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果小说 > 重生南宋求长生 > 第114章、物是人非

第114章、物是人非

  第114章、物是人非

  七年前出海之时架的船已经坏了,两人就架上后来做的简易木船,向大陆划去。

  距离大陆海岸尚远,两人发现海上有船只,但是看着不是渔民,船上之人带刀携弓,也不像正规的军队装束,倒像是海盗。于是悄悄跟着,打算深夜一探。

  船只巡逻一圈,回到一个小岛。李书成两人等天黑了之后才划船靠近,费了一些时间才找到岛上主事之人。

  李书成点了对方穴道,然后将他带到海边船上,弄醒了问道:“看你们的装束,应该是海盗,不过我好奇的事你们岛上行事却有军队作风,这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谁?”脸色黝黑,长着一脸络腮胡的壮汉清醒过来,发现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面前的人也不是自己认识的人,知道出事了,惊慌地问道。不过话说完,他竟然奇迹般地平静了。

  “咦!你居然这么快就镇定下来了!”李书成惊奇地说道。

  “最多不过死而已,有什么好怕的?”黑脸汉子说道。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啊!呵呵!”李书成笑了两声,问道,“你们是海盗?”

  “我们不是海盗。”黑脸汉子说道,“我们是吴王属下,吴王被朱重八击败,我们才出海的。”

  “吴王?你说的是张士诚吧?”李书成问道。据李书成后世的记忆,张士诚之前称诚王,后来自称吴王,而朱元璋在张士诚称吴王不久也自称吴王,所以李书成才有此一问。

  “不管你是谁,不可对吴王不敬!”黑脸汉子喝道。

  “看样子,你对张士诚很忠心啊。”李书成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天下大乱,群雄逐鹿,成王败寇。张士诚死了,你们就算忠心于他,又有什么用呢?朱元璋已经统一天下了,你们啸聚海上,打家劫舍,害的也是普通百姓,对朱元璋来说不过癣疥之疾。你们曾经也是平民百姓,下得去手?那就真是变坏了,变得杀人不眨眼了。”

  “而且,张士诚他不怎么样。他虽然起义,带领贫民反元,但是,后来又投降元廷,做元廷的走狗,夹击红巾军,导致红巾军反元彻底失败。”李书成说道,“相对来说陈友谅都比他好得多,他虽然杀了自己的主子徐寿辉称王,也一样攻击义军朱元璋,但是一直没有投降元廷,这点是值得肯定的。而且既然打不过朱元璋,那就投降啊!方国珍不一样投降过元廷?但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直接投降了,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后一句关于方国珍的,同样来至于后世记忆。

  “听我一句劝,要么向朱元璋投降,为手下谋个出路,最起码可以卸甲回去种地,娶个媳妇,安稳地过一生。要么逃远点,到南洋那边去谋生。南洋物产丰饶,文化技术落后,你们去了说不定还能占下一个地方称王。”李书成说道,“留在沿海,终究会被朱元璋消灭,就算朱元璋的海军拿你们没办法,只要将海一封,你们还有什么办法?是安稳地过完下半辈子,还是困死在海上,你自己想想吧。”

  “今天我也不为难你,但是下次我出海发现你还是海盗,那你的小命就没了。”李书成最后说道。

  说完,提起他一扔,黑脸汉子轻飘飘落在岸上。

  黑脸汉子抬起头来,只见两人站在小船上一动不动,而小船却快速远去消失在黑暗中。黑脸汉子打了一个激灵,他从没遇过这么诡异之事,对方难道是鬼神?这么想着,他心里开始恐惧起来。

  李书成两人上岸之后,在武林中打听了一番,才知道这些年的变化。

  首先明教教主张无忌在屠狮大会之后就消失于江湖之中,明教教主之位由光明左使杨逍接任。

  第二年,赵敏的父亲察罕帖木儿被手下刺杀身亡。刺杀他的两个头领,是当初投降他的红巾军将领,他们因为察罕帖木儿忙于内斗,而放松对红巾军的追剿,一怒之下就谋划刺杀察罕帖木儿,而像玄冥二老等人不是离开就是死于非命,没有高手护卫,察罕帖木儿怎么躲得过来自手下的刺杀?

