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果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命运女神的玩弄

第八百四十四章 命运女神的玩弄

  唐奇此刻动用的,几乎是所有的力量,复苏至最佳状态的梦幻国度,亿万神性触手绷紧,以磅礴无比的主宰级神力作为他的支撑,让他缓缓睁开灵魂眉心处,那颗超脱一切、洞悉的眼睛。

  他那蜕变过后的“万物通晓”,的确可以窥视命运,但那微弱到几乎可以忽视的命运权柄力量,却需要可靠的媒介。

  而此刻,媒介显现。

  一丝一缕雾气自唐奇体内涌出,翻滚涌动,就在他的眼前凝聚成一枚熟悉的“奇物”。

  那是一枚圆润鲜活的铁片,它的主人必定贴身佩戴,才会有那种灵动气息。

  不需要回忆,这就是当初唐奇教导莎莉“真言咒”时的工具,两人时常隔着铁片上课。

  不久前莎莉投影前来,除了那句话之外,也留下了这样东西。

  唐奇竭力回想着不久前使用“命运之锚”的感受,对着那铁片施放万物通晓。

  一秒!

  两秒!

  三秒!

  ……没有反应?除了本该有的奇物本身信息外,唐奇没能看见别的东西。

  梦幻国度仍在震颤,亿万触手绷得更紧,蕴着强大神性的磷光不断爆发,仿佛那无垠神秘之内多出了一颗“梦幻太阳”般,开始吸引一些稀奇古怪的流浪生物靠近。

  就在唐奇持续性耗损神力,不惜代价时,忽然那铁片微微颤动了一下。

  一缕熟悉的“命运迷雾”自铁片内涌出,尽管异常稀薄,似乎随时要散去,但那里面充斥的的确是暂时凌驾于梦幻国度之上的力量。

  眼看着那无比稀薄的迷雾要散去,与上次不同,唐奇的灵魂主动脱离躯体,往那迷雾撞去。

  轰!

  抓住了,在最后时刻,唐奇的灵魂与之碰撞。

  那无形伟力再现,将他的灵魂直接丢入一条无比浩瀚,满是迷雾的长河之中。

  他又一次,开始了疯狂翻滚。

  眼前,无法数清楚的“命运之线”扭曲着出现,有些似生命般掠过,有些则汇成一团,有些干脆形成密密麻麻的网格,万物的命运似乎就在他的眼前,任由他进行窥视。

  甚至他的灵魂深处生出一种感觉,只要他愿意的话,可以随时出手搅乱、掐断某条命运之线,那对应的或许是一个生命,或许是一个文明,甚至可能是一尊神灵。

  只要唐奇动手,就能决定命运的走向。

  但此刻,他对这些毫无兴趣。

  循着那熟悉的,属于“莎莉”的气息指引,唐奇开始在这无数混乱的线团中寻找属于莎莉的命运之线。

  他很快理解了白梅林的感受,即便有着冥冥之中的指引,也很难在瞬间锁定想要的线条。

  混乱,那种根本无法理清的混乱占据着唐奇的灵魂。

  同一时刻,唐奇感受到了痛苦。

  那是一种根本无法消弭,甚至动念便会加剧的可怕痛苦。

  超越了无垠神秘几乎所有的酷刑,每当他窥视、拨弄一条命运之线,他的灵魂就遭受一次伤害。

  这是无法豁免的,唐奇认为就算他未来晋升“万灵”也根本无法豁免。

  “窥视命运者,必遭反噬。”

  唐奇突兀想起了这句话,神秘侧又一条铁律谚语。

  上次他没有被反噬,自然是因为“命运之锚”的帮助。

  痛苦不断在加剧,他那原本强壮的灵魂之上,大量伤痕显现,唯一保持着浩瀚威能的,仍旧只有那颗不可知的眼球。

  更让唐奇感觉不妙的,是一股强大的拉扯力量试图拖拽着他离开“命运长河”。

  这意味着神力耗损已经快要接近极限,他的探索即将以失败告终。

  可就在他无力再维持时,那原本淡薄的指引陡然变得强烈,唐奇看到了,一条散发着无比熟悉气息的“命运之线”。

  它看起来就像一根被岁月腐蚀的丝线,晦暗无比,上面出现了大量断裂迹象,且不断在崩溃中。

  强烈的不妙预兆,就像是重锤,疯狂捶打着唐奇的灵魂。

  下一秒,他看到了。

  伴随着丝线的崩溃,让唐奇无法自控的碎片影像映入他的眼眸。

  那里面,都是莎莉的身影。

  莎莉孱弱的身躯突兀闯入两道无比强大的“万灵虚影”之间,战争的余波淹没了她。

  在迷雾中,身受重伤的莎莉闯入一座超脱于无垠神秘、无穷时空、多次元宇宙的“神殿”,就在那迷雾笼罩的神殿内,莎莉偷窃出了一件熟悉的神物,命运之锚。

  因为她的偷窃,她触怒了不知名的伟大存在。

  在她的投影提着命运之锚穿梭长河去寻找唐奇时,她的本体,伴随着那伟大存在的一次注视,失去了生命。

  莎莉死了!

