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突发事件_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红果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975.突发事件
字体:      护眼 关灯

1975.突发事件

  离年关剩下二十天。

  赵洞庭率着众高手和飞龙军因为脚程问题,还没有到襄阳城内。

  乐婵众女已经在北美洲大宋城安定下来。

  玉玲珑并非是那种扭捏的女子,在众女的“游说”下,已经接受自己是赵洞庭的女人。只是嘴上不曾说而已。

  她和众女之间已经是以姐妹相称。

  蜀中成都府路。

  此时距离嘉定府周遭五县震灾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天的时间。

  萱雪的军情处在嘉定府得到消息,发现善济会的不作为,再传到前线赵洞庭的耳朵里,消息传播速度已是飞快。

  不过赵洞庭的圣旨显然还没法这么快就下达到嘉定府,毕竟圣旨可不能用信鸽传递。

  而在这时,善济会的事情却是因为某件意外而爆发了。

  波及五县的震灾,将整个嘉定府都笼罩在内。嘉定府上上下下都在为救灾忙活,而善济会会长,却是和其在春红院豢养的红倌人不知道什么原因闹掰了。据传闻是他看上别的女人,对这个嘉定府曾经的旧花魁已是食之无趣。

  只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红倌人花魁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善济会会长做负心汉在前,这红倌人当即便在后面揭发了他的丑事。

  两人相好数年,这红倌人知道善济会会长不少秘密。

  更为让人叫绝的是,这红倌人还将这些秘密卖给嘉定府内专做小道消息生意的商人了。

  这可不得了。

  关于善济会会长在嘉定府内大院十数套,家中金银以箱论的消息短短一夜之间在整个嘉定府内飘飞起来。

  这些商人做的就是这门生意,都有各自的印刷作坊。又有人专门在外边派发,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

  他们是衍生于“国报”之后的媒体。

  赵洞庭创办了“炎夏报”,而民间还有各种各自的媒体、报纸、杂志等等。有正式的,也有花边的,五花八门。

  这些不具备官方性质的媒体报道当然没有多少公信力,也不能将善济会会长如何。但他们闹出来的动静,还是让得善济会会长一夜之间成为众矢之的。

  他的各种花边消息漫天飞舞,无不让人痛恨至极。

  诸如寻常时挥金如土,或是炫富之流,这都是悉数平常的事情。

  甚至有那种花边小报如此写,说善济会会长在家里洗脚都是用的珍珠粉。

  若是寻常时,百姓们其实还不至于如此愤懑滔天。但在眼下这种关头,却是不同了。

  善济会会长这种行为如同在啃难民们的骨头,喝难民们的血。

  有多少难民正因为物资匮乏而正在饿着肚子啊?

  又有多少难民因为药物不够而得不到有效的救治啊?

  但那些报纸上,却有许多都在些善济会的种种作为。他们甚至将仓库里的物资低价转售卖钱。

  而那些钱最终到了哪些人的口袋里,不言而喻。

  其后,越来越多的人留意到,从地震发生到现在,善济会竟是连值得半点说道的作为都没有。

  他们平常时以救民震灾为己任,各处筹措善款。震灾发生后更是如此,可却像是饕餮一般,只进不出。

  嘉定府的百姓们出离了愤怒。

  他们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模样了,不再是蜀中还被段麒麟控制在手里时的那般麻木,那般逆来顺受。

  他们如今都有了主见,有了灵魂。

  其实他们谁都知道,那些花边消息肯定不全部都是真的。但是,空穴不来风,善济会的不作为是事实。

  有流离到嘉定府的难民们汇聚到了善济会会长的宅子外面。

  这位据说以前一贫如洗的善济会会长如今真是发大财了。

  且不说他是不是真在嘉定府内有十余个宅子,单就这主宅,便已经是价值不菲。

  这宅子坐落在嘉定府内最好的位置,周围绿树成荫,有湖泊环绕,鸟语花香。

  至今,赵洞庭当初创办的建筑公司在大宋的发展也已经颇为成熟。民营建筑公司早如雨后春笋般冒将起来。

  现在更是已经开始出现私营的房地产企业。

  善济会会长这宅子并非是自己建的,而是由成都路内某房地产企业建成。宅子什么价,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有人算了算,以善济会会长的银奉,就算不吃不喝,买这样的宅子也得六十年。

  而他刚刚来嘉定府的时候,几乎是身无分文的。那买这宅子的钱是如何来的,也就值得推敲了。

  “请辞!”

  “罢官!”

  “出来受死!”

  此时此刻,侥幸没有被地震波及的嘉定府内并不平静。

  数个城门口都是熙熙攘攘。

  有军卒、百姓,还有各种运送物资的车队不断在城门口进进出出。

  这善济会会长的宅子门口也很热闹。

  起初还只是数十难民汇聚到这里,而现在,汇聚的百姓们已经是越来越多。

  百姓们有的打起横幅,有的嘴里叫喊着,看着大门紧闭的寨子。眼中都有着同样的光辉。

  他们都想要将这个蛀虫给揪出来,也好平平心中的怒气。让那些在地震中不幸丧命的无辜同胞们能够瞑目。

  善济会会长不必为这整个震灾买单,但他,却必须为他的善济会不作为而负责。

  门口,有嘉定府内的社安局捕快们挡着汹涌的人群。脸上尽是无奈之色,眼神颇为复杂。

  他们也都听说善济会会长的事,不觉得这家伙有什么委屈。只作为捕快,维护治安又是他们的职责。

  为首的捕头已经不知道多少遍对着百姓们喊,“大家不要乱来,我敢保证,府尹大人必会给大家个交代的!”

  这话,是他来这里之前,嘉定府府尹派人告诉他的。

  嘉定府府尹这个时候还在城外,已经数日没有回这嘉定府。相较于这善济会会长,府尹大人显然是觉得此时将救灾工作做好才是更重要的事情。这捕头很相信府尹大人的为人,也相信他的能力,说这话时,眼中有着坚定的色彩。

  或许是他这种神采在无形之中感染了众人,于是到现在,都并没有爆发暴力事件。

  但捕头和众捕快们,也是免不得满头大汗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