  很多人认为,两人之所以刺杀察罕帖木儿,是怕察罕帖木儿不一心围剿红巾军,他们作为红巾军投降的将领,会受到来自红巾军的刺杀。

  察罕帖木儿死后,养子扩廓帖木儿继承了察罕帖木儿的势力,也不怎么围剿红巾军,继续与答矢八都鲁父子内斗,甚至积极参与党争,红巾军却是被张士诚最后攻破的。

  同样,朱元璋在至正二十三年与陈友谅会战于鄱阳湖,陈友谅中箭而死,当然,此陈友谅并非成昆徒弟陈友谅。第二年陈友谅儿子投降,剪除了西面的威胁,然后开始对付张士诚。对付张士诚时,为了获得汉人地主的支持,也为了自己的地位,毕竟他之前任的是韩林儿的官。朱元璋在檄文中公开骂白莲教是妖术,红巾军焚荡城郭,杀戮士夫,荼毒生灵,无端万状。

  由此可见,都不是什么好鸟啊!李书成知道,后面,朱元璋甚至开始剿灭自己的老东家,差点把明教连根拔起,残余人马在河北黑木崖建立日月神教,就死死留在朱明的地盘上,专门跟朱明作对。而整个大明一朝,时有白莲教反叛,朝廷各方和锦衣卫也一直重视消灭白莲教。这点上,日月神教还真赶不上白莲教。

  据有东南半壁之后,朱元璋才开始积极伐元,也曾遣使招降扩廓帖木儿,不过扩廓帖木儿不愿意。虽然被明军打败了几次,但是依然逃脱了,现在还是残元的右丞相。不过有意思的是,察罕他爹,也就是赵敏的爷爷却投降了大明。

  除了残元北逃,大明建元这样的军国大事之外,江湖上这些年却是颇为平静。

  峨眉掌门周芷若自从少林屠狮大会之后,回到峨眉山就再也没出现在江湖上,峨眉门人也很少行走江湖。明教也与各派和睦相处,江湖之中没了门派之间的仇杀,自然就平静了。而且,这些年江湖动荡,各派都死伤惨重,都窝在门内舔舐伤口,培养下一代呢。

  “周芷若这丫头总算消停了。要是继续下去,怕是不得善终。”李书成说道,“也不知道她和宋青书成亲没有?”

  “去武当问问不就知道了。”江明月说道。

  来到武当后山张三丰闭关的地方,李书成发现人去楼空,两只金雕在高空盘旋而过。

  “怎么回事?”李书成奇怪地说道。

  很快,得到金雕示警的莫声谷赶了过来。“原来是李大侠你们啊,我还以为是师父呢。”金雕可不是人,也只能示警有人而已。

  “这你师父呢?”李书成问道。

  “五年前师父就离开了,虽然回来过两次,但是都很快就走了。”莫声谷说道,脸上满是担心的神情。

  “哦。他离开,一是为了自己能静心修炼,二是为了躲避。”李书成说道,“像他这么大年纪的道士,怎么可能不引起平常人的兴趣?人人都希望长命百岁,你师父都已经长命一百二十多岁了,恐怕皇帝也想来找他吧?”

  “确实有朝廷官员带着赦封圣旨来过。”莫声谷说道。

  “所以,你们要是想要解决这事,最好的办法是给你师父立个牌位。”李书成笑道,“再有个坟墓更好。这样,别人都以为你师父死了,就不会再来打扰他了。”

  “可是师父明明好好的。”莫声谷说道。

  “你师父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用在意、忌讳这些?”李书成说道,“能让他安心修道,就是他最满意的了。”

  “李大侠,你的那两只海雕呢?”说了一会儿话,也没有看见李书成的两只海雕,往常,两只海雕早就和十几只金雕玩闹起来了,莫声谷问道。

  “这边毕竟不是海边,海雕还是不习惯的,所以我们将他们留在了海岛上,没有带过来。”李书成说道。在内陆这么多年,海雕虽然早已经成年,但是一直没有后代,虽然每年都产卵,但是孵化不出小海雕。

  “对了,还忘了问了,你和你六师哥成亲没有?”李书成问道。

  “成了,怎么能不成呢?”莫声谷苦笑道,“无忌都成亲了,何况我们这些长辈。也不知道无忌现在怎么样了。”提到张无忌,他有点担心起来,毕竟是他五师哥唯一的孩子。

  “你们也没见过吗?”李书成说道,“那他应该去了海外。不过以他的武功,肯定过得很好,不用为他担心。宋青书那小子呢?”

  “青书……他这些年一直在峨眉。”莫声谷叹了口气说道,“这么些年周芷若也没个准信,也不知最后会如何。”

  “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一个痴情种子。”李书成感叹道。

  “好了,你也回去吧,我们往南边深山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你师父。”李书成说道。

  “李大侠,找到师父记得给我们带好啊,我们想他得紧。”莫声谷一听李书成要去寻找师父,连忙说道。

  “这有什么好带的,他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想他。走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guobook.com。红果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guo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