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垂垂老矣?(求月票)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垂垂老矣?(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垂垂老矣?(求月票)

  地阶除魔使陨落!

  沈长青深吸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这件事我知道了!”

  “沈长老慢走。”

  负责人就不再说什么。

  他也只是尽到义务提醒一下而已。

  实际上。

  在其看来。

  以这位沈长老的实力,也不是那些江湖武者,可以对付的。

  从天察卫据点离去。

  沈长青心中的杀意,就是多了几分。

  如果说前面释摩诃,斩杀两位镇守使,算是让万佛宗跟镇魔司,彻底撕破脸面的话。

  那么。

  其他人袭击除魔使,也已经是把自己,推到了镇魔司的对立面上。

  “他们真的不怕死,还是对万佛宗真有那么大的信心,袭击除魔使,一旦暴露可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沈长青眼神闪烁。

  他本以为。

  万佛宗掀不起什么风浪才是。

  所谓的宗门集结响应,也只是一个噱头,等到镇魔司强者到来,所有宗门都会做鸟兽散。

  但是。

  那些宗门现在却敢袭击除魔使。

  如此一来。

  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此事一出。

  南幽府就算是要乱了。

  看着天空,沈长青心中思绪却是飘的有些远。

  大荒府还在战乱当中。

  洛安府局势也不容乐观。

  现在南幽府又是陷入乱象,再加上前面国都受到袭击,各地妖邪愈发猖獗。

  他仿佛看到了,一条迟暮的真龙,正在被百兽所撕咬。

  “大秦立国三百多年,难不成真的气数要尽了?”

  国之将亡。

  必有祸端。

  现在各方面的事情,都似乎在彰显着,屹立于这方土地三百多年的国度,要彻底走向消亡。

  说实话。

  大秦亡不亡,沈长青不是非常在意。

  他在意的。

  只是大秦亡了,使得局面会更加混乱。

  那时候。

  会波及到自身而已。

  所以。

  大秦要是能撑一段时间,那就最好撑一段时间,等到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一切的时候。

  届时。

  大秦亡不亡,也就没关系了。

  沈长青可没有忘记。

  释摩诃跟那头大妖,可都是在盯着自己。

  而且。

  自身得罪永生盟,也是得罪的不浅。

  如果没有大秦在前面挡着,下一瞬,他就有可能被人给碎尸万段了。

  摇摇头。

  沈长青驱散心中杂念。

  想那么多没有用,姑且算作大秦是要亡了,那自己就要在大秦局面全面崩坏以前,尽可能的提升实力。

  掏出卷宗。

  看了下上面的信息,然后就向着下一个地点而去。

  ——

  国都。

  镇魔司。

  议事大殿内。

  一个长相普通,看不出具体年纪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过镇守大人!”

  “有事?”

  东方诏声音平淡。

  那人双手托举一枚竹筒,低头说道:“有南幽府的消息传来,言明是要给镇守大人亲自过目。”

  “南幽府,莫非是万佛宗的事情,又有什么变故?”

  东方诏面色疑惑。

  他是清楚现在南幽府局势的。

  两大镇守使陨落。

  万佛宗又是集结各宗,大有掀翻镇魔司,自己做主的意思。

  如果说南幽府有什么消息,需要传给自己的话,那么大概率就是万佛宗的事了。

  闻言。

  那人摇头:“属下不清楚,但如今万佛宗那边,的确是有一些变化。”

  “什么变化?”

  东方诏伸手摄取,竹筒顿时飞到了他的手中。

  拆取竹筒的时候,口中同时询问。

  那人说道:“南幽府不少宗门响应万佛宗号召,暗地里袭击各地除魔使,使得不少除魔使折损,其中就连地阶除魔使,也有丧生的。”

  嗡——

  无形的气势弥漫开来,整座大殿都仿佛是在轻轻哀鸣。

  那人肩膀便是沉重,险些直接跪倒在地。

  东方诏手中捏着竹筒,面色平静到让人畏惧。

  “好,好得很,我镇魔司真的是太久没有出手,让他们以为镇魔司已是垂垂老矣,但是他们却不明白,一头猛虎纵是垂垂老矣,也绝非是野犬可以挑衅的。”

  “况且——”

  “我镇魔司也非垂垂老矣!”

  怒!

  东方诏是真的怒了!