  她那原本充斥着神秘、魅惑气息的鲜活躯体,黯淡下来,如同雕塑般定格在原地。

  轻风吹拂,迷雾微微掀开一些,显露出那浩瀚神殿内,一尊又一尊密密麻麻,仿佛无穷无尽的灰暗雕塑。

  “窃取命运者,不得生还。”

  “嘣”

  唐奇灵魂深处响起这道至高无上的神谕时,他的眼眸内,那近在咫尺,探手便可触碰的属于莎莉的命运之线,无声无息的断裂崩解,化作灰色光点飘散,冥冥中属于莎莉的气息在这一刻完全化作虚无。

  那拖拽之力,顷刻间裹卷了唐奇的灵魂将他拖离命运长河。

  “不!”

  世界颠倒翻滚间,唐奇回归躯体,仿佛撕裂灵魂的嘶吼咆哮自他口中吐出。

  他整个人无法遏制的颤抖起来,密密麻麻的灰色伤痕遍布躯体,仿佛变成了一个随时可能碎裂的雕像,他的五官完全扭曲,眼眸内更是首次出现无比强烈的情绪波动,那是绝望,那是崩溃。

  无法宣泄的愤怒和悲伤,完全充斥他的灵魂。

  疯狂的念头,如同病毒般感染,他那原本纯粹的朦胧灵魂倏然变得扭曲起来。

  作为梦幻主宰,刚刚复苏的国度遭受牵连。

  轰!

  轰隆隆!

  比之前黑泥入侵更加骇人的灾难,降临梦幻国度。

  所有节点都在颤抖,甚至是崩溃,所有梦幻生物因为感受到主宰的情绪,它们崩溃大哭,鲜红的大雪自天穹倾泻而下,疯狂、冰冷、绝望……负面气息如同汪洋般要将国度完全淹没。

  一时间,不知多少梦幻生物处于“黑化”的边缘。

  那怀抱着黛博拉镇的主宰之躯也开始失控,走向堕落,原本梦幻的神性气息渐渐朝着疯狂、混乱转变。

  这惊天变故只要持续下去,唐奇必定会堕落,梦幻主宰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很快可以成就“真正主宰”的一尊邪神。

  这一刻,不管是唐奇身下的贝克发法斯特之椅,还是贪食,阿曼达、白梅林、泰伦这些梦幻生物,以及仍处于联邦境内收尾的梦幻眷属们,都在惊骇之下,试图帮助伟大的主宰。

  但很可惜,他们也都受到牵连,自身难保。

  唯一有着成功几率的,是戴安娜。

  原本正在国度内,游览着一个个节点,与梦幻生物交朋友的圣洁少女,此刻无比惊慌的,赤着双脚,奋力的飞向黛博拉镇,沿途无数道漆黑触手循着某种混乱指引,试图拦截少女,或拉着她一起堕落。

  但自戴安娜体内涌出的圣洁光辉,净化了一切。

  在梦幻国度,她的权柄仅次于唐奇。

  她如今是“万灵”之一,她是一位还未拥有称号,圣洁善良的少女之神。

  但很可惜,她同样归属于梦幻国度,她渐渐也开始遭受牵连。

  比之前更加磅礴的黑色触手朝着她涌去,大地与天穹开始破碎,火山喷涌,森林化作混乱鬼蜮,平原成为恶臭沼泽,大量混乱、邪恶的生物渐渐被吸引过来,它们试图入侵国度,推动它继续堕落。

  戴安娜开始被绊倒,神圣的少女之躯出现伤痕,即便如此她也不曾放弃,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

  隔着崩溃的国度,她开始呼唤唐奇。

  “醒来啊,快醒来啊……善良仁慈的梦幻主宰,迷途与堕落者的庇护神,无垠神秘中的灯塔,带来安宁、静谧与美梦的智者……我的父神,您孕育创造,亲吻过的戴安娜,请求您醒来吧,疯狂与混乱不该笼罩这梦幻之乡。”

  呢喃祈祷中,那无穷高的实验巨塔内,端坐于神椅之上,正走向疯狂与堕落的唐奇似乎清醒了刹那,他那完全模糊的双眼内,仍旧充斥着莎莉的命运之线破碎的画面,隐约之间,戴安娜的声音传来。

  二者间的微妙联系,让唐奇挣扎着,缓缓伸出一只手掌。

  也便是这一刻,伤痕累累的戴安娜跨过虚空,曾经在对战黑泥时发生过的一幕再度上演。

  当戴安娜的小手牵住唐奇手掌时,那种无比圣洁的“净化神性”涌来。

  “轰!”

