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 番外(九十五)_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红果小说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 695 番外(九十五)
字体:      护眼 关灯

695 番外(九十五)

  挂了电话,薄云礼看向对面沙发上,做完功课后正在看书休息的儿子,和没做功课正在玩游戏休息的女儿。

  薄苡茉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跟她妈妈是同款坐姿,脚搭在薄奕承腿上,手里横个手机在打。

  有时候玩嗨了,搭在薄奕承腿上的脚有向下滑的趋势,薄奕承视线都不用离开书页,就很自然地伸手护着她脚,顺手在上面拍一下:“老实点,别摔着。”

  习惯成自然。

  乖乖年纪已经很大,安安静静地躺在他们脚下的地毯上,下巴贴着地毯,两只小爪爪搭在脸两边,尾巴慢悠悠地动着。

  看着风烛残年、毛发也开始稀疏发白的乖乖,薄云礼想起自己爷爷。(薄湛:??)

  “给曾爷爷寿辰礼物准备了么?”

  薄苡茉移开手机,看着爸爸的颜:“正在准备了爸爸。”

  此时薄云礼正坐在单人沙发上,一手捏着杯咖啡送到嘴边,浑身充斥着成熟魅力的男人微微低头抿一口咖啡,透过高挺鼻梁上那副精薄镜片,抬眼看向孩子们。

  他眼窝本就深邃,抬眼看人的角度就更加魅人。

  浓烈的禁欲气息扑面而来,薄苡茉怔了怔,转脸就凑到哥哥耳边,小声说:“哥,你以后也戴眼镜吧?这样更帅!”

  薄奕承勾唇笑笑,拍了拍妹妹头顶。

  有这样高颜值的爸爸,似乎不用担心妹妹会早恋了。

  薄云礼不知兄妹二人在嘀咕什么,也无意探究。

  直到薄苡茉表情笑笑地躺了回去,重新玩起游戏,薄云礼收回视线,落向手机里公司那边发来的文件。

  边审核文件,边听着孩子们那边的动向。

  “哥,陪我来局游戏?”

  “好。”

  “……”

  “煞笔队友,太坑了,妈妈在就好了,咱们三个人,绝对天下无敌。”

  听到自己那像茉莉一样纯洁的小女儿口吐莲花,薄云礼不由地抬了下头。

  跟谁学的?

  需要从源头上杜绝,实在不行甚至可以转学。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薄家的所有人员。

  喜欢口吐莲花的只有一个人。

  他美丽大方的夫人。

  这么一想,口吐莲花好像也没什么,挺可爱的。

  薄云礼关闭手机里的文件界面,声音淡淡:“爸爸陪你们玩。”

  平时夫妻俩对孩子的分工很明确,薄云礼负责孩子们学习、学校生活、家庭生活,苏也负责陪孩子们玩。

  责任很“均分”。

  不过夫人今晚不在家,就得薄云礼“带娃”了。

  薄苡茉闻言,眸子里罕见地划过一抹震惊:“爸爸,你也有游戏账号?”

  薄云礼点开名为“夫人专属”的APP文件夹,找到游戏:“嗯,有。”

  薄苡茉高兴是高兴,但是……

  “爸爸,你是青铜吧?这个段位相差太大没法一起玩。”

  爸爸公事繁忙,肯定是不知什么时候下过游戏,注册了账号后就再也没玩过。

  薄云礼登录游戏,一阵熟悉的游戏音乐响起:“你们是什么段位?”

  兄妹俩一口同声:“无敌战神(顶级段位)。”

  薄云礼不紧不慢地点开自己的游戏人物看一眼,云淡风轻道:“哦,我也是。”

  薄氏兄妹互看一眼:“??”

  爸爸也是无敌战神?

  连薄奕承都不禁怀疑,难不成爸爸每晚跟妈妈一起早早紧闭房门,其实是在玩游戏?

  一直以来都是他想多了?

  薄云礼为了保证能在夫人需要的情况下立刻补位,所以不能让自己段位太低。

  这还不是让兄妹俩最震惊的,等三人开黑,进入游戏,兄妹俩才知道,真正的震惊……是什么!

  薄云礼的游戏人物准确无误地从窗户落入满是装备的豪华大房,干脆利索地清理了对家,给孩子们留下一地财富。

  然后又在范围圈缩小的瞬间,开车带着孩子们一个角度完美的帅气漂移,擦边进圈的同时,随手开枪再解决几个‘路障’。

  兄妹俩直接躺赢!!

  谁不知游戏里的车子有多难操控,山路有多么崎岖。

  可连这种车子都能开出这种水平,要不是每次爸爸接送妈妈上下班的时候开车都很慢,他们差点要以为爸爸以前是什么职业赛车手!

  第一次跟爸爸开黑玩游戏的兄妹俩仿佛开启了新大陆。

  这节奏太上头了,根本停不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薄云礼抬头睨一眼墙上的挂钟:“最后一局。”

  薄奕承微微绷紧唇线,难得跟爸爸的亲子时光舍不得结束,但又不能违抗爸爸的命令。

  薄苡茉也是意犹未尽:“好吧爸爸。”

  本想着最后一局一定要打得精彩绝伦,结果谁知最关键的时候,苏也回来了。

  薄云礼直接关了手机,起身迎接夫人。

  沙发上,是被老爸无情扔在有毒区域刷刷掉血的兄妹俩。

  家庭地位显而易见。

  就这么被抛弃了???

  苏也身上有酒味儿,是在聚会上沾到的,她没喝。

  小周开车送她回来的,把夫人安全送到后,朝屋内少爷小姐打了声招呼。

  薄苡茉听到爸爸如何叫他,随口说了一句:“我们学校贴吧管理员也叫小周。”

  小周脸上的笑容明显僵硬。

  苏也:“…………”

  薄云礼语气平静地冲他开口:“你该走了。”

  小周略显紧张地颔首:“是。”

  薄云礼领着苏也回屋的途中,还接到苏锦阳的电话。

  年纪越大越爱操心,听说苏也在外面参加同学会就一直惦记。

  电话里听到女婿说已经回来了,这才放心。

  薄云礼带苏也进屋,慢条斯理地关上房门,对着电话那头:“没别的事挂了爸,我要吃夜宵了。”

  苏锦阳:“好好,吃吧,多吃点,你太瘦。”

  挂了电话,苏也两手空空地看向薄云礼:“你要吃夜宵?我没给你带啊?小周也没说……”

  ‘说’字刚发了半音,苏也整个人失重,被打横抱了起来。

  为保持平衡,她下意识就搂主薄云礼的脖子。

  薄云礼眺一眼自己怀里的‘夜宵’:“再说一遍给我听。”

  苏也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庞:“?”

  薄云礼:“‘我听我老公的’,这句,亲口说给我听……”

  ------题外话------

  1-2更~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