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坐收渔翁之利_人族镇守使
红果小说 > 人族镇守使 > 第七十一章 坐收渔翁之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一章 坐收渔翁之利

  血池!

  血茧!

  阴休看着血茧的眼神炙热,但是他收敛的很好。

  在其到来的时候,血茧震动了一下,一个阴冷诡异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有熟悉的气息,你是谁!”

  “我乃妖邪一族阴休,我族听闻此地有同族出世,所以特意让我前来相邀,希望你能加入我妖邪一族。”

  阴休神情平静,如实说道。

  “妖邪一族!”

  血茧内的声音在呢喃自语。

  像是有些心动,又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随后。

  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看来你我的确是同出一族。”

  血茧阴冷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紧接着。

  那个声音又是问道。

  “妖邪一族中的强者很多吗?”

  “很多。”

  阴休面上有傲然的神色。

  “妖邪一族中,比你我强者比比皆是,若是入了我妖邪一族,自当得到我妖邪一族的庇护,哪怕是人族,也奈何不得你。”

  妖邪一族的强大,根本不是这种刚刚孕育出世的妖邪,所能够理解的。

  闻言。

  血茧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又有声音从里面传出。

  “像是你我的实力,在妖邪一族中,能否算得上是强者?”

  “能入妖魔行列者,都算得上是强者。”

  阴休给予肯定的回答。

  他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弱者。

  “原来如此。”血茧的声音有了些波动:“我感觉我快要突破的,但是又差了一点东西,你能帮一下我吗?”

  帮一下!

  阴休陷入了沉思。

  然后他声音平静的回道:“现在庐阳城里面有几个人族,而且都是实力强大的人族,如果能够把他们吞噬掉的话,你就一定能够突破。”

  “那两个人族我知道。”

  血茧声音再次平静了下来。

  “但是现在他们没有过来这边,我没有突破成功,也是不方便出手,那就有点麻烦了。”

  顿了顿。

  血茧的声音又是传出。

  “你身边的那个人,可以让我吃了吗,如果能让我吃了,我差不多就能突破了。”

  闻言。

  苏宛儿浑身冰冷。

  她从血茧中,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

  那种感觉,让其有种马上逃离的冲动,但想要自己的身份,以及身旁的阴休,才强行压下了这种冲动而已。

  不到最后关头。

  苏宛儿不敢逃。

  万一阴休追究起来的话,就算是永生盟主,也保不住自己。

  阴休侧头看了一下苏宛儿,他摇了摇头:“此人算是我们自己人,只怕不能满足你。”

  “是这样啊——”

  血茧的声音沉了下去。

  下一息。

  血池震动,无数根触手从血池下方飞起,血茧中的声音突兀变得尖锐刺耳。

  “既然她不能吃,那吃了你也是一样的!”

  触手破空而来,一股浓郁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

  阴休脸色骤然大变:“你疯了!”

  他没想到。

  血茧竟然敢对自己出手。

  对方不知道他是妖邪一族的人吗?

  而且以妖邪一族的强大,真要将其灭掉的话,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

  说话间。

  阴休身形爆退,澎湃的阴邪气息汹涌,把那些飞来的触手震的粉碎。

  另一边。

  苏宛儿没有防备下,被血色触手缠绕住了一条手臂。

  当机立断。

  她用阴邪力量震断自己的手臂,然后抽身退走。

  轰隆隆!!

  随着血茧的出手,整个血池都是暴动。

  不止如此。

  那数之不尽的尸山,也是疯狂震动,一具具干尸从上面滚落下来,然后在两人骇然的目光中,干尸彻底复苏,密密麻麻的向着他们围了过去。

  “可恶!”

  阴休怒极。

  自己好心好意来拉拢对方,结果对方不但不领情额,而且还妄图吞噬掉自己。

  愤怒!

  从未有过的愤怒!

  就算是前面被沈长青斩断了一条手臂,阴休没有如此的愤怒过。

  这种感觉。

  就好像是被自己同族给背叛了一样。

  轰!!

  阴邪气息爆发,所有靠近的干尸,都在这股力量面前化为齑粉。

  但是没用。

  因为干尸的数量太多了。

  哪怕是被震碎了许多,可一眼看去的时候,仍然是一望无际。

  不止如此。

  血茧也是时不时的出手,在暗中偷袭他们。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苏宛儿俏脸煞白,断了一条手臂,虽然伤口已经止血,可是损耗的力量是很难弥补的。

  再加上那一望无际的干尸,简直是让人心生绝望。

  闻言。

  阴休面色阴冷:“杀出去再说,他会后悔的。”

  ——

  “狗咬狗?”

