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默认的规矩(求月票)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九十章 默认的规矩(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章 默认的规矩(求月票)

  “好一句各凭本事!”

  傅月抿嘴一笑,看了云顶天等人一眼后,重新把目光落在了荀曲的身上。

  “荀镇守,你我都是镇魔司的人,又何必在敌人面前大打出手,不若我等联手先把外人除掉,然后你我等自己人,再慢慢分配如何?”

  话音刚落。

  云顶天跟尹子真的面色就是一紧。

  他们就担心的。

  就是几个镇魔司的人联手,然后把自己两人给排除出去。

  尽管宗师巅峰的强者,不弱于镇守使。

  可是。

  他们两个人,要是想对付在场五个镇守使,那就是一个笑话。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荀曲身上的时候。

  这位破山城的镇守使,只是淡漠的看了傅月一眼。

  “争夺灵果那就争夺灵果,说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若是我跟你们联手把他们除掉,那回过头来等着被除掉的人,只怕就是我了吧!”

  “荀镇守说笑了,你我都是同僚,又怎可为了一点小事翻脸。”

  “既然如此,那我要三枚寿元果,傅镇守愿意忍痛割爱吗?”

  荀曲面露讥笑。

  他不是三岁小儿,对方说的话,是半个字都不信。

  尽管对外来说,镇魔司乃是铁板一块。

  可事实上。

  是人,就会有自己的私心。

  在利益面前,又哪有真正的盟友可言。

  特别是寿元果此等对于镇守使来说,算是有资格改命的存在,更是不会轻易放手。

  闻言。

  傅月面上的笑容一僵。

  至于萧安等人,脸色也似乎阴沉了两分。

  见此。

  荀曲摊手说道:“你看,就算是口头承诺一下,你都不愿意,如此一来又有什么好说的,这次破山城的镇守使就来了我一个,说实话,要是没有外人,我还真不一定能争得过你们。”

  一旁的沈长青则是面色古怪的看着荀曲。

  在他的印象中。

  这位破山城的镇守使,性格偏向于成熟稳重。

  不会异于冲动。

  更不如像现在这般锋芒毕露。

  “要么是荀曲隐藏的深,要么就是寿元果对他来说过于重要了!”

  沈长青暗忖。

  两个猜测里面,他其实更加偏向于后者。

  性格方面。

  心机深沉的人不是没有。

  但沈长青相信自己的眼光,荀曲不太可能是那种善于隐藏自己的人。

  所以。

  唯一的解释。

  就是寿元果于对方来说,意义重大。

  正常来说。

  自身处于劣势的时候,荀曲还敢如此说话,无疑是有成为众矢之的的可能。

  但是。

  眼下的局面,锋芒毕露未必就会引来所有人的敌视,畏畏缩缩也不一定就是件好事。

  不管对方如何锋芒毕露。

  现在所有人的目的还是一样,那就是抢夺寿元果。

  随着荀曲话语落下,场面顿时寂静了下来。

  时间过去。

  晶体果树上面灵气波动越来越小,但是那股从寿元果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却是愈发浓郁起来。

  嗅着清香。

  有人心中蠢蠢欲动,终于是按捺不住了。

  很快。

  一个身上带有迟暮气息的老者,率先越众而出,向着寿元果冲去。

  这是一位寿元将近的宗师。

  此次进入天境,也只是为了博取一个机缘而已。

  如果得不到寿元果的话,他也没有几天活路。

  所以。

  这种情况下。

  哪怕是有强者环伺,对方也只能冒险一搏。

  “找死!”

  傅月美眸中寒光一闪,右手挥动了一下,就有红色绸缎从衣袖中飞出,犹如灵蛇出洞一样,向着老者缠绕而去。

  仿佛是察觉到了危险。

  老者凌空一个翻身,直接躲避红色绸缎的攻击,同时背上长剑出鞘,凌厉的剑光爆射出去,瞬间就把红色绸缎斩断。

  紧接着。

  他脚尖轻点,身体完全靠近到了寿元果面前。

  一切看似很慢。

  实则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傅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出手,会被对方如此轻易的瓦解。

  眼看对方要夺得寿元果,她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轰!!

  黑色气息犹如魔神出世一样,把傅月曼妙的身姿衬托,好似慑人心魄的魔女。

  纤纤玉手一掌印出。

  黑色的掌罡破空轰击。

  感受到身后的可怕威胁,老者不得不放弃了摘取寿元果的念头,转而一剑斩出,滔天的剑气在这一刻,尽数爆发了出来。

  “好强的剑气!”

