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灵魂之说_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红果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2.灵魂之说
字体:      护眼 关灯

12.灵魂之说

  他到底没有融合赵昰的记忆,性情习惯和以前截然不同,让杨淑妃察觉出太多不对劲。

  想来,朝中现在同样怀疑自己的人不在少数,只是那些人没有胆量像杨淑妃这样过来直接试探自己而已。

  杨淑妃自然是试探,赵洞庭心里明白得很。要是杨淑妃真断定自己不是赵昰,那怕莫根本不会再过来和自己说这些话,早就直接把自己给干掉了。她肯定是将信将疑,才不杀自己,却又不肯让自己手握权利。

  赵洞庭意识到,自己此时面临的实际上也是生死危机。稍有不慎,这条小命就可能被杨淑妃夺去。

  他心念电转,道:“我的确不是赵昰。”

  杨淑妃登时怒极,咬牙切齿,“你这妖人!那你将我昰儿藏去哪了?”

  赵洞庭摇摇头道:“我是他,也不是他,你的昰儿就站在这里。只是这副躯体是他的,灵魂却是我的。”

  “你这是使的什么妖术?”

  古怪也有灵魂之说,杨淑妃脸色煞白,“你为何要夺我昰儿的身躯?”

  赵洞庭道:“我不会什么妖术,这副躯体也不是我夺来的。坦白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在你昰儿的躯体里,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我灵魂进入到这个躯体以前,你的昰儿已经死了。”

  杨淑妃只觉得如同五雷轰顶,要不是坐在椅子上,这时怕连站也站不稳。

  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奇事,但所幸宋朝历代皇帝企图炼丹长生的不在少数,总有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在宫中流传,杨淑妃勉强还能接受赵洞庭的这番说辞。只是听赵洞庭说赵昰已死,实在让她伤心欲绝。

  足足怔住十多秒,杨淑妃才双眼通红地盯着赵洞庭道:“那你是什么人?”

  赵洞庭可不敢说自己是未来来的,杨淑妃肯定无法接受,便道:“我也不知道。”

  “嗯?”

  杨淑妃又起杀意。

  赵洞庭接着道:“我是真的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杨淑妃微微眯起好看的眸子,沉吟几秒,“既然你不是昰儿,那你便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赵洞庭直视着杨淑妃,“我不是赵昰,但这副躯体可是你儿子的,你真舍得杀?”

  他刚刚之所以说出这些话,就是在赌,赌杨淑妃不会杀自己的亲儿子,哪怕知道这个亲儿子的灵魂另有其人。

  杨淑妃道:“你只是侵占我儿身躯的鬼怪而已,我当然要杀你。”

  赵洞庭也不知道她话里真假,知道:“你要是杀了我,大宋朝廷可就没了皇帝。”

  杨淑妃冷笑,“我大宋还有广王赵昺,他也可以登基称帝。”

  “可他不是你儿子。”赵洞庭道。

  杨淑妃闻言,脸色倏的变得狰狞起来,“但你也不是本宫儿子!”

  赵洞庭道:“你不说,我不说,谁敢说我不是你儿子?谁敢说我不是这大宋天子?我重病这些天,身旁时时刻刻都有人守护,禁卫森严,这种情况下有谁会怀疑我不是赵昰?”

  杨淑妃又是沉默,但其后道:“本宫不能让大宋的江山落在你这个不知来历的人手里。”

  赵洞庭道:“没有我,大宋得亡。”

  杨淑妃闻言冷笑,“虽然你有几分城府,但未免也太过于高看自己了。”

  赵洞庭不再说话。该说的都说了,要是杨淑妃还要杀自己,那只能说自己赌输了。

  杨淑妃也是沉默下去,显然心里也在思量该怎么处理赵洞庭。

  时间就这般缓缓流逝着。

  屋内香炉中飘出来的缕缕清神静气的檀香都不能平复赵洞庭内心的紧张,他自然担心杨淑妃执意杀他。

  突然,杨淑妃站起身来。

  赵洞庭眼神从香炉上移开,向她看去。

  杨淑妃道:“你以后便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呆着罢,休要再想掌权的事,否则本宫定取你性命。”

  赵洞庭一颗心终于放松下去,嘴角勾起抹笑容,道:“恭送太后。”

  杨淑妃又深深看他两眼,径直走出门去。

  颖儿和李元秀两人很快走进来,见赵洞庭脸色不太好,却也不敢问太后和他说了什么。

  赵洞庭站在香炉旁,闻着檀香,怔怔出神。

  杨淑妃虽然没杀自己,但也将话说白了,不让自己在妄想掌权的事。那这样,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宋朝必亡,难道自己也跟着这艘即将倾覆的大船沉没吗?