  如果前面只是万佛宗一家,挑衅镇魔司的话。

  那么现在。

  就等同于是整个南幽府,都在挑衅镇魔司。

  此事。

  如果不解决的话,镇魔司日后在南幽府行走,会受到层层阻碍。

  其他各府,同样会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可以说。

  万佛宗如今是在试图强行打开,一个封印无穷灾祸的封印。

  一旦南幽府局面不能镇压下去。

  那么。

  大秦九府。

  都将全部陷入动乱。

  镇魔司威势不存。

  维护大秦稳定,那就更是一个笑话了。

  那人低头说道:“万佛宗以及南幽府宗门,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少天,只要我镇魔司强者一动,顷刻间就能让其灰飞烟灭。”

  “狮子搏兔,尚且全力以赴,万佛宗有如此底气,我等也不能轻视了。”

  东方诏摇头。

  他看着下方那人,面色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传闻万佛宗如今主持大局者,乃是八百年前的大日如来释摩诃,消息可是完全准备?”

  “启禀镇守大人,那人的确是释摩诃,根据天察卫的消息来看,他已经是打破了武者极限,晋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

  释摩诃把那个境界,称之为大宗师。”

  “大宗师!”

  东方诏呢喃了一句。

  紧接着。

  他的眼睛就是微微一眯。

  “看来对方的确是突破成功了,只是打破宗师极限,晋升大宗师就能活八百年,本座却是不信!”

  “据消息来看,释摩诃不是一直存在于万佛宗里面,他在七百多年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另外南幽府前段时间开启的天境,曾在七百多年前开启过一次。

  也就是在那时候,释摩诃才真正消失不见了。

  等到这一次天境开启,他才再次出现于众人眼中。”

  那人说道。

  闻言。

  东方诏心中一动:“你是说,其实释摩诃不是真正的活了八百年,而是在天境当中,使用了某一些手段,才最终得以活到了现在?”

  “不错!”

  那人先是点了下头。

  然后,就是酝酿了下,继续开口。

  “从天察卫得到的消息来看,傅月、萧安以及云顶天三人中,起码有两人是在天境中,服用了寿元果。

  而他们,却又恰好的死在了释摩诃的手中。

  另外从谪仙谷出来以后,释摩诃也曾袭击沈长青,而沈长青当初在天境中,是夺取了三枚寿元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跟荀曲也都服用了寿元果才是。”

  听到对方的话。

  东方诏面色冷静:“你的意思是,释摩诃杀了傅月跟萧安等人,很有可能是因为寿元果的缘故。”

  “是的。”

  “除此外,天察卫还有得到别的一些消息吗?”

  “暂时没有多余的消息,不过南幽府的天察卫,已经全部散布了出去,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加准确的消息到来。

  但属下以目前的消息猜测,释摩诃很可能是掌握有某种手段,就算是他人服用了寿元果,也一样能够掠夺而来。”

  那人说到这里。

  先是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而且,释摩诃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是等到寿元果成熟的时候才出现,绝对是有预谋准备的。

  可能存在某些秘法,让他在天境内等待了几百年,直到寿元果成熟,企图服用寿元果得以延寿,也可能是纯属巧合。

  属下以外,前者的可能性更高。”

  在释摩诃出现的时候。

  天察卫就已经全力收集,有关于释摩诃一切信息的情报。

  如今。

  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收集到,所有的情报回来。

  可凭借现有的一些情报。

  对方也是能推算出很多的东西。

  东方诏颔首:“你的推算有一定依据,帮本座传讯南幽府镇魔司,问一问他们可有把握对付万佛宗,若是没有的话,国都可以给予一定的支援。

  但是本座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以雷霆之势,将万佛宗以及一干叛逆全部镇压下去。

  如若做不到,使得大秦九府受到波及,那就让他们等着吧!”

  “属下领命!”

  那人躬身一礼,然后就是缓缓退了下去。

  大殿内。

  重新恢复了平静。

  东方诏没有马上打开竹筒,而是脸色忽然间潮红了几分,又忽然间有黑色渲染。

  往复许久以后。

  脸色重新恢复正常。

  他轻出一口气,眼中有些莫名的情绪。

  “麻烦啊!”

  叹了口气。

  东方诏这才看向,从竹筒中取出的白纸,摊开查看起里面的内容。

  一息!

  两息!

  三息以后。

  他的脸色便是猛然间一变。

  “精怪!”

  白纸里面写着的东西,赫然是沈长青从南幽府那边传来的。

  经过天察卫的传讯。

  消耗一些时日,终于是到了国都这里。

  东方诏原先以为,竹筒里面的内容,只是跟南幽府的局势有关。

  却没想到。

  竹筒里面记载的内容,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精怪!

  这个名字对东方诏来说很陌生。

  但是。

  白纸里面也有写着,究竟什么才是精怪。

  生有灵智是为精!

  身体异变是为怪!

  沈长青在白纸上写着的,便是凤丘山中精怪的消息,以及一些自己的猜测。

  良久。

  东方诏把白纸放下,眼中也有疑惑。

  “这些东西,究竟是沈长老自行推测的,还是以往曾经存在过?”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