  看到老者爆发出来的剑气,沈长青眼神波动了一下。

  不要看对方年纪迟暮,随时都有可能坐化的样子。

  但是实力。

  却一点都不弱。

  他在脑海中搜索记忆,看看自己是否曾经听闻过对方的名号。

  在这个时候。

  荀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那是剑老人,原名早已经没有人记得了,他在江湖中名声不小,在剑道方面更有卓绝的造诣,只可惜他的天赋仿佛全部都放在了剑道上,导致其他修炼天赋不佳。

  到如今已然是百来岁,还在宗师后期徘徊。”

  宗师后期!

  沈长青微微点头。

  其实能到宗师后期的强者,天赋都是非常可怕的了。

  只是。

  任何事情,都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

  以镇魔司的人来说,但凡是能成为镇守使的,几乎都是三四十岁,就能跨入宗师后期。

  在对比下。

  剑老人百来岁还在宗师后期,天赋的确算是很差的了。

  此时。

  在沈长青的注视中,剑老人已经是跟傅月交上了手。

  尽管对方只是宗师后期的武者,可以那卓绝的剑道造诣,哪怕是面对镇守使,都没有落入多少下风。

  长剑轻吟。

  转瞬化为嘹亮的剑鸣响彻天地。

  剑老人一手持剑,面色不悲不喜的看向傅月:“我不想对镇魔司的人动手,但我寿元已经不多了,我必须要得到一枚寿元果。

  希望傅镇守给一个面子,不要与我为难!”

  语气不卑不亢。

  即没有轻视傅月的意思,也没有因为对方镇守使的身份而畏惧。

  “面子?”

  傅月冷笑。

  “剑老人,你已经老了,放在江湖中你算是武林名宿,可在我的眼中,你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朽罢了,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面子。

  今日在场的强者那么多,你还排不上号!”

  “那就得罪了!”

  剑老人浑浊的眼眸中,有精光迸现。

  下一瞬。

  他蓄势已久的一剑,终于是斩了出来。

  没有浩瀚的剑光。

  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剑意。

  甚至于。

  就连那响彻天境的剑鸣,都是消弭不见。

  所有的异象都没有存在,唯有最为简单的一剑斩出来。

  然而——

  这一剑,却是让傅月变色。

  退!

  退!退!

  她的心中升起一种大恐怖,仿佛面对这一剑的时候,就算自己是镇守使,都有陨落的可能。

  为此。

  傅月只能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

  “剑老人,我来助你!”

  云顶天怒喝一声,率先一步踏出,一掌轰击出去,从背后袭击傅月。

  在他出手的时候。

  原本压阵的另外一个败月城镇守使,终于也是忍不住了。

  “云顶天,你敢!”

  缠绕有黑色气息的一掌,跟云顶天的手掌狠狠轰击在了一起。

  两股毁灭的力量四射。

  然后。

  强大的反震力量袭来,云顶天却是身形一侧,借助这股反震力量,犹如惊鸿一般,朝着寿元果掠去。

  原来。

  由始至终。

  他的目标都是寿元果。

  出手袭击傅月,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在借用了反震力量,加上本身的力量爆发,云顶天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眼见对方手掌都要触摸到寿元果的时候,早就等待机会的萧安,直接出手。

  “想拿寿元果,问过我再说!”

  ——

  在剑老人出手抢夺寿元果的时候,原本维持稳定的局面,瞬间就到了一个失控的状态。

  众多江湖人士,纷纷出手抢夺寿元果。

  在场的人中,很多实力都是不如云顶天以及萧安等人。

  但是。

  是人都抱有侥幸心理。

  现在众多强者混战,保不齐能让自己浑水摸鱼。

  一旦得到一枚寿元果,那就是能增加十年的寿命。

  人生有几个十年。

  因此。

  任何一枚寿元果,都足以让在场的人激动难耐。

  看着场中战斗,荀曲身上也有黑色气息显露出来,黑白分明的双眸也渐渐变得赤红。

  但他没有立即出手,而是转头看向沈长青。

  “沈长老,等下务必以摘取寿元果为主,能拿多少拿多少,不用理会那么多,不管你我谁拿到了寿元果,第一时间就是离开这里。

  只要出了天境,那么就算你身上有寿元果,他们也不敢抢夺的。”

  “好!”

  沈长青郑重点头。

  他明白荀曲的意思。

  在天境里面,势力什么的,都没有太大的作用,这就等同于是一个争夺机缘的地方,强者胜出,弱者败亡。

  就算是杀了人,只要不留下什么证据,都没有什么大问题。

  毕竟天境就存在那么点时间。

  过后的话。

  就会隐匿于虚空不见。

  可在外界不同。

  就算是做到毁尸灭迹的地步,也仍然会有一些痕迹残留,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的滴水不漏。

  那时候。

  如果被人查了出来,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些东西。

  虽然没有人在明面上说出来,可大家都是心中门清的很。

  PS:各位大佬看了书,多留几条章说评论吧,明明追读还不错,就是章说出奇的少,你们真的太佛系了,最后,再求求月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