  醒来了,唐奇那一双疯狂眼眸先是呆滞,继而恢复清醒。

  有了主宰的梦幻神性,即刻反扑那些疯狂与混乱。

  纯粹的磷光闪烁起来,开始修复被波及的梦幻国度,所有的节点、梦幻生物、梦幻眷属都在恢复正常。

  但这一刻,醒转过来的唐奇却来不及向戴安娜表达感谢,他将少女拉到身侧,遍布着他全身的伤痕随着磷光涌动而消退,只是这磅礴神力,却无法带给唐奇安全感。

  唐奇抬起头颅,直视前方虚无处。

  那里,一道身影突兀出现。

  这是一位“女士”,她比寻常女性更高一些,她穿着形制无比古老的灰色长裙,那是一种仿佛岁月褪色之后的灰,如同迷雾般的灰,上面的纹理线条如同河流中的涟漪般,始终在荡漾着,充斥着不确定的气息。

  她同样赤着双脚,露出两截白色手臂,她绑着发辫,漆黑又点缀着一些灰色的发辫。

  她的五官看起来很不协调,甚至有些丑陋,鼻子很高,眼眶轮廓很深,嘴角仿佛永远都有着一道弧度,显露出一种仿佛永远都在嘲讽所有人的笑容。

  当这道身影毫无预兆显现在高塔内的这一刻,唐奇灵魂眉心处,那颗不可知的眼睛自动开始缓缓合拢,他感觉自己无法逆转这个过程,甚至只是进行尝试都会造成极端可怕的后果。

  他的身下,贝克法斯特之椅正在疯狂震颤,无穷无尽的恐惧念头汹涌而出,它甚至想要化作一道影子逃走。

  但更加悲剧的是,它不敢真的那么做,至少在获得允许之前,它不敢动,这个允许并不是来自唐奇,而是来自另一道至高无上的意志。

  没有任何铺垫,也不需要猜测,唐奇从心灵深处明悟眼前这位女士的身份。

  命运女神!

  神秘之上的“万灵”中,最不可知,不可预测的神灵,掌控着“命运”的伟大女神。

  原本唐奇对祂该有着无穷恨意,以及杀意。

  但此刻,这些都还没有。

  在戴安娜将自己唤醒的那一刻,唐奇就明悟过来。

  刚刚他从命运长河内窥视到的一切,都是幻觉,是命运女神对他的“愚弄”。

  莎莉,还没有陨落。

  唐奇任凭自己灵魂上的眼球合拢,也任凭眼前女士对自己的打量,以及嘲讽。

  高塔内,一片静谧。

  看起来有些丑陋的命运女神,那仿佛囊括一切的眼眸内,看向唐奇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有趣的玩具般,不带有任何尊重色彩,高高在上的嘲讽、愚弄笑容也毫不遮掩的显露出来。

  祂的声音充满着不确定,时而温柔,时而沙哑,时而满是恶意,伴随着无法抵御的力量,唐奇的灵魂甚至是整个国度,又因此出现扭曲迹象,但很快在最后一种恶趣味的声音中稳固下来。

  “你想拯救她么,那个可怜的,窃取命运也要帮助你的小女巫?”

  祂开口,而后不需要唐奇回答,似乎祂正在与未来的唐奇对话,那充斥着恶意、恶趣味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窃取命运,窥视命运……作为惩罚,你必定会被命运所玩弄,你的那些秘密在命运之前根本无法遮掩,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朝着相反的方向滑落,你很可能面临最为悲惨的结局,那或许是必然的、唯一的结局。”

  话音落下,唐奇又被打量,这女士嘴角的笑容充斥着让他灵魂为之战栗的恶意。

  如果这位女士对他出手,唐奇将必定死亡,即便他重新睁开万物通晓,或是向拉斐尔求援,重新召唤君主章鱼,向母神求援……等等这些,都不会让结果有任何改变。

  又一次,唐奇没来得及回答,未来的他似乎提前给予了答案。

  那女士嘴角的弧度更夸张了一些,祂那蕴着让唐奇无法抵御恶意的声音,无比真切的,响起在唐奇的灵魂深处。

  “从这一刻开始,你将是我的玩物,你将参与我的游戏……直到我宽恕你,或者……厌弃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ongguobook.com。红果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ongguo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