邪是我镇魔司的责任,同时也是所有秦人的责任,真到了事不可为的时候,大可向周围的江湖势力借力。”

  借力!

  有人皱眉:“那些江湖势力跟我们并不对付,贸然借力的话,他们未必会愿意吧。”

  “愿不愿意,是他们的事情,做不做是我们的事情,真到了事不可为的时候,不用去考虑那么多。”

  沈长青抬手,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紧接着。

  他又是看向了默然不语的邢奕。

  “如果天察卫全力输送消息的话,单是破山城镇魔司管辖范围内的事情,要多长时间可以送到我的手中?”

  “若是全力输送,最多不会超过一天的时间。”

  邢奕沉声说道。

  虽然破山城地势广袤,但天察卫也有自己的传讯手段。

  真到了紧急的情况下,传讯的速度会比正常时候快上许多。

  得到确切的回答。

  沈长青对于天察卫的手段,又是多了几分凝重。

  这种情况下,邢奕是不可能胡乱说大话的。

  那就是说。

  天察卫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一些传讯手段。

  旋即。

  他点了点头:“好,近段时间,我要天察卫密切留意所有的动静,任何一个异动都不要放过,以最快的方式传讯给我。”

  “没问题。”

  “好了,事情就暂且这样吧,稍后会有相应的信息下放到你们手中,尔等务必在三天以内,到达指定的地方,不得有任何的拖延耽误!”

  沈长青最后敲板决定。

  闻言,

  其他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是整齐的离去。

  ——

  小院里面。

  沈长青把一个玉盒,交到了江左的手中。

  “沈兄,这是?”

  看着面前的玉盒,江左面色疑惑。

  以他的感知,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玉盒中蕴含有强大的威势。

  沈长青说道:“这次任务危险性不小,这东西就算是留给江兄防身所用了吧,如果真遇到不可匹敌的危险时,大可把玉盒打开,相信都能化险为夷的。

  如果事后江兄还是没有使用的话,那就把玉盒还回来。

  切记,不到危险的时候绝对不能打开,否则就浪费掉了。”

  听沈长青说的郑重。

  江左也意识到,手中的玉盒很有可能是一种消耗性的手段。

  至于是什么手段,他也并不清楚。

  看到他的疑惑。

  沈长青又是补充了一句:“如果碰到低阶妖魔的话,想来能让你安然脱身,但要是碰到了中阶妖魔,那就自求多福吧。”

  这句话。

  让江左心头一震。

  这是什么意思?

  岂不是等于是在说,玉盒中放置的东西,就算是涉及到了妖魔层面的妖邪,也一样可以对付的了。

  顿时。

  他看向玉盒的眼神,就已是震惊了许多。

  “沈兄,这不会过于贵重了……”

  “没事,必要时候再用,不过要能不用,那就最好不用吧!”

  沈长青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话。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