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携美骑马_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红果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361.携美骑马
字体:      护眼 关灯

1361.携美骑马

  张光宝眼中泛过精光,忽的微笑,“封副军长的这个战术,倒是和皇上所说的围点打援颇为相似。”

  赵洞庭曾抽时间写过自己关于兵法的认知,其后传于各军之中。这围点打援,便是其中一种战术。

  其主要方略,便是扼住敌军要害,引敌军纷纷来援,然后逐个击破。

  眼下韦州城最是难攻,但实际上,也正是元军的要害之处。而且同时,还是元军的指挥中枢。

  封合璧道:“末将刚刚说的,正是皇上的围点打援战术。”

  然后,在张光宝的主持之下,众将便是开始商议细致的步骤起来。

  要破韦州,不是易事。

  要覆灭九寨元军,也同样不是易事。

  战略虽定,但要覆灭元军,当然还需得有详尽的布置才行。

  长沙。

  皇宫门口。

  赵洞庭带着李狗蛋、阿诗玛两人,和白玉蟾依依惜别。

  从白玉蟾年前到皇宫,到现在已是过去两个月的时间。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赵洞庭得以修成他的新金丹道周天法。

  如今,赵洞庭体内除去那些还未被点亮的窍穴,其余窍穴皆已是能自由运转。寻常时纵是不动用内气,这些窍穴也会如周天星辰般依着某种轨迹运转。

  看起来这似乎对赵洞庭的实力并没有太大的提升,但要是厮杀起来,赵洞庭的内气却能够较之之前坚持更长的时间。

  他也没好意思再将白玉蟾留在宫里。

  毕竟白玉蟾作为金丹道小天师,在闽清还有他自己的事情需要去办。再者,在大宋如今这个关头,赵洞庭自己也没有多少闲暇陪白玉蟾。

  除去日常处理政务之外,赵洞庭但凡有点儿时间,都会钻到军科部去。

  “皇上珍重。”

  离别之际,白玉蟾对着赵洞庭拱手。

  赵洞庭轻笑着点点头,“你也珍重。咱们兄弟两个这次离别,不知道又要多长时间才能再见了。”

  白玉蟾道:“若是皇上想见小道,便差人传禀便是。”

  赵洞庭摆手,“你现在可是金丹道小天师,又是咱们大宋难得的天文学大师,朕哪能有事没事的就宣你来。”

  白玉蟾道:“那小道便每年年关都来长沙,给皇上您带些野味。”

  “哈哈!”

  赵洞庭发笑,“如此甚好。”

  “那……玉蟾拜别了。”

  白玉蟾又对着赵洞庭躬身,然后向着宫外走去。

  “玉蟾。”

  赵洞庭忽的又喊住他。

  白玉蟾回头,“皇上还有事吩咐?”

  赵洞庭笑道:“下次来就别你自己一个人来了,你现在都自立金丹道,已经不算是全真道的道士,也该是时候去找个婆娘照顾照顾你了。”

  白玉蟾大概还从未想过这件事,面色有些讪讪,“小道尽力。”

  “去吧!”

  赵洞庭笑着摆摆手。

  白玉蟾回头,向着皇宫外走去。一席白衣,离着皇宫大门越来越远。

  赵洞庭静静看着他离去,直到白玉蟾走得许远,才轻轻叹息了声。

  然后看向李狗蛋,道:“狗蛋,去让殿前司褚将军点齐五百禁卫,随朕去岳麓书院。”

  今天,也恰恰是科举开始的日子。

  只不多时,殿前司褚将军便带着五百禁卫赶到皇宫门口。

  赵洞庭这些天要么是在御书房,要么是在军科部作坊里,也是有些烦闷,看到龙撵,摆摆手对褚将军道:“给朕牵匹马来便是。”

  “是!”

  褚将军连忙答应。

  赵洞庭又看向阿诗玛和李狗蛋,道:“朕骑马散散心,你们两个坐到龙撵里去吧!”

  阿诗玛眼神中却满是意动,“天帝,阿诗玛也想骑马。”

  她那带着点儿期盼意味的眼神,当真是让任何男人都没法拒绝。当然,女人怕也同样没法拒绝。

  赵洞庭笑着点头,“行!”

