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大戏上演(一)_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红果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267.大戏上演(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267.大戏上演(一)

  两人跑出营帐,见到对方,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些微凝重之色。

  元军既然选择在夜里攻城,那显然就不再是闹着玩了。

  张珏跑到文天祥面前,说道:“元军这两日佯攻,该不会就是为消耗我军精力?”

  文天祥点点头道:“有这种可能,看样子今夜势必风雨飘摇啊!”

  张珏手握在腰间长剑上,“那我便先赶去城头了。”

  “嗯。”

  文天祥道:“小心。”

  他将梧州军事交给张珏保管,是以其后很少上过城头。多数时候都是在城内管理些后勤之事。

  文天祥不想给张珏造成压力。

  因为他才是正军机令,他要是上去城头,张珏指挥时难免会有些不自在。

  看着张珏带着亲卫匆匆驰马跑开去,文天祥也很快离开军营。

  守城可不仅仅是士卒站在城头上就可以,后方的预备队、器械、炮弹供应等,其实都是很繁琐的事情。

  光是往各军运送炮弹、箭矢的士卒便都不在少数。

  很快,梧州城内紧锣密鼓,热闹纷纷起来。

  杨帆更是睡都没睡,当听到号角声后,他当即下令亲卫让他去请来天威军中的某些将领。

  这些将领,都是他已经通过气的。

  他暗投也儿以后,自然也不会傻乎乎到遇到谁都去说这个事,而是细心观察这些将领许久。这些被他拉拢的将领,以前多少有些黑历史,不说全是趋名逐利之辈,但也绝对说不上对南宋忠心耿耿。

  而那些真正为南宋效力的义军将领,当然是被他排除这个小圈子外。

  只不多时,便有十余个将领到杨帆的营帐内齐聚。

  这便是他们的投元小团队。

  天威军总共万余人,除去杨帆、邓字甲、李鹤三个万夫长级别将领以外,下面还有二十余个千夫长。此时杨帆的房间中,可以说是已经占去半数。

  这些将领到得杨帆的房间以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杨帆道:“等下你们听令行事。诸位,能否得到荣华富贵,可就看今夜了。”

  众将有人激动,有人平和。但估摸着,那平和也是装出来的,只不过是城府更深而已。

  他们既然选择投元,怎么可能对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们不就是因为这些才甘愿跟着杨帆冒险么?

  杨帆担心邓字甲和李鹤会觉不对,匆匆说完这句,便道:“言尽于此,诸位回去整军吧!”

  众将便又离开。

  而他们刚走,邓字甲和李鹤果然联袂到杨帆的房间里来。

  他们刚刚有看到那些将领离开的背影,但是,谁也没有直接问这事。

  邓字甲瞧瞧李鹤,李鹤对杨帆道:“指挥使,为何还留在房中?咱们不去集结将士么?”

  杨帆笑吟吟道:“刚刚本将已经将诸位将军宣来,让他们去集合将士了。城头虽然号角声响,但元军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杀到城下来,两位将军也勿要着急。城内可不仅仅只有我们天威军而已,而且张副军机令会不会让我们天威军上城头去守城,现在还说不定呢!”

  他这话里,好似还能听出来几分怨气似的。

  这两天,张珏还真没有调动天威、天伤和天勇三军。可能是因为他们直属于文天祥的麾下。

  不管是哪个将领,无疑都更喜欢操控自己的军队。

  不得不说,杨帆很会演戏。他这句话,或多或少故意露出他想要去城头和元军作战的心思。

  即便是邓字甲和李鹤这两个在宋朝廷中深造多年,能够算得上是火眼金睛、管中窥豹的中年人,都丝毫没有怀疑杨帆这话的真假。而且,杨帆此时这颇有怨气的模样,还让得他们两个有些开心。

  杨帆这是想要上城头和元军作战吧?

  既然如此,他对朝廷的忠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作为主将的杨帆心向着朝廷,那整个天威军都大概不会起什么乱子。

  李鹤道:“不管张副军机令是否让我们守城,我们都应该时刻做好准备才是。”

  “嗯!”