  某一个高层的建筑上面,沈长青跟荀曲两人看着这一幕,都是面面相觑,似乎有些意想不到。

  本来他们是打算直接找到那个妖邪的老巢,然后阻拦对方突破的。

  结果。

  妖邪老巢还没找到,就被阴休跟血茧战斗的波动吸引。

  等到爬上高层建筑观看的时候,他们才错愕的发现,两头妖邪好像翻脸了。

  荀曲脸色古怪:“原先我还担心它们会联手,现在看来,倒是显得我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联手。

  笑话。

  这样的场景,像是要联手的吗?

  沈长青视线死死盯着那里:“庐阳城的百姓,都不够它突破的,这样做是想要把那头妖魔都给吞掉了。”

  说完。

  他的又是看向了那些复苏的干尸。

  从衣着上看,不难辨认那些干尸的身份。

  那些——都是庐阳城的百姓。

  那头妖邪屠戮了所有百姓不说,还把那些百姓的尸体都给变作傀儡,数十万的傀儡,哪怕每一头傀儡,都只是相当于锻体境的武者,那也足够可怕的了。

  二十万锻体境。

  放在沙场上,能够发挥的作用难以想象。

  在平时的时候,二十万锻体境的武者,是拦不住一头妖魔的,虽然妖魔未必能对付的了那么多的人,但要是想走的话,随时都可以。

  只是。

  眼下阴休本来身上就有伤势,再有血茧暗中出手,压根就没有逃离的机会。

  每一次逃走。

  都是恰好被血茧给拦截了下来。

  那些干尸在阴休被拦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冲了上去。

  用牙咬。

  用手抓。

  妖魔本身的鳞甲就是最佳的防御利器,任凭干尸牙咬手抓,都没能破除的了防御。

  虽说如此。

  可被众多干尸拦截,阴休也暂时没有逃离的办法。

  “沈长老应该没有怎么看过眼前的景象吧!”耳边,传来了荀曲的声音。

  沈长青转头看去,正好对上了对方的目光。

  不等他回答。

  荀曲自顾自说道:“这就是妖邪的可怕,强大的妖邪如果出现的话,一个不好,就是全城百姓尽数死亡的下场,为此,大秦才会在各地设立镇魔司。

  目的就在于,哪一个地方有妖邪灾祸,镇魔司都能在第一时间出手相援。

  这么做不能百分百的杜绝妖邪屠城的情况,但是,相比于以前的时候,妖邪屠城的情况的确是少了很多。”

  妖邪屠城!

  沈长青心中微沉。

  荀曲说道:“但凡妖邪屠城,都是数以十万计的百姓死去,而且那些死于强大妖邪之手的人,还会化为妖邪的傀儡,造成极大的冲击。

  如果是单一的妖邪,以镇魔司的力量能够对付。

  可要是像现在这样,加上几十万的傀儡大军,那就很难对付了。”

  一人成军的,终究是少数。

  哪怕是宗师级别的强者,虽然可以做到一人成军,却也不能真的横行无忌。

  大军数量有多有少。

  宗师巅峰,只是跨入一人成军的门槛而已,想要不惧二十万傀儡的困扰,不是寻常的宗师巅峰,或者是镇守使可以做到的。

  更别说。

  在傀儡中,还藏有一头强大的妖邪。

  荀曲的话,让沈长青沉默了下来。

  他入镇魔司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两三年间,也见过不少妖邪为祸的场景。

  然而。

  那些场景,跟眼前的场面相比,却是差了不知多少。

  以前的时候,顶多就是一村的百姓被灭而已。

  现在。

  却是一城的百姓被灭。

  看不到尽头的干尸,以及那浩大的血池,血腥味道哪怕是相隔甚远,都能清晰的飘扬过来。

  许久。

  沈长青说道:“那头妖魔实力不错,但是跟庐阳城的那头妖邪相比,还是差了一些,更别说有伤势在身,如果任由那头妖邪将其吞噬的话,突破必定成功。”

  “再看看,不用急着出手。”

  荀曲面上有淡淡笑容,好像是胜券在握一样。

  “妖魔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任何一头妖魔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那头妖魔虽然陷入了围困当中,可真正的底牌还没有揭露,再等等吧。

  等那头妖魔底牌揭露,使其两败俱伤以后,我们再行出手。”

  “荀镇守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能省一点力气,那就省一点力气,那头妖邪急于突破,不然不会出手的,我们现在就等合适的时机,最好是能够做到一击必胜的程度。

  不求完全将其灭杀,也要将其重创。

  否则以那头妖邪的实力,就算你我联手,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把它镇压下去。”

  妖邪不是死物。

  打不过,人家是要会跑的。

  一头强大的妖邪决心要走,想要拦下来,没有那么容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