  只当褚将军亲自牵马过来后,他却是有些懵了。

  因阿诗玛竟是带着羞涩低声道:“阿诗玛没有骑过马,天帝您能不能……允许阿诗玛共乘?”

  赵洞庭有些为难了。

  别人不知道阿诗玛是女儿身,可他知道啊!

  就算他是从后世穿越而来,也觉得和阿诗玛共骑,有些太过亲密了。

  光是想想,便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抱着阿诗玛这么个大美女在马上,颠颠簸簸的……

  他还真有些怀疑自己的意志力,能不能让自己控制住不出丑。

  但让阿诗玛去和那些禁卫共乘?

  这显然不可能。

  阿诗玛怎么说也是渤泥王国的亲王。

  赵洞庭有些讪讪道:“要不……你还是和狗蛋坐龙撵?”

  阿诗玛的眼神中却是霎时就有幽怨之色浮现出来,幽怨道:“可天帝您刚刚还答应了阿诗玛的……”

  这模样,和撒娇压根没什么区别了。

  赵洞庭心中古怪。

  阿诗玛该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

  这算是上天对自己的弥补?

  上辈子自己钟爱一人,最终却遭背叛。所以这辈子,桃花运便如此的浓郁?

  君无戏言。

  他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那你便和朕共乘吧!”

  然后看向褚将军,“褚将军你带着狗蛋。”

  “是。”

  褚将军又是答应,然后小心翼翼将李狗蛋给抱到了马上。

  赵洞庭扶着阿诗玛上马,自己也翻身上马,坐在了阿诗玛的后面。双手牵住缰绳,便好似是将阿诗玛拥在了怀里。

  他自是看不到,这刹那阿诗玛的眼中有着些微水润荡漾开来。

  一众人出宫。

  马蹄踩踏在青石地板上,哒哒哒的响着。

  马上,赵洞庭和阿诗玛两人的身子也是随着马背的颠簸而忽上忽下的轻轻起伏着。

  阿诗玛的耳朵根子都渐渐红润起来。

  她贵为渤泥亲王,怕是从来没有和男子这般亲密过。

  赵洞庭呼出的热气让她只觉得后脖颈处好似有许多只蚂蚁在爬似的,有些暖,也有些痒。

  但她却是动也不敢动。

  而在她后面,赵洞庭的姿势有些僵硬。刻意和阿诗玛保持着些距离。

  但即便是如此,他心中也满是异样。

  有些许清香阵阵涌入他的鼻子。

  不知何时,阿诗玛忽的回头,瞥了眼赵洞庭。

  那含羞带怯的眼神,更是让得赵洞庭心中微动。

  他如今是实打实的情场老手,自是看得出来阿诗玛美眸中蕴含的那些许情绪。

  要说丝毫不动心,那自是不可能的。

  但他却也明白,自己和阿诗玛之间是不可能的。

  他将脑袋瞥向了别处。

  阿诗玛眼神中又泛出些微幽怨之色,轻轻咬唇,回头,又低下头去。

  出子城,到长沙内城便忽的热闹许多。

  赵洞庭虽是被众禁卫环绕在中间,但天子仪仗出行,周遭百姓仍然都是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这样的声音,一直到城外都未断绝。

  约莫两刻钟过去,便到岳麓山脚下。众人在这里下马,步行上山。

  赵洞庭轻轻松口气,总算不需要再抱着阿诗玛骑马。

  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以怎样的意志力熬过来的。

  只紧接着又想到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怕还是得抱着阿诗玛骑马,脸上便又泛出些微苦笑。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若是阿诗玛是个寻常女子,他真不介意将阿诗玛纳入到后宫之中。毕竟阿诗玛在御书房呆了这么长的时间,赵洞庭也已经颇为习惯她的存在,而且阿诗玛给他的印象也是极为不错。

  但是,阿诗玛却是渤泥的亲王。

  更重要的是,现今的渤泥国王并无子嗣。

  以后,阿诗玛就算不能成为渤泥亲王,她的子嗣大概也是会要接任渤泥国王的位置的。

  渤泥国王会容许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么?

  他可以向大宋俯首称臣,但大概,是不会容许让渤泥国彻底姓“赵”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