  可现在自己又能去哪里?

  杨淑妃不杀自己,是自己这副皮囊于她还有用处,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离开的。

  赵洞庭只觉得左右为难,好似走入绝路,怎么着都是个死。

  他绝不甘心,穿越南宋就这般草草收场,但此时,却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对策。

  殊不知,其实那头杨淑妃内心也并不平静,匆匆回去后便将张世杰、陆秀夫、苏刘义等肱骨大臣都请了过去。

  她对这些大臣都是绝对信得过的,若不是他们鼎力相助,她也无法主掌朝纲。

  在宫殿里,杨淑妃对这些大臣们说道:“诸位卿家,本宫已经去试探过皇上了。”

  几个大臣瞬间都是面色严肃起来,张世杰问道:“皇上如何说?”

  杨淑妃道:“他承认他并不是昰儿。”

  他们又瞬间色变。连皇帝都被调包,这事情可绝不小。

  可紧接着却听杨淑妃又道:“可他又说他是昰儿。他有他的灵魂,可躯体却是昰儿的。”

  张世杰他们听到这话,面面相觑。

  签书枢密院士陆秀夫皱着眉毛沉吟几秒,道:“太后的意思是……另有灵魂霸占着皇上龙体?”

  杨淑妃轻轻点头。

  苏刘义重重道:“我看是妖人作祟,天下哪有这等奇事?”

  张世杰道:“他虽不是皇上,却又霸占着皇上龙体,那咱们该如何是好?”

  杨仪洞也在这,闻言立刻冷笑道:“自然是斩他,难道让那妖人为祸我大宋朝廷!”

  “慢!”

  这时旁边忽然有位大臣开口。

  杨仪洞却不敢发怒,客气问道:“陈大人有何见解?”

  这人乃是南宋朝廷的参知政事陈文龙。参知政事在南宋可不是小官,和同平章事、枢密使、枢密副使合称“宰执”,实际上就是副宰相,杨仪洞只是主管侍卫步军公事,若不是杨淑妃看重他,在这样的场合他是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的,自然不敢对陈文龙不客气。

  陈文龙也不看他,只是对杨淑妃道:“太后,臣倒是曾听闻过此等奇事。”

  “哦?”

  杨淑妃连道:“愿闻其详。”

  陈文龙眼神扫过众人,缓缓道:“这事我也是偶然听位行脚医者所说。他游历南北,遇到过数次这种奇事,有的人或是大病初愈,或是受到严重刺激,甚至或是一夜苏醒后,突然间性情大变,便好似换了个人似的。”

  杨淑妃瞪眼惊呼道:“这岂不正是和昰儿的情况相同?那到底是何原因?”

  陈文龙道:“臣也因为好奇而问过那行脚医生这是何故,他说有的异人生下来便具备两个甚至多个灵魂,有时这个灵魂忽然沉眠,另外的灵魂便会控制身体,由此性情、习性都会大变。而且有时这灵魂又会调换回来,他甚至见过有人性情大变数年,而后又忽然变回去,恢复以往记忆、习性的。受两种灵魂操纵时,便完全像是两个不同的人。”

  杨淑妃脸上立时露出惊喜之色,“那本宫的昰儿仍是昰儿了?并非妖人作祟?”

  陈文龙拱手作揖,“臣也只是道听途说,不敢断言。”

  陆秀夫道:“既然有行脚医生都知道这等事情,那咱们何不将太医们叫过来问问?”

  杨淑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对旁边伺候着的太监道:“快些去将太医尽皆宣来。”

  太监领命匆匆往外跑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