  杨帆闻言重重点头,咧嘴笑道:“李将军此言甚是,走,咱们立刻去校场等待军士集结。”

  说着,他便起身率先往屋外走去,浑身甲胄出轻微的撞击声。

  邓字甲和李鹤两人跟在后头,李鹤还轻声感慨,“杨将军当真是少年英杰。”

  邓字甲颇有认同的点头。

  只不知道,要是杨帆听到这话,会不会大笑出声来。

  有时候,演戏这种东西还真是和天赋有关。杨帆演得太像,竟是连邓字甲和李鹤这两人都能够骗过去。

  若是赵洞庭亲眼所见,怕是也不得不说声佩服佩服。

  这个年代,没有演员。但有许多人在生活的磨砺下,演技真的能算是炉火纯青。

  特别是在朝中,谁都擅长演戏,连文天祥都是。要不然,也不会有一如侯门深似海这种说法了。

  朝廷是这世上最浑浊的一滩水。

  哪怕现在赵洞庭主政,众臣同心,但中间有些小伎俩、小阴谋什么的,那也绝对是在所难免的事。

  在天威军集结的时候,戚天狼的天伤军和杜浒的天勇军也同样在集结。

  他们都是驻扎在梧州城内的西面军营里。梧州城乃是军事重城,城内有东南西北四个军营,比端溪要多。

  杨帆和邓字甲、李鹤到校场以后,士卒们还在集结当中。

  火把的光芒几乎将这整个校场都照得通透。

  只不多时,三军的将士便都已经集结。但没有动,都是在原地等着指挥使的命令。

  而杨帆、杜浒他们,则是等着上头下命令。

  命令总是这样层层下传的。

  而在城内东、南两侧军营里,士卒还没有集结,张珏的命令就已经到了,让他们赶往城头防守。

  张珏的五支军队,天孤、天玄始终都是负责南城墙,天贵、天猛守北城墙,最后的天富军则是作为预备役,随时待命。不过直到现在,元军都还没能逼迫得张珏动用这支预备役而已。

  哪怕是刚刚开战的那天,张珏也始终没有让天富军上城头守城。

  没有谁会刚刚开打就把全部的底牌都弄出来。

  很快,天孤、天玄、天贵、天猛四支军队分别浩荡往城北、东两面城头而去。

  天富军留在营内待命。

  梧州城墙下不远处,堆砌着许许多多的轰天雷还要炮弹。这几乎已经是梧州城内的全部炮弹,就放在城下不远处,是因为可以及时的送到城头上。而且,梧州城城墙极高,倒也不用担心元军的炮弹能够落下来,将这些轰天雷给全部炸毁。

  在元军没有破城的情况下,这些轰天雷还是很安全的。

  张珏到城头以后,站在城墙东北角上。看到两面城墙都有士卒赶来,立刻命令他们布开防线。

  堆堆箭矢、炮弹被搬运到城头上来。

  在不打仗的时候,宋军对这些东西的管制还是很紧的。哪怕赵洞庭没有主政以前,也是这样。

  时间约莫过去两刻钟,夜色彻底笼罩大地,连丝余晖都没有。

  这夜又没有月亮,让得这整个天地都显得黑沉沉的,只有城头和元军大军中的火把在摇曳。

  亥时到。

  宋军早已是严阵以待,而元军阵中,也终于是传来鼓响。

  城外传来马蹄声还有步卒那整齐的步伐声。军中对步伐都有极有讲究的,每步跨多少,间隔多少时间,在军营内这是必须操练的项目。因为这个年代,在没有火器之前,排兵布阵可谓相当的重要。

  而士卒们若是连步伐都是乱七八糟,那也就别说什么阵法了。

  伯颜和也儿麾下的军队是杂牌军么?

  显然不是。

  听着这好似响在心头的脚步声,张珏猛然拔出长剑,大喝道:“大宋将士,准备迎敌!”

  “杀!”

  “杀!”

  “杀!”

  城头上的宋军们都是放声大喊起来。

  还未开打,两军的气势便已是在空中互相碰撞,尤为激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