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该诛九族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三十章 该诛九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章 该诛九族

  “临安城知县,竟然真的敢勾结妖邪,该死!”

  “从信中来看,赵方已经畏罪自杀了。”

  “哼,勾结妖邪又岂是一个畏罪自杀可以解决的,若是人人勾结妖邪的后果,都只是以死谢罪就可以既往不咎,那天下得有多少人背叛人族。”

  周元正冷笑,在他眼中来看,赵方的死只是一个开始。

  “勾结妖邪,背叛人族,妄图献祭临安城供养诡怪,数罪并罚,该诛九族!”

  说话间。

  他的视线,看向了东方诏。

  对此。

  东方诏缓缓开口:“从清灵玉佩上看,临安城知县的确是勾结妖邪不假,但赵方怎么说也是一城知县,要抄家灭族也得陛下首肯才行。

  待到明日入朝,我自当如实禀告。

  说起来,一个见习除魔使能够斩杀一头强大的幽级诡怪,且能斩杀妖人,实力倒是不俗,你对此人可有熟悉?”

  问话的对象。

  是下方站着不敢乱动的江左。

  听闻询问。

  江左拱手回道:“启禀东方镇守,沈长青自一年前就已经入了镇魔司,成为见习除魔使,根据上任黄部除魔院管事刘昌留下的记录,沈长青入镇魔司三月,就已经晋升通脉。

  论及天赋,沈长青比绝大多数的除魔使都要强大。”

  “哦,三月通脉,没想到竟是一个天才人物!”东方诏眉头微挑:“三月晋升通脉,花费八九个月时间,突破通脉中期不难,就算是后期也有一定可能。

  这么一来,斩杀一头强大的幽级诡怪,也算是正常。”

  绝世天才。

  修行速度自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

  三月通脉,一年通脉中后期,可能性一点都不小。

  当然了。

  通脉到先天的跨度,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想要打破这一层藩篱,花费的时间,不是锻体到通脉可以比拟的。

  “对了。”

  周元正想到了一些事情,看向江左:“前些时日天察卫传来消息,说广源府临安城一带有妖魔精血出世,那么现在坐镇临安城的,是否也是这个沈长青?”

  “正是!”

  江左点头如实回道。

  周元正了然。

  镇魔司每天发生太多的事情了,各地天察卫都会源源不断,把所有收集到的情报传过来。

  对于许多事情,他都是有一些耳闻,但不是过于重要的话,也不会刻意记住。

  就好比临安城的妖魔精血出世。

  那等级别的妖魔精血,对于镇魔司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在有人作出安排以后,周元正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

  现在因为勾结妖邪的事情。

  他才再度想起了有关于临安城的一些东西。

  “一个三月通脉的绝世天才,要是折在了临安城,倒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出世的妖魔精血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对于一般势力而言,诱惑力不小。

  他一个没有突破先天的武者留在那里,哪怕有镇魔司的招牌,不一定可以镇得住场面。”

  有镇守使摇头,大有把沈长青调回来的意思。

  东方诏面色平淡:“成长起来的绝世天才,那才是真正的天才,眼下镇魔司力量大多都被各地妖邪牵制,他虽然只是见习除魔使,但实力不弱。

  一般的黄阶除魔使,也未必能够比拟的了。

  正好让他留在那里,若是能够安然回返,那就是值得培养的人才,江左你有什么建议?”

  “属下听从诸位镇守的意思!”

  江左被吓了一跳,慌忙低头回道。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哪里有资格左右镇守使的想法,这个时候,自己当个透明人是最实在的了。

  “不过——”

  东方诏话锋一转:“他到底是刚刚入镇魔司没有多久,不算是黄阶除魔使,此次任务有些棘手,我镇魔司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说完,他看向周元正等人。

  “几位镇守以为,我们该如何做合适一些?”

  “既然决意让他镇守临安城,那就给他黄阶除魔使该有的待遇,自藏书阁二层挑选一门武学给他便是,若是日后能破境先天,也是一件好事。”

  周元正不假思索的回道。

  剩下两人没有说话,但意思也是差不多。

  东方诏点头,看向江左:“从今日起沈长青便为黄阶除魔使,另外藏书阁二层内功武学挑选一门赐予,另外再赠一瓶通脉丹,跟随其他东西,一并送往临安城。”

  “属下遵命!”

  江左躬身领命。

  “明日我会入宫禀明陛下,处理临安城的事情,但想来新的知县不会那么快任命,在此以前,让沈长青暂代临安城知县一职,不要求他做出任何政绩,只要维持城中稳定即可。

  若是到时候临安城事情仍没有解决,镇魔司能够腾出手来,就会派人过去相援。”

  ——

  从永福当铺回来,沈长青就又回到了原先的客栈住下。

  按照他的本意。

  自己应该只是去打探下妖魔精血的消息,确认一些事情后,就直接打道回府,前往国都镇魔司的。

  至于临安城的其他事情,那就跟自身没什么大的关系。

  沈长青万万没想到的是,眼看自己就要走了,结果镇魔司还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套。

  “早知道就不去天察卫那里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他也明白,不是自己不去天察卫那里,就不用镇守临安城了。

  事实上。

  信笺从镇魔司发出,落在天察卫手中以后,天察卫有的是办法,把信笺传递到他的手中。

  两者差别,就在于时间早晚而已。

  就算现在自身已经彻底离开了临安城,乃至于离开了广源府,说不定都会折返回来。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

  沈长青在这两天里面,也在临安城认认真真的逛了一下,有关于赵方勾结妖邪的消息,已经是不胫而走了。

  毕竟当晚发生的事情,被不少人看在眼中,那些衙役并非每个人都会紧守口风。

  另外。

  赵方堂堂一个知县的死,更是没有可能隐瞒得住,再加上衙役把赵家严加保守,亦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所以到现在,临安城的百姓也差不多都知道了,赵方勾结妖邪的事。

  一时间。

  赵方以及赵家的人,都是受到了万人唾骂。

  当然,对于沈长青来说,却是没有太大影响。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