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阿难四问【(10/10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_我在秦始皇陵被挖出来了
红果小说 > 我在秦始皇陵被挖出来了 > 第四十五章:阿难四问【(10/10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阿难四问【(10/10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第四十五章:阿难四问

  当声音响起后。

  现场所有人都不由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

  一看,便见人裙之中的秦羽满脸平静的走向这临时擂台上。

  而秦羽的目光始终锁定在空明身上,浑然没有在意任何人的注视。

  至于空明。

  随着秦羽的目光投递而来后。

  他也忍不住的看向眼前之人。

  在刹那间的注视中,他心中不禁升出了一种错觉。

  这种错觉告诉他,自己与眼前之人曾几何时相识过。

  可在他二十年的记忆中,自己自幼被师父捡回寺庙之中,从小劈柴挑水诵读经书,从未见过什么外人,如果是寻常普通之人,或许他可以理解自己忘记了,但是眼前的秦羽无论是从气质还是面相,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空明十分自信,自信自己如果见过此人的话,那么绝对不可能忘记。

  可现在心中升起的熟悉感又从何而来?

  这一点,他十分疑惑。

  带着疑惑,他的目光也从未从秦羽的身上挪移过。

  “这位施主,我是否曾见过你?”

  很快,空明耐不住心中的情绪,不由迈前一步开口询问起来。

  不知为何。

  当他的话说完后。

  秦羽眸子中逐渐消散了许多情绪。

  这种情绪仿佛是失望,也仿佛是无奈。

  一直过了足足几分钟后,他才开口回答起来。

  “你我见过。”

  “何时,何地?”空明赶忙追问,先前所有的淡雅和平静荡然无存。

  “在历史的长河中,你如同现在这番年龄,我们相遇在一片竹林间,我曾与你共研佛经,也曾与你论佛辩法,畅谈未来,”相对比他的激动,秦羽显得更加自然,不过当他的话说完之后,顿时引来了全场所有人怪异的眼神。

  虽然能到现场的人都是信佛信道的信徒。

  但大家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世间根本没有所谓的神仙。

  没有神仙,自然更别说什么前世今生了。

  可这面相温润典雅的少年,开口闭口就是前世今生,这番言论试问大家会有如何反应呢?

  而在众人露出怪异目光时,空明像似中了邪般,不停的自我思索。。

  见此。

  秦羽的目光再度柔和起来。

  红尘滚滚,三千年后,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与昔日的故人相遇。

  悉达多,释迦牟尼。

  如若此时有人知道秦羽心中所想,定会大为震撼,并且大骂他为疯子。

  但凡知道一点佛教知识的人都知道。

  悉达多,释迦牟尼乃佛教创始人如来佛祖。

  可秦羽却说眼前少年竟是佛教创世之人,这番言论岂不荒唐?

  而没有人知道。

  在他看到空明的第一瞬间时。

  他便知晓。

  他便是三千年前,拥有大智大慧的释迦牟尼。

  尽管对方已经换了一副新的皮囊,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个时间。

  但他依然是那个大智者。

  只是时隔千年。

  他忘了自己。

  忘了前世种种,忘了心中宏愿,忘了雪峰之上,为悟佛道,从而十年不下山的过往。

  同样再见时。

  没有什么天花乱坠的奇景。

  没有天降祥瑞。

  甚至连激动也没有。

  唯一能说的则是这山林中的风从身边掠过时,像极了那日他涅槃时的场景。

  “不知为何,贫僧并没有听懂施主说的话,但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施主,贫僧便感觉到一股极强的亲切感。”几分钟后,空明很认真的说道,在他心里秦羽仿若比自己至亲还要亲一般,仿佛是上一世的亲人,让他十分惊讶。

  “相识不相识并不重要。”对于空明依旧的不惑,秦羽并没有把话题延伸下去。

  经过一小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确定,眼前的空明正是释迦牟尼。

  只不过,他并非释迦牟尼的本体,而是释迦牟尼再人世间轮回之间,继承了他一定的精气神。

  对此,秦羽有些失望。

  长生五千年来,他不知道多么渴望与任何一位故人重逢一次。

  哪怕只是浅谈几句,哪怕只是小酌几杯。

  他很想留住,但岁月终是无情的。

  “空明。”俩人之间短暂的重逢很快就被打断了,说话的是空明所在寺庙中的方丈,他并没有在意那么多,轻声提示了一下现在的环境。

  当他说完。

  空明立刻收拾了心情,很快对着方丈双手合十行了一礼,随后又对着秦羽开口缓缓而道:“施主是大智者,渡己亦是渡人乃大乘佛法精髓之处,在辩法之处施主高于小僧,但小僧有一事想问施主,如若施主能为小僧解惑,小僧愿终身不踏东土之境。”

  空明的目光很诚恳,诚恳到让人不想回绝。

  因此,秦羽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废话。

  随着点头。

  空明开始把自己潜藏在心中已久的疑惑说了出来。

  “释迦牟尼涅槃时,弟子阿难说出了四道疑问,后世佛家弟子称此为阿难四问。”

  “一问,佛逝后,往后经书以何为头。”

  “二问,佛逝前,大家以佛为师,逝后,以何人为师?”

  “三问,佛在世,大家依靠佛,与佛往在一起,这是依佛而往,佛逝世后,大家又依谁而往呢?”

  “四问,对于恶性比丘,佛在世时,会设法调度于他,佛逝世后,有什么办法对待他们?”

  “纵观四问,唯有第二问,小僧不解,佛逝世前,警示弟子,当以波罗提木叉无上戒法为师。可如今佛已逝,弟子虽以戒法为师,可心存戒法,便六根不净,如此之来,自释迦牟尼之后,天下再也没有了真正的佛,小僧想问施主,释迦牟尼佛祖所回之言,是否存在矛盾?如若没有矛盾,小僧想要问施主一句,天下僧人何以成佛?”

  一言而出。

  满堂皆惊。

  全场所有人都被这个空明的话给惊愕起来。

  包括与他同寺的方丈等人,同样面色下沉,脸色骇然。

  因为这空明竟然胆大妄为,竟指出佛祖真言有误,妄想推翻佛祖逝世言论。

  这就相当于一个皇朝的继承人直接对着天下说,自己的祖父某件流传千古的事情是错的一样。

  如若放在几百年前的封建时代,空明的这番言论已经造成了离经叛道的罪名。

  就算是把他活刮也绝对不够泄天下佛门子弟的愤怒。

  【小弟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ongguobook.com。红果小说手机版:https://m.hongguobook.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